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黑蝎子
    那个黑影,赫然是一只通体发亮的蝎子。

    没错,是黑的发亮。

    作为毒师,苏小喜手中的蝎子自然是带着毒的。

    只不过,这是苏小喜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培养毒虫。

    这一次,正好可以实验一下。

    苏小喜将瓶子直接的放在脚下,然后打开,让蝎子自己爬出去。

    像是得到了指引一般,蝎子径直朝着小李子爬去。

    黑亮黑亮的躯干,莫名的让小李子心中打起了寒颤。

    可是,却还是强做镇定。

    蝎子的爬行速度并不慢,很快的就到了小李子的脚下,然后直接的从小李子的腿上往上爬。

    最后直接的爬到了小李子的鼻子上就停下不动了,看着像是跟小李子对视一般。

    受刑都没有让他恐惧,如今与一只蝎子对峙着,却是让他恐惧不已。

    “行了,小黑办正事。”苏小喜淡淡的开口。

    蝎子似乎是听得懂苏小喜的话,转身又往下爬,就好像它爬上去就是为了向小李子宣战一般。

    黑蝎子爬到了小李子的胸前,然后翘起毒刺,非常优雅的扎进了小李子的胸膛。

    小李子吓的脸色都白了,甚至还闷哼出声。

    苏小喜不由得摇头叹息,果然没有表面那样看起来勇敢啊。

    毕竟,她的黑蝎子的毒刺扎人的时候可不痛......嗯,至少没有他身上的伤口痛来着。

    一个不怕大痛的人,岂会怕小痛?

    不过,接下来,可得有好戏看了。

    苏小喜的眼底带着一丝的狡黠,而后就坐等蝎子爬回来。

    蝎子回来之后,自己乖乖的趴回了瓶子里,然后趴着不动了,乖的不得了。

    苏小喜收起了蝎子,然后就开始闲聊起来。

    小李子此时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苏小喜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要审问他的么?

    那些属下也是有些懵逼,不过他们知道他们的女主子做事情都是有道理的,所以心中并没有对苏小喜的怀疑,而是紧紧地盯着小李子,不想放过小李子身上任何可能会发生的状况。

    奇迹般的,原本充满了血腥味的审讯室中,竟然除了那两个旁若无人的主子闲聊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的声音。

    可是,小李子心中却是越来越慌。

    苏小喜要是这个时候审问他还好,这个时候苏小喜不审问他,他只觉得总有什么更可怕的事情等着自己。

    要不怎么说心里的折磨才是最折磨人的呢?

    然后,就在那些属下的期盼下,在小李子的紧张中,在苏小喜和苍澜陌的闲适里,传来了小李子痛苦的呻吟声。

    小李子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就快要窒息了的感觉,可是,却总有一口气进入肺中。

    如此还不算,他的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接着就是心脏灼烧的痛感。

    再然后,就是痒,奇痒无比,不是外表或者皮肤的痒,而是更深沉次的痒。

    痒的他想要撞头,可是这个时候的他偏偏就被绑着了,就想要撞头都没有办法。

    他想要咬舌自尽,可是之前的时候就被卸了下颚,此时他的牙齿根本就不能用力。

    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有时候的生不如死不是那种难忍的疼痛,而是心灵的折磨,是那种想死死不了的绝望。

    就算是在自家主子面前,小李子都没有这一种的绝望。

    他小李子为何不怕痛,那是因为主子训练的时候,就是各种疼痛的训练。

    甚至是将他的骨头一次又一次的打的脱臼,然后再接上,接上再打脱臼。

    就这样的周而复始,他对疼痛都有些麻木了。

    就算是再痛,也都在忍受范围之内。

    可是,这样的身体里面的折磨,却是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杀了我。”小李子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是小李子第一次有这种的强烈的想死的感觉。

    以前,再如何的痛苦,他都能够顽强的活着。

    现在,他却怀疑这样他会不会崩溃了。

    “杀了你?”苏小喜终于正眼看向了小李子,“凭什么?”

    就好像,杀了他,是对他多么大的恩德一样。

    可以说,有时候苏小喜审人的时候,这种轻描淡写的模样,比起那种凶神恶煞的模样要吓人的多了。

    小李子一愣,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凭什么?

    凭他该死可以么?

    小李子都要风中凌乱了。

    不过,他知道自己就算是这样的回答了,苏小喜也不会放过自己。

    而他,心中非常清楚她想要问什么。

    这些天,这些人,已经不止一次的在他面前问了。

    要是之前,小李子可以直接的拒绝。

    可是现在,小李子根本无法拒绝。

    因为小李子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拒绝,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终于,像是想通了一般,小李子再次的对上了苏小喜的视线。

    “我说,你放过我。”

    “你以为,你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苏小喜并不吃小李子的那一套。

    她不喜欢跟自己讲条件的犯人,都给自己讲条件了,她还有必要自己亲自来么?

    小李子没有料到苏小喜竟然会直接的拒绝,顿了顿,然后没有说话。

    苏小喜见了,挑眉,扒开了苍澜陌揽着自己的手,站起身。

    “不想说算了,改明儿再来。”

    完全一副我很好说会话的模样。

    然后,转身就要出去。

    小李子听了,一脸的震惊和惊恐。

    改明儿再来?

    不该这样啊。

    这么一会儿都这样受不了了,改明儿再来,那他哪里还能受得了?

    “我说,我说。”

    一副慌张焦急带着几分乞求的语气,就像是求着让苏小喜杀了自己一般。

    毕竟,苏小喜没有答应放过他,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可是,就算是死,他也不能等明天再死啊。

    此时的小李子心中哭泣着,这个乐安郡主太可怕,他要回家......

    苏小喜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小李子。

    “说说看。”淡淡的语气,微微挑眉的动作,唇角淡淡的笑容,别提多好看了。

    简直是风华绝代。  只不过,诚如苏小喜所说的小李子连女人都不是,又那里来欣赏风华绝代的美人儿的兴致呢?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