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4章 首先她得自保
    苍生停下脚步,却是没有转身,只是侧着身子对着苏小喜道:“等你再入帝国,自然会知晓。”

    闻言,苏小喜蹙眉。

    她并不细化苍生总是这么一副神秘的模样,而每次都是帝国,似乎很多事情只有去了帝国才能够解开谜团一般。

    只不过,不等苏小喜继续追问,苍生人就离开了。

    真是一个怪人!苏小喜在心中嘀咕着的。

    看了一眼手中的帕子,苏小喜的眸光微暗。

    很显然的,自己的引以为豪的毒在巫槐的身上作用大打折扣了,她必须知道原因。

    想着,苏小喜将手中那染血的帕子放进了系统,然后从系统中拿出了疗伤的良药,转身向羽十一他们。

    就算是不用把脉,苏小喜也清楚的知道羽十一他们此刻的状况非常的不好。

    将药分发给他们,看着他们将药都服下之后,苏小喜才沉着脸对着得几个人道:“我之前便与你们说过,你们可以待在我身边,但是我不需要你们用性命来护我。”

    谁的命不值钱呢?她凭什么为了自己的生而让他们死?就因为她是主子么?

    在她心里,这些人从来都是伙伴,她从来没有将他们当过奴仆。

    然而,苏小喜的话落,流星等人却只是低头,没有人吭声。

    苏小喜见此,脸色便沉了。

    “你们.......”

    “咚-”

    整齐划一的声音,是羽十一流星等人齐齐跪下的声音。

    “没有保护好郡主,是属下等失责。”

    此刻的他们,满满的都是坚定。

    他们清楚郡主一直是将他们当作伙伴,而不是下人,对他们的事情,郡主也是尽心尽力的。

    虽然,之前他们确实有答应郡主保护她之前先学会自保。

    但是他们却不能不遵守自己的本分。

    特别是流星和羽十一他们,之前就发生过因为圣天阁的人追杀而让郡主挺着肚子孤立无援的事情。

    现在,这种事情,他们绝对不会再发生。

    就算是死,他们也必须是在郡主之前死。

    这就是他们的忠诚,也是以他们绝对的忠诚回报苏小喜的真心。

    对他们而言,为苏小喜死,他们无怨无悔,反而还会觉得值得。

    他们脸上的坚定是这样的明显,苏小喜看在眼底,怎会不懂?

    可是......

    “如果你们无法学会自保,那就不用跟在我的身边了。”

    声音比起以前,更是冷了几个度,这表示苏小喜现在是认真的,而且,是非常认真的。

    今天,她已经看到太多陪在自己身边的暗卫为了自己而死去,再不想看到他们为自己送死。

    生死离别,孰能不怕?

    要是以前,苏小喜说这样的话,他们就会妥协了。

    毕竟比起不能跟在苏小喜的身边,他们宁可学会自保。

    可是,大概是在苏小喜身边太久,太过了解苏小喜,所以,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就这样的妥协。

    苏小喜蹙眉之际,羽十一作为代表站了出来,一脸坚定的道:“郡主就算是要赶走我们,我们也会跟着郡主。”

    没有人不惜命,但是他们有他们的职责。

    郡主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是应该豁出去保护郡主。

    看着他们这般,说是不会动容是不可能的。

    看着他们眼中的决心,苏小喜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无法改变他们的决心。

    这是所处世界的观念的问题,而她,其实早该知道会如此。

    心中,有些难受,但是却也无可奈何。

    “回去吧!”

    最终,是苏小喜妥协。

    但是这样的妥协,却并非是认可。

    也许,让他们自保之前,她首先就得自保。

    也只有自己的能力更强了,他们就不需要做她生命的盾牌了。

    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医术,也会毒术也有一身的武功傍身。

    可是,之前是邱宁,现在是巫槐,之后,帝国可能还有更多未知的人。

    是她太掉以轻心了。

    她以为自己的毒术很强了,可是,还有那消失许久的圣天阁里的那些毒人不惧自己的毒,更有巫槐对自己的玄级毒有抵抗。

    或者,当年从林家药库得到的那个练毒的手札,还有医毒丹方最后那几页,她都得做一个突破了。

    要不然,像自己前世那般,死在最擅长的毒上的事情,仍有可能发生。

    这样的想着,苏小喜的内心深处的紧迫感就更强了。

    羽十一他们并不知道苏小喜心中所想,但是见苏小喜松口了,他们皆是松了口气。

    只不过,这样松了口气之后,五脏六腑就开始疼了。

    今日,他们受的伤不轻。

    只有遇到高手的时候,他们才真正的明白自身的实力的不足。

    苏小喜并不知道,经过这一夜,她身边的人也都一个个的有了变强的心思。

    也许,这一夜的这个错误,会成为他们这些人的一个转折点。

    苏小喜离开之后,苍生从暗处走了出来。

    看着苏小喜他们离去的方向,苍生眸光深邃,带着几分的炽热,几分的复杂。

    苍生觉得,自己每多见一次那个女子,对她的感情就多了几分的不可控。

    只是,他能喜欢她么?

    苍生双手紧握成拳头,眼中满满的都是隐忍和挣扎。

    “主子!”

    就在苍生思绪纷乱的时候,阎平和阎凡走了出来,只是两人看着苍生的眼底,明显的带着几分的担忧。

    虽然,他们只见过乐安郡主几次,可是主子对乐安郡主的不同,他们却是看在了眼中。

    方才,主子为了乐安郡主冲出去,他们都为主子捏了一把汗。

    毕竟,主子之前在那个巫槐的手中,差点就是九死一生了。

    而且,乐安郡主的身份,主子真不该喜欢她。

    “不该管的,不要管。”苍生回头看向阎平和阎凡,眼中所有的复杂全部散去,就只剩冰冷。

    “属下不敢!”

    阎平和阎凡慌张的低头,不敢直视苍生的目光。

    “我不知道出来的时候连叔与你们说了什么,但是你们不要忘了,谁才是你们的主子。”  苍生的话,已然多了几分的杀机,一双冷眸之中,不带一丝的感情。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