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噬魂香
    苏小喜面上变化,苍澜陌也看到了,却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出声询问。

    而这个时候,只是一脸凝重的站在床边,看着苏小喜给苍帝施针。

    而萌萌宝宝两人,连日来跟着苍澜陌他们赶路,此时早已疲惫不堪,满嘴呵欠。

    苍澜陌便吩咐德公公先安排两个小的去给两人安排住处。

    此时的德公公早已经得知了两个小家伙的身份,一听苍澜陌这么吩咐,当即尽心的去安排了。

    此时的德公公可谓是两脚生风,心情也是近日以来最好的一次。

    如今皇上心心念念的小孙子小孙女都有了,就等皇上醒来了。

    德公公这样想着,眼底满满的都是期盼。

    而御书房内,苏小喜一直忙碌着。

    甚至额间早已冒出细汗,苍澜陌看着,却是帮不了忙,只能偶尔给苏小喜擦汗。

    大概忙活了半个多时辰后,苏小喜才开始拔针。

    只不过,针拔出的时候,那些银针稍微变了颜色。

    并非是那种有毒的时候的黑色,而是一种奇异的黄色。

    苍澜陌看着,眸色暗了几分。

    “这是怎么回事?”苍澜陌问。

    苏小喜神情凝重的看了一眼苍澜陌,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寝宫的香炉走去。

    手轻轻地捻起那燃完了的香灰,却是蹙眉。

    “香有毒?”苍澜陌问。

    苏小喜闻言点头,却是摇头。

    “这香没事。”寝宫中的香料只是扑通的安息香,一般大户人家在睡眠不好或者心烦意乱的时候都会点上这样的香料。

    寝宫里有这样的香并无特别。

    苍澜陌像是明白了什么,当即招手换来了暗处的羽卫:“去御书房将香炉拿来。”

    如果是香料有问题,那么查看香灰的残存,就肯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羽卫听令立即离开,没多久就带了了一个香炉。

    苏小喜闻着那香灰的味道,眉头微蹙。

    依旧不是。

    “看来是被人换过了。”苏小喜道,“也不是这个。”

    御书房带来的香炉中的香灰是檀香,也是御书房中常常会用到的。

    “确定是香料有问题么?”苍澜陌询问。

    苏小喜非常确定的点点头,“皇上的症状,应该是噬魂香的症状。”

    噬魂香,虽说是香料,却是一种毒。

    一种慢性的毒,无色无味,让人很难能够察觉的出来。

    而症状,则是让人日渐消瘦,精神萎靡,逐渐病入膏肓,直到死亡。

    如果不是文太医医术高超拼力吊住苍帝的性命,如今怕已经发作了。

    想到边关的战事,苏小喜不由得想到,若是苍帝在这个时候出事,朝廷必然混乱。

    就算边关胜仗,只要这个时候有心人利用,那么,等待他们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而受益者,必定是皇家的人。

    所以,此时,必然与皇室的人有关。

    想到了这里,苏小喜不禁看向苍澜陌,却见苍澜陌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

    苏小喜便知道,苍澜陌必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的。

    只是,除去已经痴傻了的苍澜昊,皇子就只剩下五皇子苍澜决还有六皇子苍澜愈。

    也就是说,苍澜愈都是有嫌疑的。

    这个结论,让两人心中都不是滋味。

    他们不希望苍澜愈会是那个深藏不露的人,可,若说是苍澜诀......

    两人没有继续这个多想,一切都有待查明。

    在事实浮出水面之前,两人都有嫌疑。

    苏小喜的脑海中出现了当初那个草包,似乎最是不务正业的愚蠢的皇子便是苍澜决了。

    这两人,怎么想,都不太可能。

    之后,苍澜陌便问及了苍帝的病情。

    苍帝吸入体内的毒素,至少也要施针七日才能清理完毕,但是什么时候醒来就是未知了。

    而且噬魂香是确确实实的能够伤害身体的,就算是醒了,也必须好好的养着。

    若是养的好,活个五年八年的不是问题。

    苍澜陌听了,面上十分的平静,看不出来他心中想的什么。

    不过,这个也不重要了。

    两人走出了御书房,便有公公带路,到了离苍帝寝殿最近的寝宫。

    今夜,他们便就在这边休息了,两个孩子也是在这里。

    忙活了这么久,苏小喜也是困意袭来,回去之后躺在床上没多久便睡了。

    而苍澜陌,在苏小喜睡下之后,却是悄悄的出去了。

    这一个晚上,苍澜陌令属下查了在御书房或者苍帝寝宫伺候过的人。

    只要是能够碰到香炉的人,都被苍澜陌以极快的速度给抓走。

    接着,这些人的生平就送到了苍澜陌的面前。

    基本上,这些人之中分为两类人。

    一类人是各宫各殿的主子收买安插到苍帝身边的,一类人则是完全的清白,没有任何错漏之处的。

    而苍澜陌,着重开始调查那些清白的宫人。

    他们没错,最大的错误便是太过清白,身世上完全的没有一点的错漏。

    越是这般,就越是值得怀疑了。

    这般的抽丝剥茧之下,苍澜陌终于是找到了一人。

    一个叫做小李子的太监,在圣前伺候笔墨的。

    小李子来自李家村,小时候因为家里穷,所以才被送入了宫里净了身,当了太监。

    如今小李子的父母早就饿死,家里就只剩一人。

    然而,小李子父母饿死,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李家村那个比较偏僻的村子里,确实是在三年前饿死过人。

    可是,小李子作为宫中的太监,就算三年前还没有在御前伺候,那也该是有月俸的,断不该让自己的父母饿死才是。

    细细的查探下去之后,才知道小李子早在三年前便死在了李家村。

    而知道的人,却恰恰是李家村当初被‘饿死’的那些人。

    天将明,苍澜陌并没有亲自去审问小李子,而是直接交给了属下。

    等交代完了这些,苍澜陌才回到了房间,小心的脱掉了外衣,躺在了苏小喜的身旁,假装这一夜他并未离开。

    而苏小喜,也是毫无察觉,翻了个身,就钻入了苍澜陌的怀中。  苍澜陌紧搂着苏小喜,脸上全是满足,而后,便也闭上了眼睛。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