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5章 雅痞秦音离
    阎平和阎凡闻言脸上一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根本不顾地上是否有石子。

    “主子,属下再也不敢了。”

    阎平和阎凡两人齐声说道,声音中带着敬畏。

    苍生只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后便一个闪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阎平阎凡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决心。

    虽然,之前他们也都是效忠主子的,但是对主子都多了一些的质疑或是担心,这绝对不是他们作为属下的职责。

    这一片土地,很快的便没了人影。

    也就在这个时候,郝月和云启的军营上方突然的火光冲天了。

    不多久,空气中便传来了粮食烧焦的味道,郝月和云启的营中大乱,救火的救火,捉拿纵火的人捉拿纵火的人。

    只不过,凭借他们这些人,又怎会是勇军和精兵的对手?

    于是,他们自然的就先想到了最强的帝**队。

    但是帝**队所有的将领都被人暗杀,赤卫军群龙无首就如同一盘的散沙,如何能够顾及到旁人?

    等云启和郝月的将领想到秦音离所在的军营的时候,早已经错失了时机,纵火的人早已逃之夭夭了。

    这一夜,郝月这一边注定不太平。

    而这个时候,秦音离的营帐中,听到属下来报,秦音离的反应却可以用平静来说了。

    她只是眉头一挑,眼中非但没有因为这边的损失而觉得损失,反倒是闪过一丝的兴趣。

    “要是他们过来求助,你便拨些人过去。”秦音离对过来的属下吩咐道,对此事一点都不热衷。

    秦音离营帐中的将士都是她亲自训练出来的,都是跟她出生入死的兄弟,对于秦音离的性格,他们也都了解。

    见秦音离对此事一点都不上心,前来禀告的属下也知道该怎么做了,转身便出去了。

    只不过,出去之前,那属下却是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五王爷宇文璇。

    等那属下出去之后,秦音离这才看向宇文璇,眉头微微挑起。

    “怎么,你不心疼?”

    要说秦音离与郝月并无多大的感情,所以他们的军营中发生什么,对于秦音离而言并没有什么。

    但是宇文璇却是不同了,宇文璇身为郝月的五王爷,理当是有所反应才是。

    可是偏偏,在秦音离的属下前来禀告的时候,宇文璇的反应比秦音离还要淡定。

    听到秦音离问话,宇文璇甚至只是瞥了一眼秦音离,然后端起茶轻抿了一口,一派斯文,一副不相干的模样。

    许久,才开口说了一句,“又与我何干?”

    声音,清淡温和,但是期间却带着几分的冷漠,也不知道郝月皇家是如何对宇文璇的,这才让他此刻多了这一份凉薄。

    秦音离没有说什么,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宇文璇。

    宇文璇被秦音离盯得有些不自在了,这才手有些颤抖的放下茶杯,然后带着几分没好气的看向秦音离。

    “你看我作甚?”

    秦音离却是邪肆的笑了笑,而后一个旋身便从自己的位置到了的宇文璇的跟前,如一个雅痞一般的勾起宇文璇的下巴。

    “王爷夫君,你倒是说说,你跟我一同前来的目的究竟是为何?”

    完全一副调戏良将妇女的模样,让素来淡定的宇文璇都不淡定了,一张俊美的脸此刻微微涨红。

    “我......我能有什么目的?”说着,有些恼火的看着秦音离,“你这样成何体统,像个女人么?”

    如此,不知道是被秦音离的做法给惊到了,还是因为心虚了。

    然而,秦音离非但没有因为如此放开宇文璇,反倒是将自己那一张精致的脸凑近了宇文璇几分。

    “王爷夫君以为,体统在我身上有用么?”

    宇文璇闻言,有些语塞。

    但是秦音离却并没有准备就这样放过宇文璇,以那种能够看透一切的目光看着宇文璇。

    “你可别瞒着我,我可是过来人,你.......”

    秦音离的声音突然的止住,一双犀利的眸子往营帐外看去,眼中带着几分的戒备。

    “怎么了?”宇文璇虽然不会武功,但是也感觉到了不正常。

    秦音离却是一脸严肃的的向宇文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你早点睡,我去去就回。”

    说了这么一句之后,秦音离一个闪身便出了营帐。

    当看到营帐外两个小小的身影的时候,秦音离愣住了......

    另一边,巫槐狼狈的逃出军营之后没多久,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喉间瞬间吐出一口血来。

    那血,是黑色的。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受了内伤反噬太严重的缘故还是因为毒的缘故。

    但这一口血吐出来之后,巫槐整个人都瘫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巫槐的面前出现一双男人的脚。

    巫槐像是有所感应一般睁开了疲累的眼睛,想要抬头看来人。

    最终,还是将头无力的垂下,彻底的晕死过去。

    但是在巫槐晕死过去之前,嘴巴张张合合,依稀能够听到‘圣主’两个字。

    而来人,身上穿着一身银袍,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容貌,但是从他身上却散发出一种沉郁的气息。

    “没用的东西!”

    声音,绵长。

    之后,这声音与地上的巫槐一同消失在了这一片的黑夜之中。

    苏小喜等人并没有马上弄回到军营中,而是在约定的地方的地方等着勇军和精兵。

    等了并没有多久,一行人便出现了。

    清点了人数之后,发现并未少一人,只有几个受伤的,苏小喜还算十分的满意。

    之后,便才往军营中赶去。

    等一行人回到军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夜巡的将士即将回营睡觉,而其余的将士也将要开始一天的训练。

    看到苏小喜他们振奋的回来,他们知道,他们的主帅乐安郡主昨夜的任务是成功了的。

    为此,他们的精神也随之振奋起来。

    而在不久之后,他们也将会知道郡主是带着人烧了敌军的粮草。

    不过,此刻他们也都不知道,所以在向苏小喜等人致敬之后,就去训练了。  而苏小喜,则是往自己的营帐而去,却不知道营帐之中早有人正焦急的等着她。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