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它只是一只松鼠
    原本,从历城回去夷宁,快马加鞭也需要一天一夜才能够到达。

    可是,苍澜陌硬是带着苏小喜一刻都没有歇息,到了第二日凌晨就回到了苏宅。

    此时,苏宅的气氛非常的不好,十分的沉闷。

    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弄丢小主子了。

    此时的苏小喜已经比之前要镇定多了,苏小喜和苍澜陌到了前厅的时候,便见郎管家正一脸愧疚的跪在地上。

    而宝宝这个时候正站在郎管家旁边。

    昨日,苍澜陌便已经交代宝宝先回来了。

    管家看到苏小喜,当即重重的朝着苏小喜磕头,很快的他的脑袋就出血了。

    苏小喜见状,却并没有去搀扶,毕竟萌萌被抓走,也是因为郎管家,她无法不怪。

    “郡主,都是小的该死,是小的不该将那恶人带回来。”

    此时的郎管家明显的是知道了宇文寂的身份,也正是因为知道,他才一直跪在这里,想着等苏小喜回来的时候向她认罪。

    都是因为自己一是心软,才会答应那个恶人的请求,这才害的小主子被他掳走。

    要是小主子发生什么意外,拿他的老命跟郡主谢罪都是不够的。

    郡主当初救了自己,自己却是没有帮到郡主,还害的小主子陷入了危险中。

    总之,此刻的郎管家心中十分的自责,只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小的该死,还请郡主责罚。”

    原本,他是想着以死谢罪,可是,没有看到小主子回来,他死了也不安。

    苏小喜看着郎管家的脸上满是血,终究还是不忍,便冷硬的道:“行了,要怎么处罚你,等萌萌回来定夺。”

    她清楚,宇文寂的狡猾。

    所以,就算不是郎管家给了宇文寂机会,宇文寂也会想到旁的点子。

    而且,她也没空在这个时候理会郎管家。

    “你先下去。”

    郎管家听着苏小喜的命令,心中虽然沉重,但是还是退了出去。

    之后,接连有属下的消息传回来。

    只不过,这些消息都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这么一天一夜的时间,根据他们的人脉,理应是将这整个夷宁都翻了几遍的。

    可是,却到现在还没有线索。

    难道,人已经不在夷宁了?

    “娘亲!”

    苏小喜正在苍澜陌的怀中想着的时候,宝宝出声了。

    苏小喜下意识的朝着宝宝看去,缺见宝宝看着自己的脚下。

    而苍澜陌显然的,比宝宝还要注意到脚下的动静。

    收一伸,便抓了个什么上来。

    顺着苍澜陌的手看去,苏小喜便看到了一只松鼠。

    而此时,那只松鼠似乎非常的畏惧苍澜陌,正睁着滴溜溜的眼睛泪汪汪的看着苍澜陌,害怕苍澜陌会一把将自己捏死。

    嘤嘤嘤,这个人类好可怕,它会不会死在这里?

    这是,松鼠的心声。

    也不怪松鼠怕苍澜陌。

    自知道宝贝女儿丢了以后,苍澜陌的脸色就难看的不像话了。

    虽然是将苏小喜抱在自己怀中的,可是每每听到没有消息的消息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几分。

    如果不是宝宝这时候一心记挂着萌萌,不知道宝宝是不是也会害怕这样的苍澜陌了。

    “是萌萌!”苏小喜惊喜。

    苍澜陌点头,将松鼠放在了苏小喜的手中。

    松鼠像是逃过一劫一样,直接跌倒在苏小喜的手里,那是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苏小喜看着手中的松鼠,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萌萌在哪里,带我们去好不好?”

    苏小喜的眼中带着期待。

    萌萌能够操控动物,看到了松鼠,苏小喜仿佛看到了希望。

    然而,松鼠却是有些懵的看着苏小喜。

    这个人类在说什么?它听不懂!

    于是,就是苏小喜和松鼠两个大眼瞪着小眼,松鼠却是毫无动作。

    苍澜陌见此,眼中闪过不耐。

    看来不是来带路的,那浪费什么时间?

    想着,苍澜陌手一扬,就直接从苏小喜的手中捻起松鼠,朝着门外摔去。

    “吱!”

    很长的,很惨的叫声。

    只不过,没有引起人的注意。

    苏小喜现在脸上满满的都是失望,苍澜陌正要安慰,却眼尖的看着那只被自己甩出去的松鼠正小心翼翼的朝着门内挪动,苍澜陌的眼底闪着寒光。

    松鼠停下步子,畏惧的看着苍澜陌。

    虽然,它不懂自己刚才为什么被摔得那么高那么远却没受伤,可是那样的事情它一点都不想再来了。

    真的,真的好可怕。

    这个人类,都好可怕。

    它不过是听了萌萌的话过来带路的,怎么这些人没有萌萌可爱?

    而且,为什么这些人的话它听不懂,却听得懂萌萌的话?

    难道萌萌不是人类么?松鼠纳闷了。

    不过,在那道寒光的注视下,松鼠是不能纳闷太久的。

    “吱......”它只是一只松鼠,没有恶意的。

    “吱......”它是来带路的,真的没有恶意。

    “吱......”萌萌有危险,让它快点带人过去的。

    “吱......”不要对它那么凶,它很小,很怕怕。

    松鼠别提有多么委屈了,它以为人类都很友善的。

    见那边坐着的两个人没有反应,松鼠也好郁闷啊。

    然后,松鼠看到了宝宝,当即,眼中大放光彩,撒开腿朝着宝宝跑去。

    苏小喜看着苍澜陌,苍澜陌看着苏小喜,两人眼中逐渐带着一丝的光彩。

    而宝宝,此时正看着往自己身上爬的松鼠。

    “吱......”看你跟萌萌差不多大,你应该跟萌萌一样的可爱的吧,跟我走吧。

    然而,这一次,是小眼对小眼。

    然后,宝宝抬头,对着苍澜陌和苏小喜,“娘亲,爹爹,这只松鼠应该是萌萌让来的。”

    “吱......”你在说什么?

    松鼠有些着急了,然后,干脆的从宝宝的身上跳了下去,朝着门外跑去。

    然后,门外正好有人走进来,松鼠惊吓的朝着一旁跳开。

    “吱.....”好险,好险,差点就被踩到了。

    进来的两个人,两个都是一袭的黑衣,正是魅影魅邪。

    “主上,找到了出城的痕迹。”

    而之所以这么久都没有查到,是因为地方实在是太过隐蔽了。  他们搜查了足足三遍,才终于找到的一丝蛛丝马迹。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