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4章 抓住赵茹涵
    明显的,男子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赵茹涵自然是发现了,看着男子,伸手抚上了男子那张让她痴恋的脸。

    “殿下,是不是茹儿给殿下惹了麻烦了?洛王找殿下麻烦了吗?”

    男子闻言,却是摇了摇头,“茹儿不要挂心,我自会解决。”

    “殿下!”

    赵茹涵从男子身上离开,一脸的认真。

    “茹儿爱慕殿下多年,为了殿下什么都愿意做,唯独不愿殿下为难。”

    说着,赵茹涵又道:“殿下,若真是有什么事情,茹儿希望殿下与茹儿说,茹儿断然不会拖累殿下的。”

    情至深,便是泪如雨下,梨花带泪,却是让人无比心疼。

    男子伸手擦着赵茹涵的泪,叹息一声,道:“现在整个京城都在搜寻你的踪迹,便是告诉你了又能如何......”

    顿了顿,男子才又道:“茹儿,你虽为本王卖命,可是这么多年的情谊......就算是你的洞房花烛也都是与本王......”

    “为了本王,茹儿付出太多,如今本王只想护你周全......”

    最后的话,男子都没能说完,就直接的被赵茹涵捂住了嘴巴。

    “殿下,别说了。”

    “殿下,茹儿就是为了殿下而生,茹儿愿意为殿下做任何事,却不愿意拖累殿下,若是茹儿会影响到殿下,茹儿走便是了。”

    说着,赵茹涵松开了男子,然后就要朝外跑去。

    只是,最后赵茹涵还是被男子给拉住了。

    “殿下,请让茹儿将功赎罪吧。”赵茹涵没有回答看向男子,但是态度坚决,“若是殿下不愿意,茹儿终归是要离开的。”

    “你真要如此么?”男子的声音,此时带着几分的平静。

    “是的。”赵茹涵非常坚定。

    “那么,本王确实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办。”

    赵茹涵闻言,回头看向男子。

    “什么事情?”没有质疑,只有询问。

    只是,问完这句话,赵茹涵就被男子拉入了怀中。

    “你可知,你这一去,可能无法再回来。”声音中,似乎隐隐有不忍。

    赵茹涵闻言,靠到了男子的身上。

    “既是如此,殿下再陪茹儿最后一次,可好。”声音很轻,带着某种的诱惑。

    但是在赵茹涵的眼底,却是有些悲凉,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了。

    男子闻言,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将赵茹涵抱起,朝着屋内走去。

    洛王府——

    苍澜陌正在书房中处理事情,没多久,就有属下前来汇报,说是赵茹涵出现在了京城大街上,如今正有人跟着,回来请示该怎么办。

    苍澜陌直接让人先跟着,看赵茹涵想做什么。

    而后苍澜陌便放下手中的事情,闪身离开了书房。

    此时的赵茹涵是乔装过的,穿着普通,就像是一个寻常的百姓。

    若是不熟悉她的人,肯定是不能够将她给认出来的。

    但是苍澜陌的属下都是训练有素的那种,对于这样浅显的乔装,根本就不用放在眼中。

    这个时候,赵茹涵就在街上闲逛着,似乎没有目的,神情和脚步却是明显的带着慌张,还时不时的回头望去,似乎是害怕有人跟踪。

    在大街上左拐右拐之后,赵茹涵突然的跑进了一个小巷子里。

    跑了一半再回头,见没有人之后,赵茹涵的脚步才变得轻松起来。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屋顶上的苍澜陌和苏小喜看到。

    苏小喜瞧着,不由得感慨,这个赵茹涵的反侦察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只可惜,尾随跟踪什么的,也只有普通的人才会做。

    有的人跟踪可是极会隐藏行踪的。

    比如抱着自己的这一位,苍澜陌。

    眼看着赵茹涵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都不用苏小喜提醒,苍澜陌就非常自觉地跟上去了。

    之所以他们两个亲自前来,为的便是想要揪出赵茹涵身后那个人。

    虽然现在很多证据都表明安王苍澜愈可能是哪个背后的人,但是他们想要亲自的来却人一下。

    他们猜测,赵茹涵敢在这儿时候出现,必然是为了她的主子的。

    只是,跟着跟着,他们就发现了端倪。

    此时,赵茹涵所要去的位置是——翼王府?

    难不成,赵如涵是翼王的人?

    心中有这个想法的时候,赵茹涵已经到了。

    只是,赵茹涵却是没有要靠近的意思,只是如同一个望夫石一般的站在那里,眼中含着悲伤,像是要离别。

    最重要的是,以苏小喜观察来看,她竟然没有看到任何异样,这神情,看着却并不像是在作假,好像就是要跟自己心爱的人离别一般。

    以为赵茹涵会做什么,可是最后,却是转身离开了。

    而之后,赵茹涵便再无其他的目的地,当真就是闲逛了。

    苍澜陌看着直蹙眉,然后直接的让属下将赵茹涵给带走。

    之后,苍澜陌也就离开了。

    只不过,苍澜陌没有发现,在他离开之后,有个黑影闪身离开。

    这一次,赵茹涵并没有被带到洛王府,而是直接带回了冥楼。

    苏小喜见到赵茹涵的时候,赵茹涵正被绑着。

    不过,比其他的犯人要幸运的是,赵茹涵是被绑在椅子上,而并非是被绑在十字架上。

    看到苏小喜他们进来的时候,赵茹涵的脸上神色微变,随后就别开了视线。

    冥楼的属下搬来了两个椅子,却是收到了来自苍澜陌的一记冷眼,让那个属下一脸的无辜。

    直到,苍澜陌准备将苏小喜带着一起坐下的时候,那属下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

    因为,苍澜陌准备效仿前面几次,将苏小喜抱在怀中坐着,却是收到了来自苏小喜的冷眼。

    “你自己坐。”有两个椅子干嘛还要黏糊在一起?

    现在早已经不是初春,气温上升,两个人坐在一起还是非常的热的。

    苏小喜非常从容的坐在了右侧,而苍澜陌,则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搬来两个椅子的属下。

    那树下只觉得,周遭的温度下降了好多,好冷。

    他不是故意的,他怎么知道两个主子这么一下都分不开啊?  属下的心声,两个主子自然是听不到的了,而苏小喜的注意力,此时都在赵茹涵的身上。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