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真相
    然而,苏小喜并没有纠结很久。

    从审讯室出来之后,便看着魅影回来了。

    魅影回来,就表示事情已经有了结果。

    苏小喜和苍澜陌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轻松。

    等他们视线移开的时候,魅影已经到了苍澜陌的跟前。

    “是谁?”

    ......

    一大队人马从街道上疾驰而过,百姓们纷纷闪躲。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官兵如此急切,必然有事情发生。

    然后,百姓们就跟上了官兵的步伐。

    哪里有事情发生,哪里就有吃瓜群众。

    这些百姓就是这般的应证了这句话的真理性。

    只是,一路随着官兵走来,百姓们最后发现,他们走到了安王府的门前。

    这,怎么回事?

    安王府怎么被包围了?

    这个安王,可是难得的贤良的王爷啊。

    之所以说是难得,那是因为在苍澜陌去边关打仗,苍澜景又在众人的视野中消失,而之前的陵王又被废黜。

    留在京城中的王爷,就只有安王和翼王了。

    翼王是怎样的一个德行,京中怕是无人不知了。

    而安王,却是十分的体恤百姓的,从不曾对百姓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反而还会待人十分的亲和。

    像是当初,一个菜农的牛车与安王的马车撞在了一起了,虽然安王没有受伤,但是一般贵人发生这样的事情,第一反应必定就是惩戒菜农。

    可是安王不但是没有惩戒,反而还给了菜农银子,让菜农自己去看大夫,顺便赔偿了菜农的损失。

    虽然只不过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是对于百姓来说,这就是一件大事。

    毕竟达官贵族,谁会将百姓的姓名和伤痛不易看在眼中?

    所以,安王的所为,让百姓们十分的感动,也就都给记挂着了。

    可是,如今安王府被包围,让他们非常难以理解。

    “你们不知道吧?”人群中,有人小心翼翼的讨论着,“前几天安王似乎是犯了什么事情,被关了禁闭,现在看来,安王所犯的事情不小。”

    “是么?当真是这样?”

    “是这样没错,前些天我碰到了安王府的下人,下人说安王的情绪似乎不太好。”

    “何止是不好,听说还杂碎了花瓶。”

    “可是,究竟是犯了什么事?”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而这个时候,安王府的门被打开了。

    安王苍澜愈走了出来,沉着脸看着包围安王府的人。

    领头的上前,对着苍澜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小的们奉了洛王殿下的命令来捉拿安王,安王殿下请吧。”、

    苍澜愈闻言,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也不准备反抗,而是直接的跨步向前走。

    “阿愈。”一道声音从王府中传来,是叶子柔。

    此时的叶子柔,比起三年前更是温婉,也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少了三年前的软弱。

    可是,这个时候的她,脸上都是担忧。

    嘴巴张张合合,欲言又止。

    苍澜愈回头看向她,淡淡的开口,道:“回去吧。”

    然后,转身走了。

    只是每一步,似乎都非常的沉重。

    此时,没有人知道苍澜愈的心中在想什么。

    叶子柔没有再去追,就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王府门口。

    而那些士兵并没有撤去,此时依旧是将安王府包围着。

    等护送苍澜愈离开的队伍消失在叶子柔的视线中,叶子柔才终于含泪转身回府。

    只不过,叶子柔手中的拳头却是紧紧地握着。

    因为,她答应了阿愈,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王府,照顾好孩子。

    她,不食言。

    直到,苍澜愈被送到了天牢,跟随在暗处的人才迅速离开,朝着某个有些荒凉的小院子而去。

    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这人便飞上了院墙,到了小院里面。

    “殿下!”

    进入正屋,那人当即跪下。

    比起外面的荒凉,正屋里却是干净了许多。

    而坐在正屋里的主位上的人,不是旁人,竟是苍澜诀。

    此时的苍澜诀,一改平日里草包的模样,眸色肃然,带着几分运筹帷幄的睿智。

    抬眸间,有着指点江山的气魄。

    只是,在这些气质之下,却是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息,带着神秘的危险。

    而他,就是墨云依还有赵茹涵口中的那个殿下。

    “怎么样了?”苍澜诀问道。

    虽说是问句,但是苍澜诀对答案似乎并不热衷,就好像早就知道结果了一般。

    “果然如殿下所料,安王被关进了天牢了。”

    苍澜诀闻言,十分的满意。

    “看来,那女人已经死了。”

    那女人,指的自然是赵茹涵了。

    像之前,对赵茹涵的那些个情意,根本就不复存在。

    在他看来,那些个女人能够为他牺牲,便是她们的福分。

    也算是死的其所了。

    在苍澜诀看来,能够达到目的就是最好的,其他的,不重要。

    正这样的想着的时候,苍澜诀的脸色就突然的变了。

    “该死!”

    苍澜诀的脸上出现了愤怒的神色,然后一掌直接的朝着地上跪着的属下击去。

    那个属下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就直接被一掌拍飞。

    身体朝着门口撞去,正好迎上了进来的人。

    而在那一刻,他便知道,自己究竟是错在哪里了。

    只可惜,迟了,他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身子,被进来的人收一挥,直接的撞到了一旁的墙壁上,发出了闷声,人已经气绝。

    而苍澜诀则是飞快的从窗户飞了出去。

    只是,才从窗户飞出去,便被苏小喜拦住了去路。

    而刚才,从门口进去的人则是苍澜陌。

    原来,他们在审问了赵茹涵之后,确实是有些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总觉得是真真假假,分不清真假。

    但是,无论是苏小喜还是苍澜陌,两人的私心里还是更加的偏袒苍澜愈的。

    所以,他们就假设了苍澜诀才是那个深藏不露的人。

    而如果苍澜诀是那个深藏不露的人,赵茹涵说出他,并非是交代他的底细,而是,混淆视听。  真亦假来假亦真,便就是这个道理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