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1章 回营地
    全开济简直都快要哭了,他这次真的没有撒谎啊。

    这个时候的全开济简直就是快要心胆俱裂了,就怕雨继续的给他弄那个变态辣的辣椒水,他真的是受不了了啊。

    此时的全开济都顾不上看苍澜陌,而是直接的朝着雨的方向望去,注意着雨的一举一动。

    真的太怕雨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雨见全开济这样,知道似乎差不多了,就朝着苍澜陌的方向看去。

    见苍澜陌轻轻的颔首,雨这才停下了动作。

    全开济见此,真的是松了口气,却是不敢再有耽搁。

    故而看着苍澜陌,道,“小的一直都是在花鸟胡同与人接头,并没有见过上头的人是谁,每次见到的人都不同。”

    “就算是在军营这些年,也都是他们找人找小的,并非是小的去找的他们。”

    “就是那令牌,小的也是今年才得到的,每次与小的接头的人手中都有这么一个令牌,但是他们让小的给他们做事,却对小的多有防备。”

    一时间,全开济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可谓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因为即便是雨没有继续了,他刺客也真的是非常的痛的。

    这样的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

    这个时候,他不想活,只想要解脱。

    而全开济的话,却是让苍澜陌的眉头蹙起了眉头。

    没有像懂啊,就算是全开济也根本就不知道那背后的人是谁。

    继续的询问了全开济一些问题,只不过却并没有什么非常有价值的线索。

    最终,苍澜陌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看在我一日为师的份上,给我一个解脱吧。”

    全开济嘶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只不过苍澜陌却是没有理会,直接的离开了密室。

    风雨雷电四人也跟上了苍澜陌的步伐,只不过,雷离开之前,终于是如愿以偿的堵上了全开济的嘴巴。

    就算是全开济恢复了力气想要咬舌自尽,这一次也是不可能的了。

    “主上,您相信全开济的话么?”雷问。

    只不过,没有得到回答,却是得到了风的一个眼神。

    苍澜陌此时正在思考着全开济的话,当快要走出密道的时候,苍澜陌才陈胜出声的吩咐道,

    “去查!”

    花鸟胡同,是京城的一处胡同,所以,源头依旧是在京城。

    苍澜陌将京城的人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心中锁定了一些人选,却是最后都给排除了。

    那人,能耐着实不小。

    几人领命。

    当然,不会是他们自己去查,而是直接的传令回京城。

    鬼谷的消息网遍布全国,消息的传递的速度也是极快的。

    一连三日,苍冥各种状况比之之前更加严峻,军中甚至时有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

    这些消息都传到了苍澜陌的耳中,但是苍澜陌依旧非常淡定,并没有要出面的意思。

    而这个时候,苍澜陌收到了从京城传来的消息。

    这速度,竟是比苍澜陌所预想的还要快上许多。

    当然,能够这么快速,那也是得益于鬼谷有许多如同雪驰那样的快速飞行的鸟。

    不过,能够这么快的有消息传来,也是因为有了花鸟胡同这样的线索,否则怕是再过多少日都是不会有新的消息传来的。

    只是,在看过了信中的内容的时候,苍澜陌的眸子却是眯起,眸色不由得暗了暗。

    由着花鸟胡同这一条消息,底下的人并没有查到殿下是什么人,但是却是查到了与全开济上面的人是谁。

    赵如涵!

    对于信中出现这么一个名字,苍澜陌有些意外。

    赵如涵这个女人这些年在京城中做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

    只是,竟是没有查到她之前与全开济的联系。

    如此说来,又出现了一个与‘殿下’有关的人了。

    手,捏紧。

    再张开,手中的字条已经化作粉末。

    查不出赵如涵身后的人么?

    那么,继续查。

    他就不信,狐狸还能够不露出尾巴的。

    苍澜陌一连吩咐了几个命令出去,都不带思考的。

    不过,苍澜陌尤其吩咐了一条,那便是不能打草惊蛇。

    等吩咐完了这些,苍澜陌便带着风雨雷电几人朝着苍冥的营地去了。

    这个时候,也该是时候出现了。

    当苍澜陌出现在营地前的时候,将士还有些懵。

    这,洛王何时出去的?

    或者应该问,怎么有了两个洛王?

    这将士不敢胡乱的做决定,便快速的跑了进去通报。

    没多久,将军袁竖还有假的苍澜陌一齐朝着营地门口赶来。

    原本西北的苍澜陌是魅影扮的,因为魅影与苍澜陌身上的气势有几分的相像,所以就算是在人前,如果不是故意,旁人也是难以认出来的。

    不过,如今的魅影人在西南,这个假扮苍澜陌的则是苍澜陌的其他的属下。

    看到门口的苍澜陌,都无需确认,只看苍澜陌身后的风雨雷电,假的苍澜陌和袁竖就直接朝着苍澜陌行礼。

    只不过,一个是站着,一个是跪着。

    跪着的当然是假的苍澜陌了。

    而后,假的苍澜陌当着所有的人的面撕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来。

    于是乎,众将士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原来,军中的主帅洛王,真的不是洛王,难怪他们会一直战败。

    他们就说,他们的战神王爷怎么会败了呢?

    原来,传言都是真的。

    可是,在这样的紧急的状况之下,他们的主帅却是不在军营,这不是罔顾了他们的性命么?

    “让出之前所得的两城,是缓兵之计。”

    苍澜陌开口,是对众将士的解释。

    当然,苍澜陌不需要解释更多,决策,是上位者的事情,底下的人只需要执行就行了。

    如此这般,自然是不能服众。

    你一句缓兵之计,就能够给主帅私自离开营地作借口了?

    明显的不可能。

    就算是苍澜陌之前是战神王爷,那也是不可能这么就服众了的。  然后,在不少将士的心中有埋怨的时候,一辆辆运送粮食运送军需的车,浩浩荡荡的朝着营地驶来......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