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8章 你跟他其实不像
    秦音离的营帐中,依旧是两人,一个秦音离,一个宇文璇。

    宇文璇此刻半垂着脑袋,面上依旧十分沉静。

    而秦音离,此时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宇文璇。

    “怎么,你不阻止我?”

    虽然秦音离脸上一派轻松,但是看着宇文璇的眼眸深处,却是带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紧张和担忧。

    再一个眨眼间,那一丝的别样的情绪就消散了。

    宇文璇抬头,此时脸上已经不再是平静的,在他的脸上,正有一丝的苦涩。

    “我阻止你有用么?”宇文璇问。

    只不过,这句话不知道究竟是在问秦音离,还是在问自己。

    明明是问秦音离的话,却像是在问他自己一般。

    秦音离闻言,却是很干脆的摇头,“没用!”

    秦音离就是这么洒脱的一个人,洒脱的让宇文璇都感到羡慕嫉妒。

    “我真羡慕你。”宇文璇意有所指。

    “你也可以变成我这样。”秦音离很严肃也很认真的道。

    然而,宇文璇听了却只是苦笑,“我们不一样。”

    在他的眼中,那苦涩一点点的蔓延,看的秦音离都忍不住心疼的走过去将宇文璇抱住。

    “我会帮你的!”秦音离轻轻地说着,声音中难得的温柔。

    然而,宇文璇却是轻轻地将宇文璇给推开,眼中有着感激,但是嘴上却是道,“不用了。”

    接着,又道,“你想做什么就做吧,我不会阻止的。”

    秦音离听着,心中却是更加的难受。

    宇文璇越是这样说,她心中就更加的心疼他几分。

    究竟,皇家是怎样对他的,才逼得他放弃了皇家。

    从她嫁给他的那天开始,她就知道他是悲伤的,是孤独的,是苦涩的。

    比起她从小被抛弃,他比她更加的不容易。

    至少,她可以做自己。

    即便很多人觉得她不像女人,却终究还是潇洒的做一个女人。

    可是,他却.......

    秦音离没有再说其他,因为她知道,再说,对他而言,只是伤害。

    “待会你要不要回避?”

    虽然,自己要做的他已经知晓,但是秦音离还是选择尊重宇文璇。

    宇文璇闻言点点头,非常安静的站起身来,“我去隔壁的营帐。”

    说着,宇文璇便走了出去。

    看着宇文璇走出去的背影,秦音离的眼中带着几分的深思。

    直到现在,她依旧不知道他来边关的目的。

    外人只道他们这是观蝶情深,但是她很清楚自己与他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一定要知道他的目的。

    她一直说会帮他,这一次,她一定要帮他。

    因为,她虽然不知道他来边关的目的,却明白他来有他必须来的原因,而这个原因,无关乎这一场的战事。

    极有可能,关乎着什么人。

    如果,真有什么人对他而言是那么重要,她一定会帮他。

    就像,这两年,他帮着自己那般。

    想着,秦音离的眼中闪过坚定的光芒。

    夜,悄然的到临,万般寂静。

    换做平日里,秦音离营中晚上的巡守比白天会更加的周密。

    然而,今夜,却与以往不同。

    也正是因为如此,苏小喜非常容易便到了军营的内部。

    比起外围,内部的守卫更加的宽松。

    苏小喜知道,这是秦音离特意吩咐的,为的,便是等待自己的到来的吧。

    只不过,秦音离究竟是什么目的,她却完全的猜不透。

    不过,人都来了,也根本就不需要猜了。

    比起猜,亲自问清楚怕是要更好,她本也不是一个爱猜的人。

    这般的想着的时候,苏小喜的面前却是突然的出现了一抹身影。

    是一个穿着黑衣的女人,从她身上的气势来看,应该是暗卫。

    而且,此人的功夫,似乎并不低。

    “乐安郡主。”来人朝着苏小喜拱手,面上没有表情,但是却十分的恭敬。

    这一种恭敬却是说不出来的奇怪,却是没有深究。

    “你们秦将军呢?”苏小喜淡淡的询问。

    来人微垂眸,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郡主请随属下来。”

    说着,便前方引路。

    一路随着那女暗卫走着,直到到了一个营帐外停下。

    女暗卫掀开帐帘,请苏小喜进去。

    “主子,乐安郡主到了。”女暗卫声音平板的说着。

    而此时,在那桌案之后,一身火红的秦音离正拿着毛笔在写着什么。

    瞧着她拿毛笔的姿势倒也像那么一回事,但是苏小喜却眼尖的看到那字迹,当即就是一阵的无语。

    这毛笔字,简直算是惨不忍睹了。

    这个时候,秦音离抬头看向苏小喜,见到了苏小喜的视线正落在她的字上,秦音离的眼中闪过一抹不自在。

    不过最后,秦音离还是淡定的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对着苏小喜身后的女暗卫道:“离心,你先出去吧。”

    离心?

    苏小喜眉头微动,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么一个名字,她心中也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苏小喜总觉得,在秦音离的身上,她看不到恶意。

    甚至还会有很奇怪的感觉,不想与她为敌。

    离心出去了,屋内就只剩苏小喜和秦音离两人。

    秦音离不动声色的将手中方才写的东西收下,然后淡淡的说道:“坐吧!”

    苏小喜也不矫情,直接落座。

    “让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

    直觉告诉她,秦音离不会伤害萌萌和宝宝,所以即便是进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他们,苏小喜也没有着急。

    或者说,她敢一个人前来,其实也是因为对秦音离有几分的信任的吧。

    就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份信任是否合适,所以才会在来之前有那些交代。

    只不过,秦音离却半晌都没有抬头,苏小喜正不解的时候,秦音离却出声了。

    “你跟他其实也不像。”

    这话,却是让苏小喜一头雾水。

    正当苏小喜要询问秦音离口中的他是谁的时候,秦音离却是抬起头来。

    “你可知我为何答应月帝来边关?”

    这个问题,却是让苏小喜难住。

    她清楚,秦音离既然是这么问了,那就表示原因绝对不会太简单。

    可是,她却不知道,还有什么原因能够让她来战场。  “愿闻其详!”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