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难道是三角恋?
    “这个......”周锦书以手支着下巴,一脸的为难。

    看着周锦书这个态度,墨子规不由得有些着急。

    “郡主,田里的粮食最快也得有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收上来,若是没有粮食......”

    后面的话,墨子规没有说完,但是脸上的急切是可见的。

    云启处于云海大陆的最南边,所以粮食要比其他国家要收的造一些。

    而如果为了这个月的燃眉之急而提前的收割了,那么收成绝对会大打折扣,之后的日子必定艰难。

    所以,哪怕墨子规觉得向苏小喜提出一个月的粮食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难以实现,却还是提了出来。

    “诶?我还没有说完呢!”大喘气的周锦书终于开口了,“你急个什么?”

    闻言,墨子规面上一僵,然后看向周锦书。

    “一个月的粮食有是有,但是品相我可不敢保证。”

    墨子规可不管什么品相,一听有那么多的粮食,眼睛都冒光了,吓得周锦书一个哆嗦。

    他不是粮食,不要用那样的目光看他。

    苏小喜瞥了一眼周锦书,她分明看到了周锦书眼中的铜臭味。

    如果没有记错,他们在云启放着的粮食,能够够云启的百姓吃两个月不止的了。

    嗯,因为在云启收的粮食几乎都在云启放着。

    而云启的气候好,粮食比郝月要多得多了。

    他说不能保证品相,也就是说会把差的粮食都给出来,之后好的粮食,估计还是会卖给云启的。

    果然,商人就是商人。

    当然,能够多赚一点的钱,苏小喜自然高兴。

    毕竟,最后大多数的钱都会进入她的口袋,有人帮她操心她还怕个什么?

    要是周锦书知道苏小喜心中想着的是这个,不知道他会不会一口血喷出来。

    压榨他好玩呢?

    之后,苏小喜与墨子规就签订了协议。

    然后,就是墨子规就带着云启的将士到了苍冥的军营。

    原本然确实是可以让他们直接经过郝月回去云启的,可是,反正她要攻打郝月,反正他们也是要经过郝月的,到时候她怎么会不让云启的将士出一份力呢?

    不压榨,就对不起我军战士了。

    墨子规并未想到这一点,等他想到的时候,怕也无独善其身了吧。

    至于郝月那边,当看着云启的军队都投奔了苍冥之后,宇文寂气的连连杀了许多人,包括几个将领。

    这也就更加的导致了郝月营中的人心惶惶了,而这也使得苏小喜带兵再次攻打郝月的时候,郝月的将士齐齐的丢掉了手中的兵器,归降了。

    只不过,在搜寻的时候,却是发现宇文寂不见了踪影。

    虽然宇文寂年龄还小,但是毕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留下恐怕会留隐患,所以苏小喜并不打算放过,便让人去找寻。

    郝月的将士归降之后,终于是吃了一顿饱饭。

    当得知苏小喜要攻打郝月的时候,他们虽然有些难过,却也并没有在这个时候想着策反,毕竟郝月的种种,许多时候真的让他们心灰意冷了。

    于是,苏小喜准备军队休整一些时日就开始攻打的郝月。

    此时,苏小喜正在营帐之中思索着。

    之后,便有属下前来汇报。

    苏小喜听声音知道是她派出去查探帝国行踪的暗卫,便就让人进来了。

    “郡主,帝**队撤离了郝月,进入死亡沙漠了。”

    闻言,苏小喜倒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帝国竟然这般干脆的就撤离了。

    不过,云启和郝月的军队都投降了,似乎帝**队也没有留下的理由了。

    虽然帝**队很强悍,但是说到底人数不够,且又是在旁人的地盘上。

    也不知道如今西北的战事如何了,许久都没有受到阿陌的来信,想必那边的战事也是吃紧的吧。

    不过,苏小喜却是对苍澜陌没有半分的担心,因为她知道苍澜陌必定是能够赢的。

    就是,攻下郝月,似乎还得许久的时间,如今,她似乎也不用在军中坐镇了。

    这般的想着,苏小喜挥退了这个暗卫,便又找来了一人。

    “去将军师请来。”若是秦子谦随军,就算是她不在,郝月也必然是囊中之物。

    只不过,很快的,那将士去而复返,一脸的为难。

    看着那将士的模样,苏小喜便知其中必有缘故,当即便问道:“何事?”

    “这......”那将士单膝跪在地上,脸上有些为难,“军师喝醉了。”

    “喝醉了?”不是苏小喜惊讶,只是秦子谦来军中两年多,却从不曾沾酒,今日似乎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怎就喝醉了?

    苏小喜只是惊讶,那将士却是当苏小喜问自己军师怎么喝醉了,于是便将自己知道的娓娓道来。

    原来,不知是何缘故,魅邪的心情不好。

    原本是想要找魅影喝酒的,毕竟魅影与他,相处的时间最长。

    奈何魅影眼中只有雅琴,并没有时间理会魅邪。

    而在整个军营中,魅邪看的上眼的男人,就只有秦子谦了,虽然,魅邪嫌弃秦子谦身上的书卷味太难闻,觉得他就是一个书呆子。

    可是这也并不影响魅邪拉着秦子谦喝酒。

    当然,秦子谦向来自制力不错,断然不是什么酗酒的人,对于喝酒这事,那是相当拒绝的。

    不过,他又怎敌得过魅邪这个高手。

    最后不得已,只能陪同。

    秦子谦虽然很少喝酒,但是那酒量还真不会差的,喝着喝着大概也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然后,就喝醉了。

    所以当这个将士去找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秦子谦和魅邪两个人抱着酒壶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胡话呢。

    苏小喜的听完了将士的讲述之后,神色就变得有些古怪了。

    抬手恢复了那将士,等营帐中就只剩她一人的时候,苏小喜才拧起了眉头。

    魅邪对五王爷的兴趣,她是看在眼中的。

    如今五王爷找他都找到了军营中了,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难道,两人吵架了?

    可是,怎么魅邪跟人吵个架,却是与秦子谦一同喝醉了?

    秦子谦可是......  难道......是三角恋?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