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节杀虫
    “咦?头顶上方似乎有一抹淡淡的白光?”

    这一天,当岳秋白停止了修炼,不经意间的抬头一瞥,却现了一抹淡淡的亮光。

    话说当初他也曾很留意的观察上方的情况,却没有什么收获,何以现在却又有所现了呢?

    这是因为,经过了将近三个月的努力之后,在他的疯狂吞噬之下,血色空间中的血气已然淡了很多,而他的修为提升了上去,八识增强,目力更厉了,自然也能望得更远了,所以,之前无法现的东西,现在却一览无遗,那也很正常不过的了。

    嗖!

    为了观察得更真切一些,岳秋白便使出了无空步,纵身一跃,拔高二十丈,悬停在那里,抬头,认真观察了起来。

    “咦?这是……我好像就在水底?”

    “莫非这个血色空间当真就隐藏在井水之下?”

    “难怪说这血色空间的外形其实就是一个大而固的气泡?”

    “那么若是我能刺破气泡的话岂非就可以出去了?哈哈,太好了……”

    “嗯!姑且试一下看吧……”

    “极光一刀斩!”

    冷喝一声,手中的血天之刃就化作一道血色的极之光直冲而上。

    下一刻,嗡的一声巨响,整个空间就猛烈颤动了起来,空气激荡。

    但很快,一切的波动就平息了。

    血天之刃又回到了岳秋白的手中,低头查看了一下,兵刃完好无损。

    “嗯?八成的力度不够吗?”

    “也罢,那么我使出全力再来一击吧!”

    一念及此,岳秋白便抖出吃奶之力又来了一记

    死光一刀斩!

    血天之刃化作一道手臂一样粗的通天神芒冲天而起。

    “嗡”

    下一刻,血色空间又猛烈的颤抖了一下,不过,仅过了几个呼吸的光景又平息了下来。

    “嗯?这空间之膜竟如此坚韧?”

    “好吧!也许是血天之刃这一把半圣兵的锋利程度还不够,那么,我就只好亮出鸣月圣刀了,让你品尝一下真正的圣兵的威力吧!”

    死光一刀斩!

    依旧是一道通天神芒冲天而起,不过虽是同样的招式,却有不同的视觉效果,与上一道相比,这一次的神芒乃深蓝色的,大腿一般的粗壮。

    哔!

    下一刻,岳秋白猝觉空气一紧,接着一阵哗啦啦的巨响就传了下来。

    “不妙……”

    岳秋白来不及多想,赶紧运转大吞天法之吸力诀,立时形成一个茧子一般的无形力场把自身包裹住。

    只见,血色空间被洞穿一个窟窿之后,在庞大的水压之下,顷刻之间就崩塌了,然后无穷无尽的水流就狂泄而下,一下子就冲击在“力茧”之上,直接将其拍飞。

    包裹着岳秋白的力茧向下飞去,很快就到底了,又狠狠的撞在坚硬的岩石上,差点儿就碎掉了。

    这还不算完,跟着滔滔之水又冲刷而来,无穷大的力量当场一压,终于还是把力茧给碾碎了。

    “噗”

    胸口一闷,喉咙一甜,岳秋白就不由自主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尔后直接就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岳秋白清醒过来之时,他现自己浮在水面之上,头顶一轮明月当空照,散出轻柔的光。

    “圣月?”

    “哈哈!我没死,而且还真的脱困出来了?”

    “太好了……太好了……”

    “这……果真是一口深井呐?”

    “怪哉!这水的浮力怎地这般大,竟可承受得住一人的重量呀?”

    这时,岳秋白站了起来,他也没有运转真气,周身放松的站着,竟然不下沉下去,不由就觉惊奇了。

    弯身,用手兜起一手掌心的井水,借着洁白的月光一看,现此水猩红如血,却无腥味。

    “算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没必要深究这是什么怪水了,我如今还在井中,先想法子出去再说吧……”

    岳秋白抬头又望了望,估了一下自己的位置距离井口大约有一千来丈的样子吧。

    这样的距离,对于一般人而言,可能高不可攀,但在岳秋白的眼中却也不算什么的,只要有地方给他借力,那么也就是几十个提纵的动作而已。

    “嗯!此井虽深,但可难不倒我,不过,我眼下才醒来,体内的气机有一点紊乱,先调节一下再说吧!”

    刚醒过来,岳秋白感觉自身的状态有一点点虚弱,于是,他也不急着就上去,而是打算先修炼一下,待把状态调节好了,再出去也不迟的。

    于是乎,岳秋白就直接盘腿坐在奇怪的井水之上,双目一合,便进入了那无天无地无我的禅定之中。

    法诀一引,丹田中的三个黑洞就疯狂地运转起来,立时就见无数天地灵气朝他蜂拥而来,纷纷注入他的体内。

    修炼无岁月,岳秋白这么一打坐,却就忘却了时间,忘却了天地,忘却了自我,沉浸于一种美妙的意境之中,不可自拔。

    体内的真气飞的提升着,身体渐渐滋生出一股可掌控一切的强大感出来。

    变强的感觉真是玄妙呀!

    当岳秋白感受到一束强光投射在身体之上时,这时他才停止了修炼。

    “嗯?竟然是中午了……那么我岂非修炼了很久了?”

    “吁”

    “我似乎突破成为了七阶月师?哈哈!真气浑厚的感觉可真玄妙呀……”

    “嗯!这只是一点小成就而已,不足自喜……我还须加倍努力吧!”

    “对了!鸣老说过的,我只要把第三层的吸血诀练成,那么便可以找出跟屁虫,然后加以炼化……”

    “嗯!我索性先把此虫解决了再出去吧,不然,留它在体内,始终是一个隐患呀……”

    当下,岳秋白又合上两眼,运转大冥神术先内视一下身体。

    玄之又玄的灵魂之力在体内沿着经脉游走了起来,所过之处,身体的种种情况就清晰地反馈回识海之中。

    “哈!终于现你了,小虫子!”

    当灵魂之力扫过尾骨之时,岳秋白就现了一条白白胖胖的虫子寄宿在尾骨之中,蜷缩成一团,似乎正在沉睡当中。

    “哼!小样的,看我怎么灭了你?”

    意念一引,无数游丝一般的真气就从四面八方朝跟屁虫包抄而来。

    这时,跟屁虫似乎也预感到了不妙,身躯猛的一阵蠕动,就想逃走。

    可是,一切太迟了,真气所化的网陡然一个收紧,就把它严严实实地包裹住了。

    接着,包裹着跟屁虫的那一团真气就熊熊燃烧了起来,不多久就把跟屁虫炼成了一股精纯的血气,最后就让岳秋白给吸收了,白白的便宜了他。

    就这样,原本让他寝食难安的一场危机就让他轻轻松松的给瓦解了,消弭于无形。

    身上的隐患一除,顿时,岳秋白就感觉整个人就无比的轻松了起来,神清气爽,念头通达,体内的精气神运转起来就更加的顺畅了,而修为似乎也提升了那么一点点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