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6章 到底是谁?
    赵茹涵先是一愣,随即便惨叫出声。

    苏小喜相信,这一声的惨叫,肯定是因为恐惧。

    只不过,接下来的折磨才真是蝎子身上的馈赠。

    苏小喜相信,她作为毒师,想要折磨人,那方式绝对是千百种的。

    只有她不想折磨的人,没有她想不出的折磨方式。

    所以说,她苏小喜亏得是个善良的,否则这人间,怕是要成为炼狱了。

    欣赏着赵茹涵痛苦的模样,苏小喜倒是看着津津有味。

    然后,她发现,自己也是被另一道目光锁定。

    于是,苏小喜无奈的回头,看向苍澜陌。

    “你看我做什么?”目光太强烈,想要忽略也难。

    “你好看。”苍澜陌非常诚实。

    冥楼属下忍住扶额的冲动。

    他们的主子,真是无时无刻不秀恩爱啊。

    他们是不是要请示一下主子,先去找个媳妇儿再回来?

    狗粮吃多了,不消化来着。

    “看戏!”苏小喜翻白眼,这个审讯室,是**的地方么?

    然,苍澜陌却是蹙眉,有些不喜。

    “吵。”

    要不是喜儿在这里,他当真不想多呆一刻。

    看了那个女人污眼睛,听那女人的声音伤耳朵,倒是不如多看看喜儿。

    反正,人是交给喜儿审理的,自己看喜儿不会耽搁。

    苏小喜汗颜,吵,不是可以选择出去或者闭上耳朵么?

    同是习武的人,她还是知道是可以用内力关闭对外界的观感的。

    不过,苏小喜是不知道的,苏小喜之所以没有封闭听觉,是不想错过苏小喜的声音。

    所以,这个男人,根本就是自己找虐啊。

    苏小喜的没有的问出口,是因为小黑爬了回来,完成了任务之后,自觉地爬到了瓶子里。

    苏小喜便拿起瓶子,将蝎子收入了袖子里,然后丢入了自己的空间。

    最后,苏小喜的视线落在了赵茹涵的身上,就没再管苍澜陌了,所以她也就不知道苍澜陌的神情有多么哀怨了。

    “苏小喜......”赵茹涵终于勉强的压制住那种折磨给她带来的痛苦,非常的狼狈的看向苏小喜,“为什么我说了,你还要这样对我?”

    这语气,就好像苏小喜负了她一般,让苏小喜心中总有点怪怪的感觉。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苏小喜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无奈,脸上也丝毫没有歉疚。

    小李子和赵茹涵的口中出现的,完全的就是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则是唯二的两个可能。

    怎会有这般的巧合的事情?

    这事情之中,总是透着几分的古怪。

    而且,就算是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是在撒谎的,那么,撒谎的又是谁?

    小李子么?

    小李子确实是忠心的,但是他能够扛得住疼痛,绝对是用更残酷的经历换来的。

    这样的人,真的能够在比疼痛更加痛苦的痛苦面前,还悉心的保护着自己的主子么?

    至于赵茹涵。

    能够为了一个男人让自己委身于其他的男人,活似青楼女子,这样的,不是极为忠心的就是极为爱哪个她相助的男人。

    很显然的,赵茹涵是后者。

    但是,若是后者,她又如何会交代出自己的主子是谁?

    如果说,赵茹涵说谎,那么,她想要保护的人,便就是安王了。

    如果,赵茹涵没有说谎,那么她又为何这般的轻易的就招供出了她的效忠爱慕的人?

    还有,翼王府门前发生的那一幕。

    苏小喜觉得,有些东西,似乎早就被设计好了,让她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判断。

    赵茹涵听了苏小喜的话之后,却是痛苦之中带着几分的愤怒,“苏小喜,你耍我!”

    苏小喜闻言,却是笑。

    既然觉得自己刷了她,那就让她这么觉得好了,与她何干?

    “你就不想知道,小李子招供的是什么人吗?”苏小喜问。

    “不想知道。”赵茹涵非常干脆。

    但是,她不想知道,苏小喜就不会让她知道了?

    没可能的。

    “小李子说,你们效忠的人是安王。”苏小喜开口。

    如果,小李子的话是真的,那么小李子是听命于赵茹涵的。

    赵茹涵可以说是小李子的顶头上司,而小李子的主子是什么人,又极有可能是赵茹涵自己透露出去的。

    赵茹涵闻言,想都没有想的便反驳:“不可能。”

    然后,有些气怒的道:“苏小喜,你若是不信我说的,何必要问我,倒不如一刀杀了我。”

    此时的赵如涵,只是一心的想要求死。

    苏小喜要是真的会如了赵茹涵的意,那才是有鬼了。

    “我倒是觉得很有可能。”苏小喜冷笑。

    赵茹涵眼中慌乱,脸上满是复杂,然后沉默了。

    这个时候的她,虽然依旧是狼狈的,可是却又显得十分的安静,也不知他心中正在想着什么。

    良久,赵茹涵才抬头,她的嘴角已经溢出了血丝。

    但是,苏小喜却并不担心赵茹涵这是在咬舌自尽。

    要是赵茹涵真的这般的做了,也早该就做了,不会等到现在。

    “没错,我的主子,就是苍澜愈,苍澜愈就是殿下。”说着,赵茹涵笑了。

    “你们没有想到,你们最信任的人却是最后那个会赢了你们的人,苏小喜,殿下一定会成功的,你们都无法成为殿下的绊脚石,殿下才将是这个的天下的主宰。”

    说着,赵如涵唇角的血多了起来。

    苏小喜见状,眸光一冷。

    “打晕。”

    苏小喜一声令下,当即便有属下身形一闪,直接将赵茹涵打晕了。

    这一次,苏小喜看的出来赵茹涵是要咬舌自尽。

    而赵茹涵就算是要死,也不该是这个时候。

    只是,赵茹涵被的打晕之后,审讯室之中就变得格外的安静起来。

    苏小喜看向苍澜陌,眼底有一丝的迷茫。

    赵茹涵这样一下子苍澜愈一下子苍澜诀,倒是让她失去了判断了。

    有时候,越是看着有可能的,越是没有可能。

    而越是没有可能的,却似乎越是,有可能。  总之,这个殿下的身份,即便是快要浮出水面了,也依旧是让人苦恼不已。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