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傀毒,宇文寂丧失人性
    快速结束这坑爹的战争,他才能够见到他的沁儿。

    虽然沁儿也不是音讯全无,可是这三年,他也才就受到沁儿三封信。

    每封信都只有两个字‘安好’。

    只有从离苏寄给阿陌的信中,他才知道沁儿已经掌握了她田家主要的生意。

    同样是生意人,周锦书就算是不知道沁儿经历了什么,可也知道身为女人的她走到这一步多么的不容易。

    偏偏,就算是他常常写信过去,就算是他每次都让她给他回信多说一些什么,她也都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收到信,也就只是安好两个字而已。

    他知道,沁儿虽然很柔弱,但是却喜欢把什么苦都藏在心中,从不透露。

    就算是对自己,也不曾。

    这让他心疼,几次都有种要冲到帝国的冲动。

    只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他一个人去帝国,别说进不进的去,就算是进去了,也难保会遇到些什么。

    苏小喜只淡淡的看了一眼周锦书,有种周锦书越着急,她就越不着急的错觉。

    周锦书急的想要咬牙,可是这个时候流星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周锦书,流星也只是给了一个眼神,随即便向苏小喜。

    “主子。”

    “如何了?”苏小喜问。

    “宇文寂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半个月的粮草,看情况应该是准备出动了。”

    郝月那边的状况,苏小喜一直都有注意着。

    而苏小喜之所以没有在他们没有粮食的时候进攻,那也是因为她在等。

    等周锦书的到来。

    毕竟,他们的军需也需要补给了。

    而且,周锦书一来,跟随着在周锦书的精卫也就来了,她这边便多了一些的助力。

    这场仗,最重要的对手不是联军,而是帝**队,以及......

    “精卫带来了?”苏小喜看向周锦书。

    “自然。”周锦书点头,“三千精卫,任你吩咐。”

    这三年,周锦书做什么都是最积极的那个了。

    苏小喜颔首,又看向流星。

    “云启可有动静。”

    流星闻言,当即便道,“云启的大皇子墨子规已经在路上了。”

    苏小喜闻言,眼底闪过一抹精芒。

    周锦书瞧着,却是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不由得有些狐疑的看向苏小喜。

    “你有什么打算?”

    似乎,他从苏小喜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叫做阴谋的气息。

    “三角形具有稳定性,你可知道?”

    苏小喜没有回答周锦书的问题,倒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周锦书闻言,却是一脸懵逼。

    可是,苏小喜却是没有给周锦书解释的意思,也没有时间给周锦书解释。

    因为,苏小喜收到了最新的消息:宇文寂准备动手了。

    苏小喜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也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准备。

    其实,也根本不需要特别准备什么,因为对苏小喜而言,每一天都是在休整,每一天都是在准备。

    只不过,苏小喜意外的是,宇文寂竟然是作为先锋军的来共党苍冥的。

    不得不说,宇文寂人虽小,但是胆识确实一旦都不小。

    坐在战马上,苏小喜号令全军,指挥作战。

    两军再次交战,两边士气都不错,苍冥略胜一筹。

    可是,很快的,苏小喜发现了其中的不对。

    郝月的将士之中,竟然有三万的死士。

    这一批的死士虽然并没有非常的强悍,但是比起扑通的士兵,却是要强了许多。

    因为,这些人,不怕死。

    正可谓,不怕要命的,就怕不要命的,这些死士,是当真的不要命,勇往直前。

    断了胳膊?往前冲。

    断了腿?继续往前冲。

    只要没有倒下,就可以继续往前冲。

    也正是如此,苏小喜才觉得诡异。

    就好像,这些人不是死士,而只是傀儡。

    只是,当苏小喜发现的时候,苍冥的将士已经死伤了许多。

    原本是在对付玄卫军的苏小喜,便前往了那一批死士那边,想要查看情况。

    因为,她心中有了某种猜想。

    然而,当她看到那些‘死士’身上留下的黑血的时候,苏小喜便已经十分的肯定,这些人,并非是真正的死士,而只是普通的将士。

    而之所以变成这样,则是因为有人对他们用了傀毒。

    服用了傀毒的人,就可以变成现在这样,成为杀人的傀儡。

    而中了傀毒的人,就如同半死人,没有解药,这些人三日就会死去。

    可是,有了解药却是不如趁早死去。

    因为,中了傀毒一旦解开了,剩下的生命只会痛苦,痛苦到渐渐地失去人性。

    这样的毒因为是有违人伦的,所以被成为禁药。

    这一次,苏小喜算是体会到了宇文寂的毒辣。

    这三万人的性命,宇文寂当真是没有放在眼中的。

    如此年纪,心狠手辣的连大人都只能自叹不如。

    这一刻,苏小喜再也没有将宇文寂当作一个孩子。

    只是,这样的一支队伍,对于苏小喜而言,却是比玄卫军还要可怕。

    毕竟玄卫军不会不怕死,而傀儡兵,根本连毒药都不怕了。

    也因为如此,这一场仗,即便是有了三千精卫帮忙,也显得十分的狼狈。

    就在苏小喜狼狈应敌的时候,秦音离带着十万的将士出现了。

    当宇文寂看到秦音离的时候,眼底慢慢的都是不可置信。

    宇文寂并不知道秦音离和苏小喜早有约定,但是却因为那一夜已经将苏小喜和秦音离化作一派了。

    这样的情况下,宇文寂又怎么不提防着秦音离?

    秦音离的营地的守卫非常的坚固,宇文寂想要趁虚而入非常的困难。

    所幸在秦音离营地里的时候,宇文寂就曾收买过一人,在他准备发兵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下去,让那人在秦音离的军中下毒。

    他如今,已经完全的就是那种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心态。

    就算是错怪了秦音离又怎样,和苏小喜有过接触,就必须全军陪葬。

    这个时候的宇文寂,是完全的没有人性了的。

    只是,他却是不知道,他之所以能够收买那个匪军中的人,也正是秦音离在之前就安排好了的。

    甚至,那日他站在暗处偷看,秦音离也是知道的。  只不过,秦音离当作不知道,将计就计罢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