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全开济是‘殿下’的人
    ,精彩小说免费!

    龙兴旺的抬眼看向囊儿侍卫,冷声道:“在本宫面前,绝不容许有这么傲气的人。”

    一旁的侍卫没有接话,保持沉默。

    而后,龙兴旺问那侍卫,“西北最近如何?”

    想起来,也许久都没有收到西北的消息了。

    侍卫闻言,有些犹豫,却还是开口,“殿下,西北暂时还没有消息传来。”

    龙兴旺闻言却只是蹙眉,却没有多过问,当然也没有看到身侧侍卫欲言又止的模样。

    此刻的宇文寂正一步步的往军营门口走去,身子笔直,但是眼眸低垂,让人看不出他眼底的情绪。

    “寂王请留步。”

    眼看着要走到军营门口,却被叫住。

    宇文寂回头,却发现是方才拎自己出来的那个侍卫,面上神情便有些僵硬,唇紧抿,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侍卫到了宇文寂的跟前。

    宇文寂看着那侍卫,依旧没有出生。

    “我们殿下说了,会给你们三日的粮食。”侍卫居高临下的看着宇文寂,态度并不恭敬,“殿下说,这将是最后一次的机会。”

    如此,说完之后,也不等宇文寂回答,转身就离开。

    这个时候,宇文寂的袖子中,有几滴血滴落,混入泥土中,悄无声息。

    龙兴旺这样的行为,是真真的将宇文寂给踩在脚底下了。

    这样的行为,与把宇文寂当成乞丐又有什么区别?先‘胖揍’一顿,然后给口饭。

    硬生生的将宇文寂的尊严给踩在了脚底下。

    宇文寂愤恨,比之被赶出苍冥的时候还要愤恨。

    可是,此时,他只能忍着。

    这些人,这些瞧不起他的人,这些伤害他的人,这些践踏他尊严的人......

    早晚有一天,他都要一一报复回去。

    此刻,宇文寂的眼底带着疯狂,蕴藏着风暴,那是一种想要将所有都给毁灭的恨意。

    当宇文寂走出帝国的营地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只是,不知道为何,那十个侍卫却觉得心惊胆战的,有种比以前更加畏惧的感觉。

    再说西北。

    苍澜陌离开西南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西北去了。

    路上没有一点的耽搁,也不允许他有所耽搁。

    当苍澜陌回到西北的时候,苍冥的西北可谓是一片乱象。

    且说,西北一战,苍冥的军队直接被打回了苍冥的关城。

    当然,这些是在苍澜陌的示意之下进行的。

    只是,西北一直言传苍澜陌并不在军中,军中的苍澜陌是假的这件事,加之西北的将士并不知道败仗是苍澜陌授意的,所以此刻的军心自然是有些动荡的。

    如此,也是有迷惑敌军的功效。

    然而,这些却并非是西北混乱的原因。

    原因是,西北缺粮了。

    原本,三日之前,朝廷的粮食补给就应该到了,可是如今过去了三日,朝廷的粮草却依旧毫无踪影。

    除此之外,朝廷拨给西北的军需也都没有到,似乎西北与朝廷之间的关联都给斩断了一般。

    苍澜陌到了西北鬼谷的据点之后,属下便是给苍澜陌禀告这些状况。

    苍澜陌闻言,面色却无改变,一双原本就有些深幽的眸子更加暗沉了几分,眼中闪过一抹冰寒。

    苍帝定然不会不给军需,如今军需都没有如期的到来,只可能是一点,那便是背后有人在捣鬼。

    很好!

    苍澜陌的唇角微微扬起,勾起了一抹冷弧。

    狐狸的尾巴终于是要露出来了,隐藏了三年,对方也着实是忍功了得。

    “查!”

    一个字,便是苍澜陌对这件事所有的态度,却并不能影响到他的心情。

    “属下已经派人去查了。”底下的人回答。

    苍澜陌没有继续追问这件事,而是询问道,“全开济如今怎样了?”

    全开济,苍澜陌那个名义上的师父。

    这些年,可都是随着军队一起的。

    自三年前之后,倒也一直非常的本分,只不过,这一次这件事没有全开济的手笔,他还真不相信。

    全开济,他客从不认为他是一个忍得住的人。

    闻言,那属下恭敬的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交给苍澜陌。

    苍澜陌垂眸一看,眉头几不可见的蹙起。

    只见那是一个不及他巴掌大的黑色令牌,令牌上刻着火焰的标记。

    这火焰的标记,喜儿曾经与自己说过,这些年也总是有出现在他的眼前,却是无法追踪他的出处。

    每次有了线索都会消失,查无可查。

    但是有一点他能肯定,这种火焰的标记,与那个殿下脱不了干系。

    “全开济的?”苍澜陌问。

    “是。”那属下依旧恭敬的回答,“这是从全开济那边的搜来的。”

    苍澜陌的唇角,再次的弯起了一抹弧度,只不过与方才一般,是冷意,却不带一抹笑意。

    “竟是那‘殿下’的人。”

    那殿下究竟是谁,是否就要浮出水面了?

    苍澜陌想着,直接的收了那令牌,陈胜吩咐,“将全开济带来。”

    末了,苍澜陌又补道,“不要让人知道我回了西北。”

    不等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他又怎么好出现吓人?

    那属下领命之后,很快的就出去了。

    此时,关城军营中,将士们依旧如平常一般的巡逻,因为闭城门谢战了好多日,此刻的军营之中还非常的安静。

    只是,这样的安静,却因为各种的军需补给没有来而显得有几分的沉闷。

    而此刻,在一个营帐之中,却相较而言比较嘈杂。

    “来人,酒!”

    一道带着醉意的声音从营帐中传来。

    只不过,这个营帐周围,除了门口守着的几个将士之外,却不见其他的人。

    相对于左右的安静而言,这个营帐就更显得嘈杂了。

    而在军中胆敢如此放肆的人,就只有一人了。

    而那人,便是他们洛王的师父全开济先生。

    当然,说是先生,整个军营之中,却没有一个人尊敬他。

    若非是身份在那里摆着,上至将领,下到小兵,没有一个人不想将全开济给轰出营地的。

    他们的洛王有这样的一个师父,简直是给洛王抹黑了。

    奈何,就算是此人没有交过王爷什么,他们的王爷也都对他网开一面,只让人不予理会便可。

    他们,也无奈。

    而营帐中的全开济,喝的不知今夕是何夕,整个就是一个醉鬼,哪里还有当初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个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面前出现了一个人,仍然嚷嚷着要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