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2章 乌伦耍无赖
    很快的,苏小喜觉得应该是自己多想了,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到了第二日,秦子谦主动过来苏小喜的营帐找苏小喜,只是,秦子谦的脸色有些难看,还有......难以说得出口的古怪。

    只是,苏小喜还没有看明白,秦子谦就已经垂眸。

    “郡主找在下何事?”

    这一垂眸,苏小喜再想在秦子谦的眼底看到些什么,就再不可能了。

    左右,苏小喜也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便直入正题的开始说明她找秦子谦的来意。

    意思也十分的明确,想要秦子谦跟随着军队,拿下郝月。

    早在之前的时候,苏小喜就已经透露给秦子谦过,所以此时秦子谦也没有惊讶于苏小喜的决定。

    只是,听闻苏小喜要离开,秦子谦垂着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失落。

    可是......

    终究,秦子谦点了点头,“郡主何日启程?”

    “再过几日吧。”

    还有一些事情,她得安排一下。

    秦子谦也没有再问其他,起身就告辞了。

    也算是比较清闲,苏小喜想到了现在还在康复中的乌伦,便想着过去看看。

    走到一半的时候,苏小喜看到了魅邪面色凝重的朝着某个方向走去,看那模样,应该在想着什么,似乎有些苦恼。

    这般的模样的魅邪,苏小喜倒是没有见过,心中还有些稀罕。

    不过,见魅邪也没有看到苏小喜,苏小喜还要去看乌伦,也就没有继续探究。

    到了乌伦的营帐之外,苏小喜听到里面传来雅书的声音,不禁顿下了脚步。

    因为战争的缘故,她倒是忘记了这一茬。

    也不知道两个人如今是怎样的状况了。

    正想着,里头便传来了乌伦的声音。

    “我不管,我身体里现在都流着你的血了,你必须对我负责。”

    苏小喜额间不由得划过几根黑线,这调调,这话,怎么好像是在说,‘我可是怀了你的骨肉的,你要对我负责’?

    乌伦,这是为了讨媳妇没有下线了么?

    只是,雅书没有声音传来。

    “你不回答,我当你默认了。”乌伦再次开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的命也是你的了,你要对我负责。”

    这厮,越说越无赖了。

    “你的命是我的。”雅书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却是这么一句话。

    莫名的,苏小喜就知道了雅书话里的含义:你的命是我的,所以你要惜命。

    然而,苏小喜想着的时候,就听里面的乌伦说,“别,关键我人是你的。”

    得,敢情这家伙还嫌弃她家雅书只要他的命,不要他的人啊,简直是个木头。

    不想再听下去,苏小喜干脆弄出动静。

    里面的乌伦还等着雅书的回应,毕竟自他醒来知道是雅书的血救了自己之后,他就这般的询问,一心想要问出个答案来。

    可是,偏偏一直都没有问出来。

    而他好不容易发现雅书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好了很多了,而且还照顾自己,偏偏这个时候雅书说是郡主让她来的。

    好吧,他感谢郡主,但是却有种被浇了冷水的感觉。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觉得,让雅书点头更加重要,不管怎样,他身体里确实是融着雅书的血了,他就是要雅书对自己负责。

    嗯,这个没毛病,赖她赖定了。

    只是,怎么的还没有等到答案,雅书就瞪自己了?

    正也疑惑的时候,便见雅书看向了门口。

    随后,他便瞧着苏小喜走了进来,当即知道闭嘴了。

    虽然雅书常常说自己没羞没臊的,可是,他还是觉得很羞臊的啦。

    尤其,还是当着郡主的面。

    要知道,日后自己能不能娶到雅书,与郡主可是脱不了干系的。

    “看你这模样,应该是恢复的不错。”苏小喜淡淡的道,声音中带着几许的调侃。

    雅书听了,便知苏小喜来了一会儿了,脸上有些许的尴尬。

    倒是乌伦,则是忘记了羞臊,非常认真的点头,“嗯,确实恢复的不错。”

    当玄卫军的长刀划破了他的肚子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一定是完了,这辈子都娶不到雅书了......

    得,这厮临死还想着娶媳妇,估摸着是上辈子没有见过媳妇的。

    总之,乌伦是觉得自己活不成的,毕竟他都看到了自个儿的肠子。

    倒是没有想到,最后还能醒来,还能再见到雅书。

    当得知是郡主把自己缝起来的,嗯,虽然难以想象郡主怎么把自己当成衣裳缝了,可是毕竟自己是被郡主给救了的,他还是非常感激的。

    “郡主就是小的的再生父母,日后乌伦定当为郡主做牛做马。”乌伦坐在床上,对苏小喜抱拳。

    雅书说了,不许下床,所以见了郡主他只能在床上了。

    这厮,妥妥的一个妻管严。

    苏小喜点头,便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示意乌伦伸出手。

    乌伦乖乖的伸手,让苏小喜给他把脉。

    只是,乌伦就不是一个老实的人,苏小喜一边把脉,他一边叹息。

    “可惜了,没亲自将那些龟孙子给赶走。”对于错过了胜仗,乌伦还是有些心塞的。

    苏小喜:......

    她还能说什么?

    “好好养你的伤。”雅书忍不住啐道。

    乌伦悻悻然闭嘴。

    “你想打仗很简单。”苏小喜缓缓开口,收回了自己的手。

    乌伦闻言,看向苏小喜。

    “过些天便要攻打郝月,到时候你可愿意带兵去将郝月的皇宫给移平?”

    苏小喜说着,状似只是随意的提及,等候乌伦回答。

    乌伦闻言,瞪大了眼睛,然后,一脸的兴奋。

    “郡主当真是要移平郝月的皇宫?”他可是看郝月不顺眼很久了的。

    “当真!”苏小喜毫不含糊。

    “好,我带兵去帮郡主移平。”太好了,又可以上战场了。

    此时的乌伦多么兴奋,之后和雅书分开的时候就有多么的苦逼。

    因为,他不知道郡主要走,更加的不知道郡主要带着雅书走啊。

    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乌伦不知道,苏小喜也并不打算这个时候告诉乌伦。

    要是告诉了,他答应的这样快那才是有鬼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的骚动......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