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5章 什么时候开始?
    北辰烈死了。

    只不过,军中的人却并不知道北辰烈的真正的死因。

    在北辰衍的刻意的安排下,北辰烈的死有了一个说法。

    便是北辰烈生性残暴,平日里对将士便是百般苛待,随意斩杀将士。

    而这一次,因为分歧,北辰烈又开始对将士残暴,那些将士反了,北辰烈就被那些反乱的将士给杀死。

    而之后,宁王正好带兵赶到,带兵镇压乱军,力挽狂澜,却依旧是没能来得及救北辰烈。

    如此,北辰烈到死也背负了一个罪名。

    要说,以前的北辰烈何其风光?

    只不过经过次次在苍澜陌和苏小喜身上栽了之后,心性大变,少了沉稳。

    乱由心生,北辰烈无法让自己沉下心来好好规划,便就已经决定了他今日的失败。

    西北的事情暂时算是平静了,帝国的军队一时半会不敢再冒头。

    苍澜陌与北辰衍会晤了一次之后,便带走了一支秘密军队离开了西北,往西南去了。

    这也是苍澜陌要急着将结束西北这一场战争的原因。

    整个过程,也不到十天的时间。

    至于西北其余的事情,苍澜陌就直接的交给北辰衍处理了。

    至于,担不担心北辰衍这个时候趁机对付苍冥这一点。

    苍澜陌表示,完全不担心。

    因为,他相信北辰衍是聪明人。

    再说西南。

    在宇文寂前往帝国营地借粮之后,果然龙兴旺送去了两日的粮食。

    当然,绝对不是那种能让人两日都能够吃饱的那种。

    对此,宇文寂却十分的平静,平静的让跟在他身边的侍卫都觉得心惊胆战了。

    所幸,宇文寂没有在这个时候迁怒他们,而只是将自己关在了营帐中,许久都不曾出来。

    郝月还有云启的将领们虽然觉得将希望寄托在一个孩子身上有些不妥,但是却还是组队过来打探情况。

    奈何,宇文寂一直都没有出现,也没有给他们什么说法。

    等到两天后,他们再来,那已经是火烧眉毛的时候了。

    因为,又缺粮了。

    几十万人的粮食,并非是小数目。

    这一缺粮,整个营地都带着绝望的气息。

    以为今日依旧不能见到宇文寂的众将领,此时正在宇文寂的营帐前小声的议论着什么,一片的愁云惨雾。

    附近也有不少的将士聚集,他们都想知道他们有没有吃的。

    当兵做什么?保家卫国。

    可是,来当兵的人,大多也是因为实在是活不下去,想要混口饭吃,毕竟这军营中还是要发放军饷的。

    自己吃得饱,还能捎钱给家里,何乐而不为?

    若是拼了命,那是倒霉。

    若是得了功与名,那是为家里争光。

    可是,如今,他们最初的初衷——吃饱饭,都非常难的实现了。

    所以,他们也想过来看看,究竟有饭没的饭。

    让将领意外的是,这一次宇文寂出现了。

    并且,对着众人道:“粮草,下午就来。”

    说着,冷冷的扫视一眼众人,没有说话,转身又回去了营帐之中。

    那些将领和将士们还有些蒙蔽,不知道怎么回事。

    之后,便喜悦的一窝蜂的到了营地门口等着。

    这些将领从来没有想到他们会为了一口吃的而这般的迫切。

    此事,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苍冥那边趁着他们饥饿的时候攻来。

    只是,他们却是不知道,在他们离开之后,宇文寂的营帐中就传来了一阵的摔东西的声音。

    而在宇文寂的跟前,此时跪着一个侍卫,侍卫头上流着血,血顺着脸一滴滴的滑落,显得狼狈而又狰狞。

    只是侍卫却不敢抬头,更不敢擦脸上的血。

    “半个月的粮食?够你吃么?”

    那还带着稚气的声音,却是那般的阴沉冰冷。

    他这两天一直没有出现在人前,便是为了筹划粮草的事情。

    如今倒好,却是告诉他粮食只有半个月的。

    帮个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得在半个月之内就结束战争。

    他都没有把握的事情,又怎么可能。

    “主子,实在是没粮食了。”侍卫硬着头皮回答。

    如今的国内的状况非常糟糕,粮食严重的短缺,粮价迅速的上涨,百姓们唉声载道。

    可是,就算是粮价上涨了,他们也都买不到粮食了,因为如此,许多的粮店都已经关门。

    因为前主子的经营,所以握在主子手上的势力还有金钱都不少。

    可是,就算是他们去地下卖场去收购粮食,那也是收不来的啊。

    宇文寂哪里肯听那侍卫的解释?直接是一脚将他踹翻,可见他心中此时的愤怒。

    当然,这愤怒是对谁,无人知道。

    之后,宇文寂再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宇文寂面上又是一片的平静。

    而这个时候,一车车的粮草都被运到了郝月的营地。

    这数量,并不止十五天的。

    很明显的,里面有假。

    可是即便是如此,宇文寂还是对着众人道:“这是第一批粮食,赶着运来的,第二批粮食如今还在路上,大家稍安勿躁。”

    如此,算是暂时的稳了军心。

    而这个时候,宇文寂提出,谁愿意跟着他卖命,愿意给他十两银子。

    在战场上,怎样的都算是卖命了。

    而十两银子,普通的百姓的家庭能够很好的过上半年。

    于是,自然有不少的人站出来了。

    但是,宇文寂只选择了不到三万人,其余的没有被选上的人,都暗叹自己晚了一步,这么好的馅饼,他们居然没有砸中。

    接着,那三万人就被带走了,说是要特别的训练。

    用了三日,军心有所稳定。

    而这些天,苍冥那边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一点要进攻的动静都没有。

    不过,此时,苍冥的营地中来了一个人。

    此人,便是几年未曾相见的周锦书。

    周锦书一身风尘,明显的是赶路了的,眼中虽有些疲惫,面上却不见一点的萎靡。

    比起三年前,此时的周锦书要内敛了不少。

    天知道,因为思念,周锦书这些年过得多么的苦逼。

    所以,比起苍澜陌和苏小喜,周锦书是最想去帝国的人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到了苏小喜营帐中,周锦书压根顾不上喝茶,就直接期待的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