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7章 宇文寂受辱
    宇文寂的声音不疾不徐,面上毫无表情,却是带着一丝坚定。

    只不过,他态度恭敬,却是没有要低头的打算。

    可以说,宇文寂这也是有几分的骨气的。

    静——

    营帐里头没有任何的回应。

    但是,宇文寂却知道,龙兴旺必定在里头。

    营帐门口,就这般的僵持着。

    许久,才终于传来了龙兴旺的声音。

    “让他进来。”

    一个命令,一个动作,玄卫军让开路。

    宇文寂依旧没有看他们一眼,掀开了帐帘,走了进去。

    而此时,龙兴旺却是在里面品茶,一阵茶香味萦绕整个营帐。

    宇文寂哪里会不清楚,这些都是龙兴旺故意的。

    抱拳,拱手。

    “龙太子。”

    声音不亢不卑,背脊依旧笔挺。

    如此,宇文寂只是希望能够与龙兴旺处于平等的地位。

    就算是来借粮的,他也不希望自己处于一个乞求的地位。

    从四年前从苍冥回来之后,宇文寂就将自己的尊严看的极为的重要。

    这也是他的崛强。

    要说,他才十三的年纪,会不怕龙兴旺?

    国与国的不同,首先就让宇文寂处于劣势的地位,说是完全的没有忌惮是不可能的,况且,他此刻还是有求于他的。

    只不过,宇文寂就算是有求于人,也不愿意低头。

    龙兴旺看着宇文寂这般,心中也是了解了,眼中带着几分的不满。

    却还是露出一抹浅笑,让宇文寂坐下了,但是并没有要请宇文寂喝茶的打算。

    整个营帐之内只有三人,龙兴旺的身边还站着一个贴身侍卫。

    不过,那个侍卫的存在感太低。

    等宇文寂坐下之后,龙兴旺依旧坐着品自己的茶,没有要询问宇文寂来意的意思。

    但是宇文寂心中也很清楚龙兴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来意,这是在等自己先开口。

    手,在袖子里轻轻的握成拳头,却还是开口了。

    “本王此来,希望向龙太子借粮。”宇文寂开口。

    只不过,他身上再如何的有皇家的气度,如此小孩的声音,却还是让他失了几分的底气。

    “哦?”宇文寂的拖长了声音,脸上并无一丝的慵懒,但是声音却似乎带着几分的慵懒。

    说是慵懒,倒也似乎是不以为然。

    宇文寂并没有管龙兴旺的语气,而是盯着龙兴旺,等待着龙兴旺的回应。

    “本宫为何要借你粮食?”

    龙兴旺开口,却对借粮的事情毫无兴趣。

    “如果龙太子不肯借粮,联军便无法上战场。”

    然而,龙兴旺一听,却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看向宇文寂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宇文寂,你果然是太嫩。”一个嫩字,咬的十分的重,是一种嘲讽,也是提醒着宇文寂的粮食。

    宇文寂身上紧绷,身上的血液都在叫嚣,那种戾气就要散发出来了,他最恨得便是这些人在他年龄上说事。

    然而,宇文寂最终还是忍下来了。

    “还请龙太子明示。”宇文寂淡淡的道。

    只不过,宇文寂的隐忍,却是让龙兴旺心中不爽,他越是能够隐忍,他就越想要毁灭。

    皇家的气度,在他面前显现?

    唇角,带着一丝的冷意。

    龙兴旺才缓缓的开口,“就你们联军那些废物,你以为能够帮到本宫?”

    龙兴旺的眼中,满满的都是轻视,对联军的生死不以为然,对于宇文寂的行为更加的不以为然。

    而他的态度非常的明确,那便是:不管。

    宇文寂脸色十分的难看,咬咬牙,便道:“如果殿下能够借我粮食,只需要三天,我便能够弄到粮食,并且稳定军心。”

    称呼上,已经从‘龙太子’变成了殿下,自称从‘本王’变成了我。

    宇文寂已经开始放低自己的姿态了。

    此刻他需要的,便只是的时间。

    而在时间之内,他必须保证那些将士的性命。

    而之所以在乎,并非是因为他记挂他们的生死,而是他们对他而言有所用处。

    至于如何稳定军心,他自有自己的办法。

    然而,对于宇文寂的话,龙兴旺却是一点都不不感兴趣。

    就算是之前两人其实有过接触,有过的合作,但是在龙兴旺的眼中,宇文寂依旧是一个孩子。

    自己相信这么一个孩子?

    要是他能行,早就行了,何必等到现在?

    眼中,依旧是对宇文寂的轻视。

    见此,宇文寂起身,还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这个时候,龙兴旺却是出声了。

    “来人!”

    身边有一个侍卫,但是龙兴旺却并没有动用这个侍卫,而是朝着门口喊。

    很快的,就从外面走进来一人。

    此人是一副侍卫的打扮,并没有穿玄卫甲。

    一进来,便恭敬的朝着龙兴旺行礼。

    “拎出去!”

    没错,是拎出去。

    侍卫二话没说,飞身便到了宇文寂的面前,不等宇文寂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直接的被侍卫拎了起来,直接的提着往外走去。

    十三岁的年纪,身高还没有长开,被高大的侍卫的拎着衣领,那简直是轻而易举,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然而,对于这样的拎小鸡的动作,在宇文寂看来,却是奇耻大辱。

    “放开,本王自己走。”

    身上的戾气,在这一刻尽数的释放,要是平常,他身边的侍卫肯定害怕,这也意味着宇文寂要大开杀戒了。

    可是,龙兴旺的侍卫会怕这么一个孩子?

    纵然宇文寂身上的戾气让人觉得可怕,但是那个侍卫却是无动于衷,而只是将宇文寂带到了营帐外,扬手一扔,宇文寂便直接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宇文寂的眼中,有着屈辱,有着杀意,却是忘记了疼痛。

    何曾,他受过这般的屈辱?

    可是,他势单力薄,根本就不可能为自己讨回公道。

    恨恨的看了一眼营帐,宇文寂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但是,他的腰背依旧直挺着,朝着营外走去。

    谁都不知道,他的掌心早就被自己抠出了鲜血。

    而此时,营帐之中。

    原本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那个站在龙兴旺身后的侍卫开口了。  “殿下真不准备帮他?”语气中带着点点的担忧。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