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0章 三年内你为皇
    很快的,苏小喜便安排见面事宜。

    墨子规见到苏小喜,并没有仗着以前的那点交情而套近乎,态度算是谦和有礼。

    只不过,看着苏小喜的时候,墨子规眼中却是有几分的复杂的。

    他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弱的女子,竟是会打的两国的军队这般的狼狈,最后还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大皇子来此所为何事,直接说吧。”苏小喜开门见山,并不打算过多周旋。

    此时营帐之中,除了苏小喜,还有周锦书。

    原本,苏小喜是没有准备让周锦书在一旁旁听的。

    奈何,在墨子规到来之前,周锦书就到了,还死皮赖脸的不肯走。

    所以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再如何的沉稳了,骨子里的那点的逗比是无法改变的。

    不过,周锦书在一旁喝茶,苏小喜也不准备理会了。

    而墨子规这个时候,却是将视线落在周锦书身上,眼中有些迟疑。

    那意思是那么的明显,苏小喜并不准备开口赶人。

    一阵沉默之后,墨子规就知道了苏小喜会让周锦书留下,也就什么都没有说了。

    蕴量了一下之后,墨子规才开口,“云启,并无与苍冥为敌的意思。”

    墨子规这话一出,苏小喜只是微微撇嘴,并没有说话。

    要真没有为敌的意思,还会联合郝月对付苍冥么?

    苏小喜不回话,让墨子规脸上有一丝的尴尬。

    因为,方才那话他说出来,他都觉得心虚。

    但是,他当真是没有与苍冥为敌的意思,可他只是一个皇子。

    心中暗暗的叹息一声,墨子规才继续道:“我云启可以收兵,还请郡主给条活路。”

    态度也算是恭敬,只不过,苏小喜抬眼望去,眸色淡淡。

    “就算是云启不收兵,我苍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闻言,墨子规一愣,然后抬头看向苏小喜,目光复杂,却是没有一点的慌乱。

    明显的,对于苏小喜的态度,他不意外。

    “郡主想如何?”墨子规问。

    苏小喜既然是放出了投降就给饭吃的话来,就没有道理不接受云启的示好。

    但是,现在她并没有答应,那就表明了苏小喜还有别的要求。

    “三年内,你为皇!”

    苏小喜淡淡的说出这四个字,好像说出来的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一般。

    而墨子规听了,却是一脸的震惊。

    他知道苏小喜必定会提出要求,但是却没有想到苏小喜提出的是这样的要求。

    苏小喜才不管墨子规是怎样的表情呢,继续用那种淡淡的语气道:“怎么,大皇子可答应。”

    “为什么是我?”墨子规面上恢复如常,面上却带着几分的严肃。

    云启和郝月如今严重的缺粮,肯定不只是战争的消耗的缘故。

    之前他不知道,但是在苏小喜放出消息说投降就有粮食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肯定是与苏小喜有关的。

    而苏小喜的动作,却是没有引起两国的注意,可见苏小喜的能耐。

    既是如此,苏小喜应当也知道,云启如今正处于夺嫡的争斗中。

    而他,手中并无多少权势。

    甚至,朝中的大臣,大多都不看好自己。

    可是,苏小喜却提出了让他做云启皇帝的话来。

    莫不是,她知道些什么?

    “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苏小喜并没有多说,而是直接的询问。

    至于为什么?

    当她不知道么?云启的夺嫡斗争那般的激烈,墨子规此时却是能够独善其身,这说明什么?

    说明,墨子规并不是表面所见的那般的无能。

    也许,她不提出这个条件,墨子规日后也依旧是会坐上云启的皇帝。

    而且,她也希望墨子规成为云启的皇帝。

    因为,墨子规有仁爱之心。

    当然,仁爱并非是一个皇帝的必备品德,但是至少,云启未来的皇帝,最不需要的是扩张的野心。

    而从帝国回来之后,墨子规并没主动提及龙帝跟他说的话便也证明了墨子规的态度了。

    墨子规沉默了好半晌,终于,才点了点头。

    “只要郡主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必定三年之内成为云启的皇帝。”墨子规态度坚决。

    而苏小喜,并不是那种会觉得墨子规如今的境地没有资格跟她谈条件的那种,反之,她很好奇墨子规会提出怎样的条件。

    所以,苏小喜便示意墨子规说了。

    “还请郡主给我们云启一个月的粮食。”

    给云启,而不是给云启的军队,这就是意味着,要给云启整个国家的百姓一个月的粮食。

    这,并非是一个小数目,苏小喜一时间没有回答。

    墨子规瞧着,不由得着急了几分。

    “乐安郡主,这些粮食我们不会白拿,只要我为皇,便向苍冥进贡五年。”

    如此,算是云启向苍冥称小的意思。

    这对一个国家而言,是何等大事?但是墨子规却是这样轻易的给说了出来。

    或者,也不是他说出来轻易,只是,若是没有粮食,那云启的百姓,估计就要饿死。

    那样的结果,并非是墨子规想要看到的。

    苏小喜淡淡的看着墨子规,随后就看向一旁坐着充当空气的周锦书。

    “存粮可够?”

    周锦书想要翻白眼,他那里有多少的存粮,她不都知道么?

    毕竟粮食的事情,都是苏小喜指示他去办的。

    如今问自己,不就是将决定权甩给自己了么?

    瞧瞧,他都没有看墨子规,就感觉到了墨子规对他投来的视线。

    哎哟喂,他是男人啊,不要用那样热切的目光看着自己好不好?会被误会的!

    心中虽然这样那样的吐槽,周锦书却是不得不佩服苏小喜的先见之明的。

    竟然在三年前就布局了现在的一切,一场战争的结束,竟然是因为缺粮。

    当然,会有一些人饿死。

    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每次战争都会有一大批的难民。

    甚至,如果这一场战争继续的拖下去,就算是苏小喜没有将粮食提前收购,那饿死的人数会更多。

    战争,劳民伤财,也不是他们想要打的。

    所以,那些百姓的性命,他们无法负责。  一方人,也就只能守一方土地罢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