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0章 什么都不知道的淑妃
    苏小喜依旧撅着嘴,没有说话,也不看苍澜陌。

    然后,温热的东西被塞入了嘴里。

    是鸡蛋羹。

    久违了的味道。

    然后抬头,看到了苍澜陌依旧讨好模样。

    “哼,算你识相。”

    吃人嘴软,更何况,还是她最爱的,他做的鸡蛋羹呢?

    “来,多吃点。”苍澜陌声音非常的温柔。

    苏小喜闻言,再次张口,对她而言,吃到嘴里的,是幸福的味道。

    之后,苍澜陌当真是为苏小喜鞍前马后。

    鸡蛋羹只不过开胃的小点而已,晚膳的时候,苍澜陌又是给苏小喜剥龙虾、挑鱼刺,完全的不让下人沾边。

    到了要睡觉之前,苍澜陌更是殷勤的帮苏小喜擦手、擦脸,然后洗脚。

    总之,是照顾的妥贴又妥贴,让苏小喜想要生气都生气不起来。

    当然,苏小喜是不会告诉苍澜陌她已经不生气了的,坚决不告诉。

    第二日,苍澜陌便带着苏小喜入宫了。

    陪着萌萌宝宝还有苍帝用了早膳之后,苏小喜便带着萌萌宝宝出去了,留下苍澜陌与苍帝两人交谈。

    苍澜陌告知了苍帝苍澜诀的事情,苍帝听闻,震惊而又痛心,之后便是沉重。

    而后,便将这件事全权交给苍澜陌处理。

    之后,苍澜陌带着苏小喜去了苍澜诀的母妃淑妃的宫中。

    此时的淑妃,还什么都不知道,看到苍澜陌闯进来,当即大怒。

    “苍澜陌,你放肆也得有个度。”淑妃道,“本宫再怎么说也都是你的长辈,你这般的闯入,是要将本宫放在哪里?”

    苍澜陌只是冷冷的看着淑妃,对于淑妃的叫嚣全然的不在意。

    淑妃见此,更加愤怒,骂的更凶了。

    但是对于淑妃的叫嚣,苍澜陌却是不当一回事。

    只等着淑妃骂够了自己停下来。

    淑妃也觉得自己这样没意思,就好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而且,骂了半晌,也实在是口渴了。

    淑妃张口便喊道:“来人,上茶。”

    只是半晌都没有人回应,一回头,却见身后一个宫女太监都没有,整个寝宫之中全都是苍澜陌的人。

    淑妃当即便慌了,脸色苍白,指着苍澜陌道,“苍澜陌,你这是想要做什么?造反么?”

    喊着,淑妃便对着门外喊道:“来人,快来人!”

    这个时候的淑妃,真的是怕急了苍澜陌,生怕苍澜陌会对自己做什么。

    然而,苍澜陌只是冷冷的看着淑妃。

    许久,才吐出两个字。

    “造反?”

    淑妃被苍澜陌的态度弄得一愣一愣的,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

    正要开口,苍澜陌就道:“你说的是你的儿子吧?”

    淑妃闻言,却是震惊。

    “诀儿?”

    这个关诀儿什么事儿?

    淑妃是这样的想着的,也是这样问苍澜陌的。

    只是,苍澜陌却是没有回答淑妃的问题,甚至看淑妃一眼都懒得。

    于是,淑妃便翻过这一茬,而是愤怒的看向苍澜陌,“苍澜陌,你如此嚣张,皇上可是知道?”

    苏小喜只是叹息的看着淑妃,淑妃说这话,莫不是还以为苍帝会为她做主不成??

    且不说苍帝对阿陌的偏心,就苍澜诀所做的那些事情,想要苍帝帮着淑妃也是不可能的。

    不过,苏小喜纳闷的看着淑妃,此刻的淑妃的模样,怎么说都不像是知道你内情的人。

    苍澜诀那人深不可测,不会是连自己的母妃都不知他的秉性吧?

    要真是如此,这个淑妃几句真的是......太可怜了。

    试问,连自己的儿子是怎样的人,她能不可怜么?

    苏小喜几乎可以肯定,在这个淑妃的眼中,自己的儿子说不定就是一个草包。

    嗯,苏小喜肯定是猜对了的。

    “自己瞧。”

    苍澜陌懒得理会淑妃,只是将手中的册子直接丢给淑妃。

    当然,苍澜陌不会好心的将东西丢到人家的怀里的。

    所以,在淑妃快要抓住的时候,‘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淑妃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认为苍澜陌这是存心的羞辱自己。

    可是对着的躺在自己脚边的册子,她又是十分的好奇。

    于是,终究还是弯腰捡了起来。

    当看到册子里面所写的东西的时候,淑妃的脸色苍白,手中的翻阅的动作越来越快。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的。”淑妃的嘴里喃喃着。

    而后,淑妃的恶狠狠地看向苍澜陌,恶狠狠的道:“苍澜陌,一定是你诬陷的对不对?这些不是诀儿做的,都是你诬赖诀儿的对不对?”

    越是这样的说着,淑妃就越是觉得有这么一个可能。

    上面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不是杀头的重罪?

    这样的罪名要是落在了诀儿的头上,那么她还能有活路么?

    而且,她的儿子几斤几两她能够不知道?

    要是诀儿能有这样的能耐,她得多高兴?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要是真那样,她当初说什么也要帮儿子争夺储君的位置啊。

    可是,众所周知的是,她的儿子,不过是一个流连于青楼的不学无术的闲散的王爷,朝中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插手过。

    总之,淑妃不相信。

    淑妃很打击。

    苏小喜甚至觉得,淑妃现在都以为苍澜陌是故意栽赃出来的。

    总之,不管淑妃相信或是不相信,这件事情都是苍澜诀所为。

    而根据淑妃平日里的作风,苍澜陌对淑妃没有一点的仁慈。

    在苍澜陌看来,淑妃这人也不值得人家对她仁慈。

    于是,苍澜陌直接下令让人将淑妃带到了冷宫。

    淑妃喊着,骂着,撒泼,但是都没有人理会。

    鲜艳的宫装因为撕扯和挣扎,此事已经杂乱,甚至有些因为太激动而破了。

    苏小喜觉得,皇宫出品,怎么着都不会这样的不经拉扯吧?

    所以,她觉得,这些都是苍澜陌故意让人这样的。

    果然,腹黑。

    要知道,这样一来,就有很多人看到了,那么,淑妃的脸面......

    嗯,估计也没有脸了。

    “苍澜陌,我要见皇上,你不能这样对我。”  淑妃的叫骂声越来越远,不过,没有人理会罢了。公公有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