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7章 赶到
    苏小喜手微微颤抖的接过那萤石,强忍着心中的情绪。

    看着苏小喜的样子,苍澜陌心中很是不好受。

    “在哪里找到的?”苍澜陌沉声询问。

    那鬼谷的属下闻言,当即不敢耽搁,快速前面带路。

    等到了找到萤石平安锁的位置之后,松鼠似乎发现了什么,快速的朝着某个方向奔去。

    而那个方向,是上山的方向。

    苏小喜在夷宁的时间并不短,对这边的地形也算是了解。

    那个方向,是悬崖的方向。

    脸色,瞬间苍白,苏小喜的腿都有些发软了。

    若非是苍澜陌将她搀扶着,怕是她随时都会摔倒在地。

    “快,那个方向是悬崖。”苏小喜的声音都有些虚软了,感觉此刻的她因为紧张而手脚发麻。

    而苍澜陌也比苏小喜好不到哪里去,一得知哪个方向是悬崖的方向,苍澜陌的身形都僵了,血液都停止了流动,眼中的杀气,更是浓郁得快要让人呼吸不过来。

    但是,苍澜陌却没有片刻的耽搁,带着苏小喜就往山崖的方向飞驰而去。

    此时,悬崖边上。

    一群黑衣人在那里站着,这些人都是宇文寂的属下,也是当年宇文响留给宇文寂的势力。

    只不过,如今这些势力,就只剩下这么一点的人了而已。

    而宇文寂却并不在乎这些。

    此时的宇文寂就在这些黑衣人的保护下,站立在悬崖的边缘。

    而在他的身边,正站着一个小小的粉色的身影。

    此时,宇文寂正牵着那个小人儿,看着崖底的风光。

    “怎么样?这里美么?”宇文寂看着崖底出声。

    所询问的人,自然是萌萌了。

    然而,萌萌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站着

    许久,宇文寂没有听到回答,唇边泛出一抹笑。

    笑容,带着几分的阴冷。

    缓缓的,宇文寂在萌萌的身边蹲了下来。

    如此靠近悬崖边上的地方,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但是宇文寂却是没有半点的害怕,显得十分的从容。

    再次,宇文寂与萌萌平视了,只是,萌萌的眼神,似乎还是没有焦距。

    宇文寂那本就不大的手掌轻轻的抚在萌萌的脸上,轻轻地道:“你知道么?你是这世上让我唯一觉得美好的东西。”

    宇文寂说着这话的时候,声音非常的温柔。

    只是,下一刻,宇文寂的声音又变得阴沉。

    “只是,太过美好了。”美好的让他,太想要毁灭了。

    当然,曾经,他倒是想要独享这一份的美好的。

    只可惜,她投错了胎,偏偏要从苏小喜的肚子里出来。

    然后,宇文寂手下的动作加重了几分,萌萌原本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点点的红痕。

    “啧,真容易留痕迹。”宇文寂喃喃着。

    然后,手中的动作放轻了。

    “你说,摔你下去,会是什么感觉?”宇文寂问着,声音很轻,很轻。

    而萌萌,在这个时候似乎猛然的回过神来,眼神渐渐地有了焦距。

    只是,在看到了宇文寂的脸后,眼中却是带着恐惧。

    “大哥哥,放过萌萌好不好?”

    萌萌声音沙哑,带着恐惧的哭腔。

    “放过你?”宇文寂反问,“为什么要放过你?”

    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

    萌萌闻言,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许久,萌萌才小小声的道:“萌萌很乖。”

    宇文寂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突然的放开了萌萌,站起身来哈哈大笑。

    这笑声中,带着几分的狂妄。

    所以,此刻的宇文寂并没有看到萌萌正飞快的朝着天上看了一眼,那里,依稀有一个白点,正一点点的往下。

    而也是这个时候,萌萌感觉到自己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眼中闪过惊喜。

    是小松鼠来了,小松鼠来了就意味着娘亲快要要来了对不对。

    小松鼠找到自己了,娘亲也会找到自己的对不对?

    萌萌心中惊喜着,期待着。

    然而,这个时候,宇文寂却是一把抓住了萌萌的衣领,将萌萌给提了起来,与自己平视。

    虽然,宇文寂的武功并不怎样,但是习过武的他提起这么小的萌萌,那简直是轻而易举。

    萌萌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白兔一般的看着宇文寂,一双手更是紧紧地抱住宇文寂的手,好似害怕自己突然的被丢下去一般。

    “你以为你很乖,就会成为我放下你的理由?”宇文寂问,“果然,还是太单纯。”

    宇文寂嗤笑。

    可是现在的他似乎忘记了,萌萌才不过三岁多,还只是一个孩子,单纯不是应当的么?

    要这么小小的年纪就不单纯,那才真是奇怪了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苍澜陌带着苏小喜率先赶到了,只是一个瞬间,两人就杀了宇文寂几个人。

    所有的人戒备,而宇文寂却是不慌不忙的提着萌萌转头。

    “苍澜陌,你若再动,我就不能保证我还能抓的住她。”

    宇文寂看着苍澜陌的眼神中,带着阴狠。

    而苍澜陌也好,苏小喜也罢,在看到萌萌的状况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敢动了。

    此时,两人的脸上都不见任何表情,但是那脸部的肌肉却是紧紧地绷着的。

    苍澜陌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更是让周围的宇文寂的手下心中阵阵胆寒。

    苍澜陌太强大了,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他们都忍不住想要臣服。

    “爹爹,娘亲。”

    看到苏小喜和苍澜陌,萌萌喊着,嘴巴一瘪,差点就要哭出来。

    可是,尽管眼泪在眼珠子里打转,萌萌也都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那模样,让人心疼极了。

    也让苍澜陌恨不得上前直接将宇文寂拍死。

    但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轻举妄动。

    “你到底想怎样?”苏小喜问,声音前所未有的冷静。

    也许,这就是当娘的。

    遇到事情的时候,也许是最着急,最不能冷静的那一个。

    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却是能够让自己比任何人都冷静,比任何人都坚强。

    “我想怎样?”宇文寂笑,笑容中带着几分的癫狂。

    而这样的癫狂,却是让苏小喜震惊。  此刻的宇文寂,人竟然已经不清醒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