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节 镇天三刀
    “嚯——”

    手臂一抖,镇天刀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光就奔向了冬儿的咽喉,去势如电,又疾又猛。

    这一刀,好不迅猛,冬儿识得其中的厉害,心神一凛,急忙变招,手腕一翻,就势一压,叮的一声,就用龙牙刺格住了敌人的刀刃,火星飞溅。

    接下来,两人就缠斗在了一块,一时之间,叮叮之声不绝如缕。

    说实在的,冬儿的年纪毕竟还小,经验根本不如镇天翁老道,一开始,她还仗着身法巧妙,与敌人周旋了十几个回合而不落下风。

    但当镇天翁一鼓作气爆出镇天三刀之后,她就乖乖败北了——

    逐日!

    镇天翁的眼神骤然一冷,两手擎刀,与身合一,嗖的一声,猛然冲了出去。

    冬儿见其来势汹汹,不好抵挡,于是抽身向后掠去。

    追电!

    镇天翁穷追不舍,度愈加快,如流电一般蹿了出去。

    冬儿继续掠退。

    贯虹!

    镇天翁突然一甩手,镇天刀就脱手飞了出去,砰的一下,顷刻之间就击中了冬儿的小腹,把她狠狠击飞了出去,一直跌出场外,不过并没有摔到地板上,因为被密切关注战斗的岳秋白及时飞身过来接住了。

    哇——

    喉咙一甜,冬儿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显然,所受之伤也不轻的。

    其实,好在镇天翁还心存几分怜香惜玉之意,将刀甩出之时,让刀柄飞在了前面。

    不然,若是刀尖在前,冬儿早就被一刀贯穿了身体,肯定死翘翘了,那里还只是吐血而已?

    岳秋白赶紧取出一粒顺气丸喂冬儿吃下,然后扶着她送其回房。

    进房后,放她在床上,让她自己运功疗伤,而岳秋白则守在一旁帮她护法。

    但没过多久,忽然响起一阵轻微的敲门,岳秋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走去把门一开,现是兰佳,于是问:“兰姐姐,是你呀!”

    兰佳嫣然一笑,道:“对,是我!”

    岳秋白问:“有事?”

    兰佳道:“嗯!我是来看护冬儿妹子的,然后……刚才已宣布轮到你进场了,你快快出去吧,冬儿妹子这里就交给我来照顾吧。”

    岳秋白哦了一声,道:“这样……好吧,那我这就出去啦,冬儿便交给你了,有劳了,谢谢!”

    兰佳点头道:“放心去吧,祝你好运!”

    说完,她进门,而岳秋白则出门。

    岳秋白直奔底层而去,果然听到仲裁者又重复喊了两下自己的名字,于是他高声回一句:“我来了!”

    慢慢走向了格斗场。

    而后,雪山飞鹰跟着也登场了。

    雪山飞鹰一出现,狠狠瞪了岳秋白一眼,不悦道:“小子,又是你?你可真够烦人的……莫非本人跟你有仇不成?”

    岳秋白笑了笑,道:“无仇,亦无恨!”

    雪山飞鹰皱了一下眉头,道:“那你为何总找上我?”

    岳秋白迟疑了一会,道:“因为……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对手,与你对战,能很好的激我的潜能,可以快提升自己,仅此而已……再说了,像你这样的陪练好手,才只花费十两金子,这种好事,哪里还有呢?”

    他这样说,其实也是大实话,或许,一开始,他是受沧冥子之命来挑战雪山飞鹰,但与之对战了两场下来,岳秋白却现对方实是一个很好的陪练对手,可以很好的锻炼自己,所以,他反而喜欢上了这种磨炼方式,于实战中升华自己。

    雪山飞鹰眉毛一扬,沉声道:“什么?小子,你竟把我当陪练?哼!本人却无兴趣与你玩儿,这一次,你可要当心了,我出手绝不会再容情了……”

    被人拿来当陪练,这在他看来,就是一种莫大的侮辱,所以,他被激怒了,心中杀机一闪,打算一会就要下狠手,一定要把眼前这小子打扮残,看他还敢不敢嘚瑟?

    岳秋白咧嘴一笑,道:“呵呵,正是要你不遗余力的出手,若你不使出全力,反而不好玩了……看剑!”

    说罢,亮出一把长剑,使一招夜战八方亮剑式,剑花一挽,率先一剑攻了出去。

    这一把长剑是他从参战区随意选的,虽非什么绝世好剑,但也是一把经过千锤百炼打磨出来的利器。

    “小子,剑法使得还不赖……”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就看这起手第一剑,雪山飞鹰就断知敌人的分量是几斤几两。

    雪山飞鹰并没有任何轻视之心,手臂一抡,长枪极飞转,同样舞出一朵绚烂的枪花径直对撞了过去。

    锵!

    枪尖与剑尖两相一撞,顿时迸溅出一串火星,而两人分别各退了半步,不过很快又上步进击——

    剑如花!

    长剑一旋,幻化出三朵剑花,呈品字形,飞刺敌人的胸口要穴。

    雪中晴!

    长枪一抖,先幻化出一片雪花,而后又一收,所有的雪花又化作了一点明亮的光芒,嗖的一声,直奔敌人的眉心攻了过去。

    当下,两人就激烈地缠斗于一块,难解难分,一时不分高低。

    斗着斗,待把敌人的剑路都摸透之后,雪山飞鹰开始又出绝招了——

    雪满乾坤!

    纵身一跃,飞向半空,长枪一抡,万千雪花立时呈现,飞飞扬扬,飘飘洒洒,充斥着整个空间,把一切有形的,无形的,统统都笼罩在了萧杀之中,狠狠绞杀,要将其无情地毁灭。

    “嘿,终于来了……我闪!”

    岳秋白冷静不慌,待敌人的攻势将爆之际,他瞅准时机,猛地双足一点,嗖的一声,就冲天而起,比雪山飞鹰跃得更高。

    这一式,乃飞龙三闪中的一闪飞在天。

    接着,岳秋白又叱喝一声:“吃我一剑!”身子再一闪,使出了再闪潜入渊,一隐一现,瞬移一般就到了雪山飞鹰的近前,长剑一送,刺向敌人的咽喉。

    “好小子,进步如斯,很不错……”

    一招大招刚憋出一半就被打断了,那一份难受,实在无法言表,当下,雪山飞鹰就动了真怒,只见他冷冷一笑,横枪一格,叮的一声,就挡住了飞刺而来的剑尖,同时一借力,他就顺势后退了一丈,待拉开足够距离后,猛地一咤:“毁灭吧!大雪崩——”

    长枪狂舞,猛地朝虚空一砸,嘣的一声,仿佛把虚空都给击碎了,立时引了一场天地元气的狂暴,又仿佛雪山崩塌了一般,无数光影漫天飞卷,似要将整个世界都要湮灭,恐怖之极。

    “啊?如此恐怖……不可敌……我闪,闪,闪……”

    敌人的攻击如天地狂潮一般凶猛,岳秋白心中一惊,自知不是对手,于是当机立断就抽身飞退了,一连闪了三下,把飞龙三闪的精妙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这才让他堪堪捡回了一条小命。

    轰——

    失去攻击目的之后,雪山飞鹰那一腔的怒气无处泄,于是,他就只好拿格斗场来出气了。

    漫天光芒席卷过后,那一座坚固的格斗场就只剩下了一堆残骸,满目苍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