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9章 禽兽病犯了
    看着那平安锁,苍澜愈眼中泛光,甚至有些湿润了。

    他还以为,他找不到了呢。

    这个平安锁,是从小伴随着他长大的,是他在宫中的唯一的一份温暖。

    “不会弄丢了,不会了。”苍澜愈接过了平安锁保证道。

    看着苍澜愈这样激动的模样,苍澜陌不禁别开了视线,淡淡的道:“行了,回去吧。”

    “三哥,我,我想......”想跟三哥多待一会儿。

    他之前还以为自己要失去三哥了的。

    苏小喜看着苍澜愈这般,当即便道:“你先回去吧,子柔她该担心了。”

    苏小喜知道,苍澜陌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只不过,这家伙有些害羞,所以没有表达出来罢了。

    嗯,如今敢说苍澜陌害羞的人,也就没只会有苏小喜这么一个了。

    苍澜愈闻言,这才想到了叶子柔,然后依依不舍的告别了苍澜陌。

    苏小喜表示,要不是知道苍澜陌和苍澜愈是亲兄弟,这个时候她肯定会将苍澜愈当成苍澜陌的小受了。

    虽然,觉得这样的想似乎有些不太厚道。

    “你在想什么?”

    突然,苍澜陌的声音从苏小喜的耳边响起,苏小喜吓得差点跳起来。

    “嗯?”

    看着苏小喜这样心虚的模样,苍澜陌眯起了眼睛。

    “没什么,没什么!”

    开玩笑,这个时候能说么?

    要是说出来,绝对少不得一顿收拾。

    此时的苏小喜当真是忘记了,苍澜陌哪里会收拾她?只会将她吃干抹净罢了。

    所以,就算是苏小喜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在苍澜陌看来,苏小喜定然是有胡思乱想一些什么的。

    所以......

    “看你这模样,定是想了什么不该想的事情。”

    苍澜陌朝着苏小喜走了一步,然后手一拦,不许苏小喜后退。

    “所以......”

    苍澜陌的脑袋靠近苏小喜,苏小喜只觉得心跳加速。

    这样的反应。让苏小喜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跟苍澜陌之间,除开少了一个婚礼之外,便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可是,她却还是如同当初刚刚爱上苍澜陌的时候那样,跟个刚刚知道感情的少女一般。

    真的,好羞涩的说。

    而且,阿陌长得真的是太妖孽了,怕是在整个云海大陆都找不到一个比苍澜陌还要好看的男人了。

    不对,等,等等!

    现在不是还在翼王府的门口么?是她犯花痴的时候么?难道来自苍澜陌牌的危险气息她感觉不到吗?

    简直该死!

    苏小喜在心中暗自鄙视自己。

    随后,苏小喜出声:“阿......”

    “该罚!”

    苍澜陌终于说出最后两个字,然后,突然抬头,直接将苏小喜抱起,朝着他在京城最近的一个私宅而去。

    求问,为何要去私宅?

    那当然是因为,王府太远了......

    当苍澜陌的属下再次的见到苍澜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

    因为,苍澜陌第二日一大早才将苏小喜抱着回到了王府之中。

    而全程,苏小喜都没有醒来,可见苍澜陌将苏小喜折腾的有多么惨。

    只是,底下的人来汇报的并不是什么好的消息。

    原来,在苏小喜与苍澜诀交手的短短的时间内,苏小喜故技重施的在苍澜诀的身上下了那种用于跟踪的毒。

    之后更是如法炮制的让小松鼠带路。

    可是,最后却是只找到苍澜诀的衣裳。

    而苏小喜之前跟苏小喜讲过,那跟踪的毒,只要是染上,就是带入了皮肤甚至是血液之中,除非是有解药,否则根本无法排除。

    就算是沐浴,也是无法消散那个位置的。

    但是小松鼠没有找到,这说明了什么?

    只能说明,那个味道已经不在苍澜诀身上了。

    更深层次的就说明,喜儿下的毒,被人给解了。

    而能够解了喜儿的毒的人,那实力肯定不低。

    这样的人,对于喜儿而言,根本就是一个威胁。

    此时,苍澜陌再一次的感受到了危机。

    苍澜诀若是不除,始终是一个毒瘤。

    苍澜陌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而之后,苍澜陌让人去审问赵茹涵,想要从赵茹涵的口中得知一些什么。

    苍澜陌的审问方式和苏小喜可是不同的,那是直接的需要见血的。

    赵茹涵的脸被一刀刀的划破了,身上的肌肤没有一块完整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从赵茹涵的口中也问不出任何有用的消息。

    赵茹涵唯一能够说出来的就是,殿下的身后有高人相助,这个高人是谁,无人得知。

    之后见到再也问不出什么了,苍澜陌就直接让属下将人处理了。

    苏小喜醒来的时候,已经时间傍晚了。

    感觉到了身上的酸疼之后,苏小喜在心中开始将苍澜陌咒骂的不成样了。

    果然,男人在那个时候都是禽兽,而明显的,苍澜陌是禽兽中的禽兽。

    苏小喜觉得,以后一定不能再让苍澜陌碰自己了。

    而且,什么惩罚?她不过就是在心里yy了一下他跟苍澜愈的男男么?

    她就不信苍澜陌还能有读心术了。

    分明就是苍澜陌的禽兽病犯了。

    可以说,苏小喜这是真相了。

    只可惜,这个真相,来的也太晚了一些。

    就在苏小喜怨气满天飞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然后,苏小喜就看到了她心中正骂着的人:禽兽苍澜陌。

    苏小喜非常不客气的朝着苍澜陌瞪去。

    而苍澜陌却是收起了他这几年早就习惯的不能再习惯的冰冷,远远的就是一副讨好的神情对着苏小喜。

    到了床边,苍澜陌更是将狗腿发挥到了极致。

    “喜儿,睡了这么久饿了吧?”

    “我这是谁害的?”苏小喜瞪。

    禽兽,让你这样对我?

    瞪了还不够,苏小喜还要掐。

    都两个孩子的娘了,此时的苏小喜在苍澜陌面前,却是如同一直撒泼的小野猫。

    都说有人爱的女人是公主,想要怎样撒泼就怎样撒泼,说的大概就是苏小喜这样的吧?

    “我害的,我害的,我道歉。”

    苍澜陌没有一点的脾气的哄着。  开玩笑,若是这个时候没有哄好,以后喜儿可是不让自己碰了,那岂不是得生无可恋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