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节 七年后
    时光总匆匆,转眼之间七个年头的光阴已然过去了。

    东海,无名岛!

    是夜,天空晴朗,繁星点点。

    只见一老者盘坐于海岸边上的一块巨大的礁石之上,面朝大海,耳聆涛声,沐浴在一团乳白色的星光之中,显然,他正处于苦练的状态之中。

    无须饶舌,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年近一百之数的令九州,只见此老一头银如霜,在星光的映照之下更是闪闪光,而他的面容却红润如孩童,正是长了一副鹤童颜之貌。

    观其气势巍峨如山,看来,经过了七个年头的洗礼之后,他不但不见衰老,反而更显年轻了,真是返老还童也。

    在令九州的西边不远之处,只见也有一人正盘坐于一块礁石之上,其所摆出的动作跟令九州差不多一个样,也正沐浴在一团白色的星光之中,不过,他的这一团星光的颜色较为浅上一些罢了。

    此人,身板挺直,血气方刚,是一个青年的模样,年约二十岁上下的光景,五官清秀,长披肩,下半身只穿着一条好像由青蛇之皮制成的短裤,至于上半身,则光着,露出了精壮的肌肉,富有弹性。

    同样无须饶舌,在这孤寂的海岛之上,除了令九州之外,就只有岳秋白一人而已了。

    而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岳秋白了。

    经过了七年的成长之后,当初那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小少年如今已蜕变成了一个健壮的青年。

    话说,在这七年当中,岳秋白的模样不但有巨大的改变,而他的武功更是有了飞跃式的提升,比起当初刚上岛之时不知提升了好几倍?总之,当初,他只挨得住令九州的三成功力,如今嘛,已提升至可以承受七八成的内力了。

    在这七年的时间中,岳秋白的生活方式其实很简单的,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基本把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修炼之中,用心十分刻苦。

    话说,自从学会了令九州所传授的大吞星法之后,岳秋白的睡眠时间也变得很短了,一天最多也就睡那么一个时辰就足够了,当然,连续半月不用入睡,他也可以顶得住的。

    至于吃喝方面,他也可以做到了,三天可以不开饭,或开饭可吃三天的量,这样,他就可以节省出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修炼之中来了。

    而他这些年来,多以甜笋和紫灵果为食,偶尔抓几条蛇或入海捕一些海味来调节一下胃口。

    总之,他在岛上的生活既简单又充实。

    ……

    这一天,傍晚时分。

    只见岳秋白与令九州难得一见的同坐在一块大石上看日落。

    “师父,徒儿有一事想与你商量一下!”

    岳秋白忽然把目光从那火红的夕阳上移到令九州的身上,尔后开口说道。

    令九州淡淡的道:“你说!”

    “转眼七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呀……”岳秋白先长叹一下,然后才切入正题道,“师父,你教给我的武功,我已练得差不多了,所以……报仇的时机已然成熟了,我想近日就回大6一趟,待把父母之仇报了,再回来跟随师父一起追求长生之道,不然,这一份仇恨一直横亘于心田间,我实在无法全身心的投入到苦修之中呀,望师傅谅解!”

    令九州沉吟了好长一会儿,依然不带任何感情的淡淡的说道:“你想去就去吧!你毕竟还年少,静不下心来也属正常……求道的路须讲究念头通达,既然你心中的仇恨还无法淡去,那就去先把它解决了吧。”

    岳秋白十分的感激道:“多谢师父成全!”

    令九州忽问:“小白,你计划是几时动身?”

    岳秋白想了想,应道:“就在明天吧!”

    令九州道:“也罢,此事宜早不宜迟,你且早去早回吧……或者不回也成,留在红尘中一样也可以修炼的,不过就是俗事很多,经常会分心的就是。”

    岳秋白道:“师父,你放心吧,大仇一报,我便会尽快回来的。”

    令九州说道:“呵呵,回或是不回,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就好……嗯,明天上午你就去着手准备一些吃的吧,然后就让大紫送你一程吧。”

    岳秋白点了点头,道:“嗯!好的。”

    ……

    又是一天的傍晚,不过这一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无风,无阳光,太阳让云朵给遮住了,天色就显得有一些阴暗和压抑。

    只见平静的海面上浮着一条巨大无比的蟒蛇,头颅高高昂起,其上坐着一青年。

    这一条大蟒蛇,通体呈现紫色,庞大无比,单单一个头颅就大过一名成年之人。

    反正,岳秋白坐在的它的头颅上,感觉很空旷很平稳就是。

    这蛇,正是常年守护在紫灵树之下,被令九州唤为大紫的那一条大蟒蛇。

    且说,这蛇以紫灵果为食,在这七年当中生长的极其飞快,由当初的水桶一般粗变成了如今的水缸一般粗,而其长度也由当初的两丈来长足足增长到了三丈多长,生长度不可不谓快。

    话说,这是一条已然通灵的大蟒蛇,由于岳秋白经常与它“打交道”,所以,两者之间就建立起了很好的友谊。

    本来,岳秋白并不清楚这无名海岛位于东海的什么位置,对于这一生是否还有没有希望回归故土去,他实在不抱什么信心,但自从有一次,他无意中从令九州的说话中得知大紫熟知回中原的路径,当时不由就激起了强烈的归去的**,于是之后他就有意的与大紫搞好关系,待七年后的今天他终于把武功练成了,于是,他就下定决心了,即便会冒险,也要开启一趟回归之旅。

    “师父!徒儿去了,你老千万要保重,待我把仇报了,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追求长生的路上,徒儿可离不开你,你老可千万要等我呀,不能自己一人就偷偷的白日飞升而去了呀……”离别在即,岳秋白心中有一万个不舍,但他是男儿,又不好意思流泪,但说出的话未免就有一些酸溜溜的了。

    “小子,别婆婆妈妈的说一些废话了,你就安心的去吧……师父就在此处等你归来就是……呃,差一点儿就忘了,我这一把飞星剑就暂时借给你用吧,没有此剑帮忙,你估计斗不过那冷月之刀的……接住!”

    说罢,令九州就将一把黑不溜秋的古怪之剑朝岳秋白扔了过去。

    说起这一把飞星剑,别看它其貌不扬,但却是一把了不得的神兵,在江湖上可是大大的出名,那一句传遍江湖中每一个角落的名句——冷月之刀,无往不利,飞星不出,谁与争锋?

    其中的飞星指的正是令九州手中的这一把飞星剑,此剑据说乃天外玄铁打造而成,通体漆黑,长三尺三,宽二寸二,其重量却达三百三十三斤,非一般人可使得动的了。

    岳秋白稳稳当当的把剑接住了,又道了一句:“多谢师父……好的,徒儿就不作那惺惺然的儿女之态了……我去也,保重!”

    说完,他用手轻轻拍了一下大蟒蛇的头颅。

    尔后,那蛇领会了其意,尾巴一摆,就朝太阳落下的方向游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