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节 永别
    “啊——”

    不远之处,几声惨叫之声响了起来,岳飞龙心中一寒,知道那一些无辜的下人已遭了池鱼之殃。

    “哈哈!就让我的小伙伴们陪你们慢慢玩儿吧,老夫且去一旁歇一会儿先……”说着,灵狐蛇君纵身一跃,飞上屋檐上了。

    而此时,无数毒蛇朝岳飞龙等人动了袭击,如飞矢流箭一般纷纷扑向他们,让他们自顾不及,无暇去理会灵狐蛇君了。

    “啊——”

    只见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从王氏的身上爬过之时,猛的一口就咬在她的脖子上,昏迷中的她,本能的出了一声惨叫,尔后,眨眼之间,她的一张脸就变绿了。

    毒性之烈,顷刻夺命。

    见状,岳飞龙心中一痛,知道已然永远的失去了至爱之人。

    岳飞龙本想扑过去把毒害王氏的毒蛇碎尸万段,但一眼瞥向岳秋白,见几条毒蛇正游想他,当下心中一紧,赶忙挥刀奔过去相护。

    灵狐蛇君站在屋脊上,并非坐下歇息,而是在继续吹箫,箫声呜呜不绝,毒蛇源源不断的赶来,一时之间,整个飞龙山庄就淹没在了一场狂蟒之灾当中,人人自危。

    此时,岳飞龙等五人已各自分开为战,纷纷拿出最强的手段来杀蛇。

    可是,蛇越来越多,直杀得他们两手软。

    “胡兄、史兄、星官和了尘,今晚拖累你们了,岳某愧疚万分……嗯!此地已不能留,大伙各自逃离去吧……”岳飞龙深知蛇灾之恐怖,于是已萌生了去意。

    岳飞龙一手抱着儿子,一边挥刀突围,刀光每一次闪击,便有一条或几条毒蛇被击杀,血色弥天。

    其它四人至此也清楚了灵狐蛇君的身份,心知与天和教对抗,那纯属死路一条,当下,他们也早有了去意,于是且杀且退。

    “擒贼先擒王,这一场狂蟒之灾的根源其实就在灵狐蛇君……以为站得高就没事了吗?哼!看老子如何把你的小鸟一箭给射爆了……”

    搭箭、拉弓,扣弦的手指一松,咻的一声,一支夺魂箭就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射向灵狐蛇君的裤裆处。

    “小样的!找死……”

    灵狐蛇君眼神一冷,怒斥一声,凌空一跃,躲过夺魂箭之后,就势下扑,直指神箭手胡飞汉而去。

    “再吃我一箭……”

    神箭手镇定不慌,一拉弓,又射出了一箭,直取敌人的咽喉。

    话说,灵狐蛇君刚扑至一半,人尚在半空中,无从借力,无法闪避,那么他该如何化解呢?

    “九转揉腹功,给我爆!”

    灵狐蛇君冷喝一声,一条右臂急旋转起来,对准箭矢击了出去。

    下一刻,轰的一声,那一支极射来的夺魂箭灵被一拳给击爆了,化作了一股青烟消散无踪。

    “什么?竟……竟一拳击毁了我的夺魂箭……不愧是天和教的第二号人物,恐怖至极……”

    传言,灵狐蛇君修成了一门极其变态的玄功,名为九转揉腹功,可爆出九倍的战斗力,一开始,神箭手胡飞汉还不信,以为传言有虚,如今亲眼一看,不得不信了,同时,他也清楚自己绝非对方的对手,不由就吓得欲遁走。

    可是,激了九转揉腹功,灵狐蛇君进入了狂暴之态,又岂容敌人轻易的溜走?

    “哈哈!想逃去阴间吗?那么老夫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灵狐蛇君冷冷一笑,嗖的一声,度骤然加快了好几倍,变成了一道残影,须臾之间就追上了神箭手,扬起右掌,狠狠一掌劈落了下去。

    神箭手察觉背后有异,想回身格挡,可惜,一切太迟了——

    砰!

    灵狐蛇君的出手不仅快,而且狠,一下子就将神箭手震倒在地,当场就气绝身亡了,连挣扎的机会的都没有。

    击毙一名对手之后,灵狐蛇君乘胜出击,又把目光瞄准了白面星官。

    嗖!

