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宇文璇派来的探子
    原本,在人数上,苍冥完全的没有一点的优势,这也是苍冥最大的劣势。

    有了秦音离的军队的加入,原本的劣势就多了有一些的优势了。

    这一场仗打得非常的激烈,那一些被下了傀毒的人战斗力虽然强悍,但是苏小喜底下的人也不弱。

    在得知他们的底细之后,苏小喜已经将扑通的将士给调离,换上了战斗力极强的一支。

    因为这些傀儡与活死人无异了,如果不能完全杀死,就依旧还有战斗力。

    所以苏小喜下令,直接让人砍他们的脑袋,这样的做法最为快速。

    于是,整个战场都变得更加的血腥。

    红色的血和黑色的血交融,味道让人作呕,但是无人理会。

    这一场战争打得非常的激烈,苍冥小胜,帝**队最先狼狈撤离,接着才是其他联军撤退。

    苏小喜乘胜追击,一直将联军逼退到了安阳才罢休,然后全军安阳城外扎营。

    落荒而逃的龙兴旺的心情本就十分不好,可偏偏在这个时候,许久多没有收到西北的消息的他却收到了西北战败的消息。

    当即,“噗”的一声,一口淤血从龙兴旺的口中吐出,瞬间不省人事,让下头的人一阵的忙乱。

    而驻扎在安阳城外的苍冥军队,此时正在庆贺。

    因为,今日一战,意味着这么多年的混战的局面将要结束了。

    主营帐中,苏小喜也与秦音离两人常因对谈中。

    比起苏小喜,秦音离更多了一份的豪爽,但是两人的磁场却莫名契合。

    只是,看着秦音离豪爽畅饮的模样,苏小喜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秦音离之前说的,答应人会帮自己这话。

    莫名的,她又一次想到了哥哥离苏。

    此时的苏小喜只觉得,秦音离要是自己的嫂子,似乎也是极好的事情。

    只不过一个转念,想到秦音离已经是郝月的五王妃了,苏小喜心中不禁叹息:

    哥哥再好,人家也都名花有主了。

    “我去五王府那次你就认出我了吧?”苏小喜问。

    虽说是问句,但是声音中却带着几分的肯定。

    闻言,秦音离趋势没有回答苏小喜的话,面上神情带着几分的犹豫,像是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过在苏小喜出声询问之前,秦音离就开口了。

    “你手上当真有那么多的粮食?”秦音离问。

    毕竟如今四处都缺粮,苏小喜又怎么会有那多的粮食?

    可是,如果没有足够的粮食,那些将士就回饿死。

    想要今年的收成,还得有几个月的时间。

    苏小喜看着秦音离,久久未语。

    而秦音离也看着苏小喜,视线并没有逃避。

    一个看似探究,眼中却无任何的怀疑,一个则满满的都是坦然。

    两人之间,静默了许久。

    就在苏小喜嘴巴微张准备开口的时候,流星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苏小喜投以秦音离一个信任的眼神,而后转向流星。

    “怎么了?”

    流星先是看向秦音离,有些犹豫。

    见此,苏小喜只淡淡的道:“没事,说吧。”

    流星闻言有些惊讶,不过很快的便收敛了情绪,对着苏小喜禀报:

    “抓到了一个郝月的探子。”而这个探子,似乎是跟随着秦音离的军队进来的。

    只是,后面一句话,流星没有说出来。

    因为她看得出来郡主对秦音离的信任。

    郡主并不会无缘无故的信任一个人,她相信郡主。

    但是流星进来的时候看向秦音离的那个眼神却是让秦音离注意到了,这让秦音离眉头不由得微蹙。

    莫不是,与她有关?

    苏小喜与流星毕竟是相处的最久的,流星的变化虽小,但也看在了苏小喜的眼中。

    不过,苏小喜却是当作没有看到,只道:“带上来。”

    流星这一次没有任何的犹豫,反身便走了出去。

    人很快的就被带到了苏小喜的营帐之中,大概是那人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缘故,所以身上也不见伤痕,只是被捆住了上身。

    而当探子看到秦音离的时候,明显的脸上有一丝的惊讶。

    而秦音离则是蹙眉打量着眼前的人。

    许久,才神色怪异的问道:“是阿璇让你来的?”

    阿璇?苏小喜默不作声的看了一眼秦音离。

    所以,这人是五王爷的人?

    探子闻言,看看苏小喜,又看看秦音离,沉默了。

    然后,秦音离目光落在苏小喜身上,嘴巴张了张,最后闭嘴了。

    秦音离的态度很明显,就是将事情交给苏小喜处理,她不准备插手。

    苏小喜眉头微挑,当看向那个探子的时候,眼神倏然就变的有些冷淡,身上顿时多了一种威仪。

    “五王爷派你来做什么?”

    对于那个宇文璇,苏小喜见过一次。

    她还记得似乎魅邪很喜欢宇文璇来着。

    想到魅邪此刻也在军中,苏小喜的脑海中就开始想到了一些什么画面。

    然后,一脸同情的看向秦音离。

    真可怜,人家的情敌是女人,她的情敌倒好,竟是男人。

    不过,才同情完人家琴音离,苏小喜便想到了秦子谦,瞬间,心情就变得怪异起来。

    得,还是不要随便同情的好。

    苏小喜想着,便轻咳了一声,掩饰她心中的怪异。

    “我......”侍卫有些犹豫,然后又不由自主的看向秦音离,有些无错。

    他现在还有点懵逼......

    “郡主问什么,你答什么便是。”秦音离声音淡淡的,明显的是站在苏小喜那边的。

    那探子闻言,脸上带着一丝的为难,然后,才叹息一声。

    “我也不知道。”

    苏小喜和秦音离,两人面面相觑。

    明显的,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个探子会说的是这么一句话。

    什么叫做他也不知道?

    敢情来做探子,探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了?

    “你是来找人的?”苏小喜大胆猜测。

    此刻,她的脑海中闪现的自然是魅邪的模样。

    只是,如果说宇文璇让人来找魅邪的,那之前为何觉得他对魅邪那般的冷淡?

    难道说,是她当时在场,他们不方便?

    或者,因为离开月城,久了发现甚是想念,所以如今得知魅邪到了营地,就派人过来打听了?  好像,有哪里不对啊。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