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6章 龙太子,本王想与你谈谈
    郝月军营没有了粮食,几十万的将士等着吃饭,而不管是郝月还是云启的都城都没有传来要运送粮食的消息,一时间,联军陷入了绝境。

    郝月再次伸手找秦音离的营地借粮,秦音离这一次直接回绝了,毕竟他们的粮食也不是大水带来的,借了一次算是仁义了。

    碰了一鼻子灰的联军将领没办法,只能去找帝国借粮。

    他们原本是想着龙兴旺人就在军营之中,如果找龙兴旺,应该也不会拂了他们的面子。

    就是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面子。

    试问,帝国的将领之前就拒绝了借粮,他们的太子难不成就会仁慈?

    再说了,将领拒绝他们,难道没有龙兴旺的示意?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场战争太过漫长,让这些将领一个个的都傻了,认不清其中的形势。

    结果很明显的,他们碰了一鼻子的灰,连龙兴旺的面都没有见到就直接的被赶了出去。

    当他们颓丧的回到主营帐的时候,宇文寂却并不意外。

    因为这是他早就料想到的。

    宇文寂自从入驻了郝月的军营之后,别看他年纪小,凭借他残忍雷厉风行的手段,如今就已经在这里占据了主导的地位。

    并且,这些带兵的将军竟然个个都怕他。

    这一次,宇文寂难得的没有发火。

    只不过,那脸色的阴沉却是让那些个将领都觉得恐怖至极,不敢出声。

    就怕惹了这个煞神就会被拖出去砍了。

    就好比昨日,这个煞神就砍了一个参将,都不给那个参将申辩的机会。

    而天高皇帝远的,皇上也不可能为他们做主。

    当然,他们怀疑,就算是找了皇上,皇上会不会为他们做主那也是一个事儿了。

    本来这战场的日子就极为的艰难,遇到这个煞神,他们就觉得更加的艰难了,如此,倒是不如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宇文寂并不知道这些人心中想的什么,也都不看一眼这些人,而是从位置上站起来,朝着营帐门口走去。

    宇文寂的身形比之在场的将军不知道矮小了多少,从桌案上走出来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孩子误闯了军营的营帐一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但是没有人敢这么想,对于宇文寂的恐惧,可以说是有些人根深蒂固了的。

    宇文寂走出营帐,等候在门口的十个护卫马上就跟在了宇文寂的身后,一路出了军营,一直朝着帝国的军营的方向而去。

    这一次,宇文寂是准备亲自前去与龙兴旺交涉了。

    他心中清楚,如果没有粮食,这一场仗,想要打赢,想要杀了苏小喜,想要完成他报仇的计划,很难很难。

    而这次,是他最后的机会。

    “哪里来的孩子,这里不是你来玩的地方。”

    才刚刚到帝国的军营前,宇文寂就直接的被赤卫军给拦下了。

    看样子,似乎是宇文寂被当作了误入的小孩子。

    然而,宇文寂心中清楚,如此所为,是这些的赤卫军故意的。

    毕竟军营重地,除了他,又有哪个‘孩子’敢前来?

    况且,他之前也有去过战场,他就不相信这些人不认得自己。

    换做平日里,宇文寂必然是要恼羞成怒,不过这一次的宇文寂面上却没有什么变化。

    非但是没有变化,反而还比以往都要平静许多。

    “我是郝月的寂王,想要求见贵国太子殿下,烦请通报。”宇文寂道。

    此时的宇文寂进退有度,贵气逼人,身上的戾气尽数收敛。

    如此的宇文寂鲜少出现,无人知道此刻的他心中想着什么。

    这般道出了身份,那赤卫军便不再刁难,只淡淡的说了一声让宇文寂等着,之后便进去通报了。

    这个时候,天空阴沉,宇文寂便就站在那处,面上毫无波澜。

    他身后的十个侍卫的面上就更加的不见波澜了,宇文寂这样的人,从不懂的体恤属下,也就不要指望着他的属下会心疼被晾着的他。

    许久,那个赤卫军走了出来。

    这一次面对宇文寂,似乎是要恭敬了许多,但是是不是打心眼里的恭敬,那便无人可知。

    “我们殿下请寂王进去。”赤卫军对宇文寂拱手。

    宇文寂闻言,轻轻颔首,便要朝着里面走去,他带来的侍卫自然是要跟随,却是在那个赤卫军的眼神示意下,其他的赤卫军都上前,拿出长枪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们殿下说了,只见寂王一人。”声音中带着一丝的漠然。

    十个侍卫不由得看向宇文寂,等待宇文寂的指示,对于帝国的将士,他们不敢胡来。

    宇文寂顿住脚步,眼中闪过暗盲,而后微微侧身,看向那些个侍卫。

    “你们在这里等着。”

    接着,就往前继续走。

    方才那个赤卫军交代了同伴几句,便是跟上宇文寂,为宇文寂引路。

    在龙兴旺所在的营帐的不远处,赤卫军便停下了,让宇文寂自己过去。  宇文寂打量着四周,龙兴旺的营长左右全都是玄卫军,并没有一个赤卫军,便知道这个赤卫军还不够资格进去主帐范围,也就独自抬脚往龙兴旺的营帐走去,背脊挺直,皇家的风范倒是表现的足足的

    。

    别说是宇文寂这么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就算是联军中的任何一个将领过来,面对周围那些气场十足的玄卫军,怕也是要畏惧几分。

    但是宇文寂却是没有任何的怯场,倒也是有几分的胆识的。

    不过说起来,宇文寂杀的人都不算少数了,要是这么一点的胆识都没有,也就不会被称作煞神了。

    宇文寂一步步朝着主营帐走去,眼中满是坚定。

    只不过,却是在最后被两个玄卫军给拦了下来。

    “站住。”不客气的声音,“来此作甚?”

    宇文寂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向那玄卫军,而是看着拦着他的两只手,眼神更是幽暗几分。

    不过,宇文寂却是没有回答两个玄卫军,而是看向那营帐的门帘。  “龙太子,本王想与你谈谈。”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