    移形之快,眨眼之间就来到了二十步之外的白面星官的身后,二话不说,直接扬掌照着后者的后心击去。

    白面星官的反应倒是相当快一些,急忙回身横剑抵挡。

    不过,灵狐蛇君却无视剑刃的存在,继续击了过去。

    嘣!

    一声怪响,只见白面星官手中的那一把宝剑竟承受不住敌人的掌劲,被一下子就击碎了,接着又是砰的一声闷响,就看见白面星官喷血飞了出去。

    狠狠落地后,也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解决了白面星官之后,杀红了眼的灵狐蛇君又瞄上了毛圣君,身形一动,瞬息间出现在毛圣君的面前。

    毛圣君刚挥刀杀死一条水桶一般粗的巨蟒,冷不丁,灵狐蛇君的拳头就已挥至。

    心神一惊,毛圣君急促后退,同时挥刀还击。

    不过,他那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这一次却好像变成了纸片儿一般,不堪对方一拳就被击毁了,化作无数碎片四下溅射。

    灵狐蛇君的拳头击碎对方的兵刃之后,继续挺进,下一了,砰的一声,就印在了毛圣君的心口上,把他击飞了出去。

    不闻落地之声,因为,突然间只见一条凶恶的大蛇张口一扑,就把半空中的毛圣君直接给吞进肚子里面去了,葬身蛇腹。

    灵狐蛇君眼睛一瞟,就盯上了了尘师太,身子一动,鬼魅一般出现在后者的面前,冷冷一笑,道:“小尼姑,你的朋友在黄泉路上等你,快下去吧!”

    说着,挥拳进击,直奔了尘师太的鼻子而去。

    了尘师太却是不慌,飘身后退了半步,同时出剑刺对方的拳头。

    嘣!

    拳与剑尖相交,只见那一把长剑就寸寸被崩毁了。

    长剑一毁,了尘师太见机不面,飞后退,不过,她虽很快,但灵狐蛇君的动作更快,欺身而上,又是一拳轰了出去。

    砰!

    一拳击中了了尘师太的眉心,顿时就把她的两只眼珠子都给震得凸了出去,仰面一倒,死不瞑目了。

    “还剩一个……”

    灵狐蛇君一扭头,就锁定了岳飞龙。

    此时,岳飞龙抱着儿子正与毒蛇大战不休,他有心逃命去,却奈何毒蛇太多,把他给牵扯住了,根本脱身不得。

    “呼——”

    灵狐蛇君一扑而至,挥拳便照着岳飞龙的心口击去。

    岳飞龙眼神一冷,不及多想,直接扬刀劈了出去。

    笃!

    岳飞龙感觉一刀好像斩在了一堵无形的气盾之上,顿时就被一股强大的反冲之力给震退了出去,虎口麻,几欲抓不住手中之刀。

    “冷月之刀果然是神兵,我根本击不碎它……嗯!如若对方的内力再强上几分,只怕我的拳罡就有被破掉之虞了……”

    灵狐蛇君暗中惊叹了一句,神色一凛,凌空扑击了过去。

    岳飞龙无心恋战,展开天龙八步,飞遁走,不过,灵狐蛇君也抖出了绝世轻功紧紧的跟着,如影随形,甩也甩不掉。

    奔出了一段距离,岳飞龙见摆脱不了,于是把心一横,决定要跟敌人一决死战了。

    “哎!我岳飞龙死了并不足惜,就可怜了我的白儿啦……若是绝后了,下到阴间之后可怎么向列祖列宗交代呀?”心中无限悲凉,却无计可施。

    不经意间,他瞥见了旁边有一口深井,同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冒了出来:“与其让白儿葬身蛇腹,不如投进井中,也好留个全尸……”

    一念至此,岳飞龙掠向水井,还差三步之时,把怀中的儿子一抛,就朝井口落去,心中悲泣:“我儿!永别了……”

    身后,有怪风吹至,岳飞龙便知道敌人已欺近了,他愤然转身,扬了扬手中的冷月之刀,冷冷道:“萧老魔,你无非想要冷月之刀而已,岳某给你便是了……看刀!”

    说着,眼中含怒,又充斥着决绝之色,凌空一扑,就挥刀朝敌人的头颅劈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