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准备灭郝月
    “没什么!”苏小喜收住了话,心中却是想着人家的悄咪咪的过来也不容易,若是直接捅破,怕是会让人不好意思。

    这事情,还是慢慢来的好。

    于是,苏小喜就转移了话题,“不知道五王爷对这次的战事有没有什么想法?”

    虽说,宇文璇的底细她之前就知道了,也觉得宇文璇应该不会与自己为敌。

    嗯,如果想与自己为敌,秦音离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帮她了不是?

    只不过,苏小喜依旧还是想要亲自在宇文璇的口中确定想法。

    这一次,宇文璇的面上却没有多少变化,依旧是那一派的温润。

    只闻他缓缓的开口,道,“郡主大可放心,本王对宇文家并无情分。”

    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就好似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

    而那‘宇文家’三个字,让人从中听出了宇文璇对郝月皇室的抵触。

    是不是,要是可以,他都不愿意冠上宇文这个姓氏呢?

    苏小喜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去彻查一下在宇文璇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既不是敌人,也没有必要去掀开人家的伤疤了。

    这般的想着,苏小喜便沉默了好一会儿。

    许久,苏小喜略带试探的询问道:“要是我准备灭了郝月,五王爷当如何?”

    这个想法,苏小喜其实早就有了。

    郝月的野心,太大。

    人家有能力的,野心大一些也无碍。

    而偏偏郝月就属于那种没有能力的范畴。

    而且,像郝月这样**,治国不严,对百姓残暴苛待的国家,迟早也会从中间慢慢的被腐蚀,倒是不如她来帮着清理门户。

    况且,她之前不是说过了么,三角形具有稳定性。

    嗯,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郝月得罪她了。

    在帝国的时候,她难产就跟宇文豪脱不了干系。

    之后,离开帝国,也是郝月率先起了对付苍冥的野心。

    可以说,在宇文响诈死潜入苍冥的时候,郝月对苍冥就有了野心了。

    再然后,宇文寂又差点置萌萌宝宝于死地,这样的新仇旧恨,她怎么会不一一清算?

    毕竟,她其实是一个很记仇的人。

    宇文璇在听了苏小喜的话之后,原本温润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

    没错,是诧异,而不是着急或者愤怒什么。

    像是只是震惊于苏小喜这么一个决定,却是没有要反对或者排斥的意思。

    然后,宇文璇便对着苏小喜笑了,只是那笑容之中,带着几分的苦涩。

    “郡主想怎么做便怎么做吧。”这态度,是不准备插手了。

    只是,那苦涩之中所隐藏的情绪,似乎太多,多到苏小喜都无法探究出来那究竟是怎样的情绪。

    苏小喜也没有打算去探究,知道了宇文璇的想法之后,苏小喜也没有打算再说什么,让人给宇文璇安排了暂住的地方。

    不知是苏小喜的刻意安排还是怎么的,宇文璇的营帐与魅邪的营帐几乎就在隔壁。

    而魅邪知道宇文寂到了之后,也当真很快的就去找宇文寂了。

    当羽七问声赶到的时候,便远远地看到了宇文璇状似亲昵的在魅邪的耳边说着什么。

    羽七那原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更加的没了情绪,转身,就离开了。

    而在羽七离开的那一瞬,宇文璇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眼望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于是,对着魅邪说道:“所以,你该清楚的......”

    说着,复杂的看了魅邪一眼,转身就回到了营帐中之中。

    而魅邪,站在营帐之外,脸上的邪气散去,此刻看不清他是怎样的心情。

    只觉得,他周身的气息,有点复杂。

    之后,苏小喜便开始工大郝月了。

    不过,帝**队因为受了重创,所以并没有出面帮忙。

    似乎是要放弃了征服的心思。

    因为云启和郝月做了三年的联军,所以也被苏小喜带兵追击。

    如此,没有几天,他们就缺粮了,而苏小喜一下子又得到了郝月的巴乐城和安阳城,联军只能躲在历城中龟缩着,好不狼狈。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小喜放出话来,谁投降,给谁吃饭。

    将士们虽然心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付出行动。

    当然,这般如此,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他们怀疑是苍冥并没有这么多的粮食。

    毕竟,他们好几十万人。

    毕竟,他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国内,已经没有粮食了。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却得知,御凌山庄的少主亲自运着大批的粮食到了安阳城。

    粮食,听到这两个字,这些将士就饿的受不了了,巴不得现在就投降。

    当然,也有将士为了吃的想要私自出逃投降。

    只是还没有逃出去,就被他们的将领发现,然后全部被斩杀。

    有了这样的例子,他们也不敢再有这样的想法。

    只是,心中的不满,肯定是会一点点的积聚的。

    至于月帝,在听到了边关的消息,且得知的乐安郡主住扬言要灭了郝月之后,月帝气的将御书房里的东西全部扔到了地上,御书房一片的狼藉。

    他想要发粮下去,可是,他手中没有粮食,国库也因为经过了三年的战乱,已经严重的亏空了。

    他想要派兵下去,可是郝月除了驻守在云启边境的将士和守护皇城的将士,就没有其他的可用的兵将了。

    无能为力的月帝,只能对着这些死物发脾气。

    也许这一刻,他是有些后悔了的,后悔妄想跟在帝国之后捡好处。

    最后,好处没有捡到,却是失去了太多

    不过,一个身居高位的人,又怎么真的懂得反思?

    所以,月帝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下令,扬言谁要是能够杀了苏小喜,他就封他为王。

    他并不知道,他此时已经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这个消息很快的传到了郝月的军营之中,自然也是传到了苏小喜的耳中了的。

    只不过,苏小喜对此没有在意,

    而联军中的人,没有力气都在意。

    恰是这个时候,云启的皇子墨子规前来便见苏小喜。  墨子规会来,是苏小喜早就预料到的,所以并不意外。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