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胸都没有,不知道得意什么
    “小李子还没有招供。”天诀出声。

    苍澜陌闻言,手中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天诀,眉头微蹙。

    过去了这么多天,那小李子竟然还没有交代出背后的人是谁。

    将手中的奏折往旁边一放,苍澜陌起身。

    “去看看。”说着,便往门口走去。

    只是,苍澜陌边走便问天诀道,“娄家那边如何了。”

    知道赵如涵与殿下有关之后,苍澜陌便命人在娄家监视着。

    “娄家那边并无动静。”天诀如实的回答。

    苍澜陌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而就在此时,苍澜陌苏小喜正往书房走来,见苍澜陌要出去,便好奇的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在苏小喜的手中,正端着糕点。

    显然的,是见苍澜陌每日操劳,特意闲下来为苍澜陌做的。

    看着苏小喜手中的糕点,苍澜陌的眼底闪过一抹柔情,而后接过苏小喜手中的托盘,转身放到了自己的书桌上。

    “诶,那个需要趁热吃。”苏小喜提醒。

    苍澜陌闻言,却道:“还有点事,待会回来再吃。”声音,不知道柔和了几个度。

    而在苍澜陌看来,那点心是喜儿亲自为自己做的,热的冷的,都是得吃的。

    喜儿做的东西,他不挑。

    苏小喜闻言也就没有说什么,方才那句话,她不过是随口的提醒而已,并没有觉得苍澜陌将点心放下会是不赏脸什么的。

    毕竟苍澜陌的忙,她是看在眼中的,也不是那种会计较这些小事的小姑娘。

    苍澜陌放下托盘之后走向苏小喜,揽着苏小喜道:“走,一起审犯人去。”

    动作非常的自然,语气非常的轻松,跟‘走,我带你去看戏’一样的轻松。

    路上,苏小喜询问了怎么回事。

    所以到了关押小李子的暗牢的时候,看到小李子身上那几乎没有一点完好的皮肤的惨样的时候,苏小喜很是佩服。

    这样都能够忍受下来,可见此人的忍耐的能力是多么的强悍。

    此时的小李子还在昏迷之中,苍澜陌直接对着一旁的属下道,“弄醒。”

    弄醒一个人,那是相当的简单的,直接的把辣椒水泼到人身上。

    当然,用的不是之前的变态辣。

    那种辣还是十分的精贵的,况且,普通的辣椒水就已经非常的好用了。

    这不,小李子叫了一声就直接的醒来。

    此时从他脸上低落的汗珠伴着血水,在地上低落出点点的红花。

    纵是如此,小李子依旧对着苍澜陌,道:“洛王,就算是你亲自出现,我也不会说的。”

    那是一种崛强,一种就算是死也不会说的魄力,让狼狈的他似乎多了一丝的光彩。

    只不过,这样的光彩太弱了,让人随便一捏,就能够让其熄灭。

    “不怕死?”

    苏小喜问,就是不知道问小李子还是问苍澜陌,那语气更是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可就是这样,却是让小李子将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在小李子的眼底,此刻正带着一丝的不屑。

    “哼,不过是一个女人。”

    明显的,语气中对苏小喜满满的都是轻视。

    苏小喜在边关多年,并且还是打了胜仗的。

    如今早就有了巾帼不让须眉的声名,朝堂之中,至今都还没有人胆敢再轻视苏小喜。

    这个太监的轻视,却是让苏小喜的眉头微微挑起。

    “你是男人么?”苏小喜轻飘飘的问,随后,便又道,“你连女人都不是。”

    然后,视线落在了小李子的胸口,继续的嫌弃道,“当人妖都没有资格。”

    人家人妖或是美或是丑,起码有胸,他胸都没有也不知道在得意什么。

    小李子虽然不知什么是人妖,但是苏小喜说自己女人都不是,让小李子气的眼眶通红。

    他代替一个太监入宫,自然是没有了根的,这也是他最大的痛楚。

    可如今,却是被一个女人给羞辱了。

    小李子正愤怒着,就觉得身上一阵的冰凉,一种压迫感让他的唇角渐渐地溢出血来。

    胸口闷疼闷疼的,抬头,便见到了苍澜陌冰冷的眸子。

    这一刻,小李子心悸,打心眼里的恐惧。

    “累了吧?”苍澜陌收回自己的目光,对着一旁的苏小喜,柔声询问。

    苏小喜闻言,笑了笑,“可惜这里没有椅子。”

    岂料,苍澜陌听了,直接的吩咐人去拿椅子,并且非常满意苏小喜提出的要椅子的要求。

    苏小喜看到了苍澜陌眼中的满意有些不明所以。

    直到,属下搬来一把椅子,苍澜陌满足的抱着苏小喜坐下,苏小喜终于才明白过来。

    想必,苍澜陌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可是,她一点不想当连体婴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当然,苏小喜知道这样的情况必定是抗议无效的,所以也就放弃反抗了。

    至于那些属下,更是当作没有看到一般。

    没办法,习惯就好,谁让主子最爱虐单身狗呢?

    “你来审,怎么样?”苍澜陌问着苏小喜。

    “行!”审犯人什么的,简单。

    审问这样的嘴硬的犯人,更是简单。

    所以,苏小喜觉得,这么简单的事情,不需要拒绝。

    要是这些审了小李子几日的属下知道苏小喜此时的心声,不知道会不会有撞墙的冲动。

    苏小喜放松了自己,靠在苍澜陌的怀中,完全的将苍澜陌当作了靠枕,模样慵懒,眸色却是带了几分的冷意看向小李子。

    “你若是现在招供,那就可以少受点苦头。”苏小喜淡淡的道,声音中带着几分的慵懒。

    闻言,小李子别开视线,冷哼了一声。

    在小李子看来,自己如今都面目全非了,还能有什么更大的苦头不成?

    不就是痛么?要是怕痛,他早就招了,何必等到现在?

    然而,小李子却是忘记了,这个世上,除了痛感之外,还有其他的各种感觉。

    他也忘记了,苏小喜是一个毒师。

    苏小喜闻言,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正好,可以当一次小白鼠。”  说着,苏小喜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透明的琉璃瓶子的,瓶子里此时正有一个黑影在爬动。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