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似乎不太疼
    那变态辣浇到了伤口上的痛,根本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了的。

    毕竟,很多时候清洗辣椒的时候,手上的灼烧的感觉都能够让人难耐了,更何况是这变态辣直接的倒到伤口上呢?

    那滋味的酸爽,简直可以直接将人痛晕了不可。

    全开济这个时候是很想晕来着。

    可是,却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痛的脑袋都嗡嗡作响了,却还是不能晕过去。

    他哪里知道这些变态辣椒水里加了料,让人痛死都不能晕过去的药。

    毕竟,鬼谷有苏小喜那样的会制毒的女主子,这点的药是不缺的。

    所以,就算是全部的辣椒水都倒在全开济的身上,让他享受一次的痛不欲生,浑身被辣椒水的烧烫的感觉,那也是无法晕过去,只能够清晰的体会那酸爽的感觉的。

    “怎么,还要么?”雨依旧淡定的站在全开济的面前,面上依旧淡淡的。

    而问出口的话,更是用非常平常的语气,就好像是在询问的‘客官,要加菜吗?’一样。

    如果全开济此刻能够吐血,他真的好像一口血喷死面前的人。

    他觉得,变态辣的痛,都不如雨这样的态度让人心痛的。

    他又不是在吃火锅,就算是吃火锅吃这变态辣他也不敢要啊。

    全开济再次的老泪纵横,整个人可怜的不行。

    只不过可惜的是,在场没有一个人会可怜他。

    而全开济并不知道,这个雨,虽然面上一副平静无害的模样,但是为人最是腹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往人的痛脚上踩。

    他永远都知道怎么样能够让人更痛苦,永远都知道怎么折磨人让人痛到心痛。

    所以,风和电方才眼中的复杂,则是那么一丝丝对去全开济的同情。

    遇上谁,也比遇上雨要强的多了。

    就是雷,都怕雨来着。

    可是,全开济都不知道啊。

    此时的他只知道他正看着雨再次非常淡定从容的朝着那一盆的变态辣的走去,吓得他心神都快要裂开了。

    “苍......洛王,我说,我说。”

    全开济对苍澜陌的称呼都变了,他再也不要尝试那变态辣的感觉了,不,应该说,那感觉此时还在折磨着他,可是他再也不想要增加这样的折磨了。

    甜蜜多一些没关系,这痛苦多了可是要死人的啊。

    雨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全开济,那模样明显的是在等待着全开济自己表现。

    全开济却是不敢再看向雨,他宁可面对苍澜陌的冰冷。

    “洛王,你问小的什么小的都可以说,可实在是小的不知道洛王您要知道什么啊。”

    全开济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这些事情都能够让苍澜陌将自己凌迟了。

    所以,这些事情,他都不能说。

    应该说,在洛王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什么都不能说,他不能自己稀里糊涂的招认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但是全开济却是不知道,对于他所做的事情,苍澜陌一点都不在意。

    毕竟,他做的那些事情,苍澜陌都知道。

    透露自己的行踪,泄露军情,全开济都以为自己做的非常的隐秘,可是这些,却都是在苍澜陌的监视下完成的。

    而之所以这般的放任全开济,为的便是让全开济自行露出马脚,牵出身后的那人。

    如今既然已经确定了全开济与背后的那个‘殿下’有关,就没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经过这三年的交涉,苍澜陌已经能够体会到那个‘殿下’的狡猾了。

    “你背后的人,是谁!”

    苍澜陌出声,十分简短的话,淡漠如常。

    全开济没有料想到苍澜陌会问出这个问题,一怔,随即便是不解的看向苍澜陌,“洛王,小的背后并无任何人啊。”

    全开济的心,此时正忐忑着。

    眼睛有些飘忽,不敢对上苍澜陌的眸子,明显的是有些心虚。

    而苍澜陌不废话,直接的将那个刻着火焰的令牌拿出来把玩。

    全开济瞧着,脸上神色大变。

    这个令牌,怎会在苍澜陌身上。

    “你可认得?”

    苍澜陌没有抬头看向全开济,只淡淡的询问,身上带着一丝带着冷意的慵懒。

    这般的慵懒,即便是在这个暗室之中,也丝毫遮掩不了苍澜陌的王者气息,让人更加的畏惧了几分。

    “这个是什么,小的怎会认得。”

    然,全开济话才落,另外的一勺子的变态辣就直接的浇在了他的身上。

    还是,直接淋在了全开济最深的伤口上。

    凄厉的惨叫声让人的耳膜发麻,全开济的脸色比之之前,更是红了几分,与那血液能够相提并论了。

    甚至,他的眼睛也是血红色的。

    狼狈两个字都不能够形容全开济此时的状况。

    “杀了我吧!”全开济的声音带着几分的乞求,整个人则是在方才德吼叫声之后没了力气。

    伤口上的灼烧的辣感,让他不想再忍受。

    再怎么惜命,他此时也是不想活了的。

    这样的痛苦,实在是太漫长,太折磨人。

    “似乎不太疼。”雨很淡漠的说出这样的事实,然后转身朝着辣椒水走去。

    风、雷、电三人的眼角狂抽了一下。

    他们真的太太佩服雨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了。

    这哪里是不太疼?这简直是太疼了好伐?

    全开济一看雨的动作,吓得肝胆俱裂了。

    他,他太疼了,太疼了。

    不要折磨他了好不好?

    全开济真的是老泪纵横啊。

    这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他要回家找娘亲。

    额,他一把老骨头了,估计他的娘亲早就化作尘土了,全开济这个时候怕是被折磨傻了吧。

    “我说,我说,这次我什么都说。”

    此刻的全开济,声音都是沙哑的。

    他的心,真的好苦好苦。

    他现在,真的好疼,好疼。

    抬起那一张狼狈的不能再狼狈,因为疼痛难看到不能再难看的脸,全开济看向苍澜陌。

    而苍澜陌,直接的移开视线。

    因为......辣眼睛。

    “这个令牌,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全开济开口,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雨看去,却见雨真的在舀辣椒水,全开济差点就哭出声了。  “别了,我真的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