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节 神秘之井
    七天后!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风平浪静。

    突然,只见平静的海面上咕嘟咕嘟冒出了一串水花,紧接着就见一个人头也冒了出来。

    “吸——”

    只见那人甩了甩头,又用手抹了一把脸,尔后长长吸了一口气儿。

    “哈哈!此次大约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算来进步也还可以的!”

    “嗯!泡了这么久,口也渴了,也该去抓几条小蛇来放血解渴了……”

    这泡在水中的少年不是别人,正是苦练潜水技巧的岳秋白了。

    这几天来,他每一日的安排基本都一个样:早起,先练一会内功,接着进千蛇谷觅几条小蛇当早餐,尔后又去与紫晶巨蟒斗勇斗志。几天下来,岳秋白现一个奇怪的问题,每一次摘第一枚果子的时候,大蟒蛇任由他怎么来都可以,但若岳秋白贪心想摘第二枚的时候,它可就飙了,往往让岳秋白闹了一个灰头土脸。摸清规律后,岳秋白有时很识趣的摘了一枚之后就撤退了,但有时他故意惹恼大蟒蛇,利用大蟒蛇施加的压力进行自我突破,把大蟒蛇当成了一个免费的陪练对手。

    在这七天的时间中,岳秋白的潜水本领不但有了长足的进步,在紫灵果的滋补以及在大蟒蛇的刺激之下,他的内功更是增长了不少。

    只见岳秋白两掌猛然在水面上一拍,嗖的一声,他整个人就如同飞跃龙门的鱼儿一般蹿出了水面,又于空中展现了一个美妙的凌空翻,尔后就落在了一块礁石上,弯身,捡起他那一套破烂不堪的衣服穿到了身上,然后便出前往千蛇谷了。

    话说,这千蛇谷俨然已成为了他的食物供给基地,里面的毒蛇尽管很毒很凶残,但对于他而言却是半点威胁也没有的,任他随意猎取。

    ……

    捕蛇、饮血、吃肉,前后也就用了一炷香的工夫不到,吃饱喝足后,岳秋白抬头望了一下天,现日头还很光亮,时候尚早,于是他又走向海岸,打算继续去浸泡一下海水。

    站在一块大石的高处,脱去了衣服,赤条条的往海水一跳,扑通一声,直接钻入了海水里。

    口中憋着一股气,手脚一齐划动,整个人就似一条鱼儿一般飞快地朝海洋深处潜去。

    “咦?前面那是一条什么鱼?长相好可爱的说!”

    突然有一条巴掌大的扁鱼出现在岳秋白的视线之中,在他前面不远的地方悠哉悠哉地游弋着,这鱼身上的色彩斑斓如彩蝶,煞为好看。

    也不是这鱼叫什么名儿,反正其形如一只大号的彩蝶,于是岳秋白在私底下把它命名为蝶鱼。

    岳秋白一时兴起,于是就朝蝶鱼游了过去。

    蝶鱼并不怕惧生,见岳秋白游了过来,也不立即逃走,不过当岳秋白游近了,要伸手去触碰之时,它猛的一甩尾,唰的一下,就如离弦之箭一般蹿了出去,眨眼间就到了两丈开外,度简直快如急电。

    “嗯?这条小鱼儿,外形看起来有一些笨拙,想不到它游动起来的度却是如此迅猛,真是鱼也不可貌相呀……”

    那鱼蹿出了一下,又停了下来,并没有连续逃窜,也许,在它的眼中,岳秋白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威胁性的大块头罢了。

    岳秋白见鱼儿就停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晃悠晃悠的,似乎在向自己示威,当下他嘴角一抿,心下道:“这鱼儿似乎在逗自己玩呢……好,我就不信抓不到你……”

    当下,岳秋白双手一划,就朝鱼儿游了过去。

    很快,又接近了,岳秋白探手一抓,却又抓了一个空,定眼一看之时,鱼儿又出现在了自己前面大约两丈的地方,悬停在那里,尾巴一甩一甩的,就放佛在嘲弄岳秋白一般。

    “这么滑溜?我岳秋白就不信抓不到你?”

    就这样,一鱼一人相互追逐了起来。

    追呀追!

    当岳秋白一口气儿用完了,他就赶紧浮出水面,换了气之后,又赶紧往下潜。

    话说,那鱼儿不知是有意或是无意,总之,一旦岳秋白伸手要抓它,它就逃一下,不然就原处打转儿,似乎也很享受这人鱼共嬉之戏?

    你追我逃,你逃我追,一时就沉浸在了其中,乐不思蜀,忘却了时间,忘切了其他一切。

    不是不觉之间,岳秋白就离开海岛已有十里之远了。

    “咦?话说真奇怪,潜了这么长时间,除了这一条蝶鱼之外,怎地没现其他的鱼?”

    忽然间,岳秋白觉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这情形跟紫灵树周边的情形好不相像,莫非这附近潜伏着一头大恶鲨之类的海怪不成?”

    心中一旦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岳秋白顿时就有一些紧张起来了。

    岳秋白之前一直生活在内6,对于海洋中的生物并不熟悉,在的印象中,海洋中最恐怖的存在莫过于就是令九州跟他提过的食人鲨了。

    “话说,在6地上之时,若遇上什么自己无法战胜的危险,自己大可施展出飞龙三闪一走了之,但此刻在这海水中,受到的压力太大了,手脚不太灵便,根本挥不出飞龙三闪的玄妙……万一真的遇上了鲨鱼,那该怎么办?自己手中又无兵器,岂非白白送死而已?”

    岳秋白正在迟疑要不要继续下去的时候,忽然——

    “咦?前面怎么会有……一、二、三……十,足足一共十把巨型的石剑?这是谁放置在这里的,又是用来干什么用的呢?呃……不对,这些石剑每一把高达上百丈,大略估算了一下,至少不下于千斤之重,这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抬得动的……”

    十把巨型石剑排列成一个五芒星矗立在那里,极其巍峨,极其壮哉,这是一项十分宏伟的工程,根本不似人力所能建成的,倒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作。

    “这十把石剑所排布的位置大有深意和讲究,似乎是一个什么阵法……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东海神仙们所留下的杰作不成?”

    这时,一口气儿又已消耗尽了,岳秋白不得不浮出水面去换气。

    “嗯?时间过的好快,太阳快要下山了呀?”

    “我似乎离开海岛已很远了呀……”

    “罢了,先下去再看一眼神仙们的杰作就回去吧……以免天黑了会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凶险,万一把小命弄丢了,就不好玩了……”

    考虑再三之后,岳秋白又开始向下沉去。

    “嗯?蝶鱼这次跑哪里去了,竟然不见了……罢了,不管它了,我且游过去查看一下那十把石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岳秋白于是朝石剑奋力游去,越是靠近,他越感受到石剑的宏伟与壮观。

    “嗯?在这十把石剑的中间竟然有一口古井被封印着……咦?那是……井盖儿之上放着一本什么?一本书么?一本不知浸泡了多少年也泡不烂的奇书么?不得了,此书必定非同小可,或许上面就记录着仙人所传承下来的仙术哇……”

    岳秋白一兴奋,就顾不上其他许多了,有点迫不及待的朝古井游去,并伸手抓向放置于井盖之上的那一本古怪之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