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血阳
    此剑,名为血阳之剑,是一把极品灵兵,锋利无比。?

    一般人见了这么一把利器,估计就被吓得胆战心惊了,不战而屈人之兵。

    不过,岳秋白连圣兵都见识过好几件了,区区一件极品灵兵却也不算什么了。

    “小子!准备看招吧!”

    飞阳老祖斜睥了岳秋白一眼,尔后,真气一转,血阳之剑就飞旋转了起来,并爆出一股无比刺目的强光,晃得人眼生花。

    剑身旋转到极致之后,人眼看上去似乎是静止不动的。

    蓄势已足,这时飞阳老祖冷喝一声:“小子!受死吧!”

    声落,手臂向前一送,血阳之剑就化作一抹夕阳一样红的神芒破空而去。

    岳秋白与他相隔并不远,其势又快,可以说,若是换了任何一个月宗之下的存在,估计就这么一下子就被击杀了,根本对抗不得。

    但,岳秋白的飞天大遁法实在太玄妙了,无距步一出,身子便直接消失不见了,了无痕迹。

    下一刻,当岳秋白再一次现身之时,他已来到了飞阳老祖的左侧,相距大约十步之远的样子。

    “什么?这小子真躲过去了……”

    那一刻,飞阳老祖的心中充满了大大的惊诧。

    不过,他作为一个老人精,脸上却至始至终没有出现什么波动,倒也保持着一副镇定的神色。

    飞阳老祖一招手,血阳之剑就飞回了他的手上。

    “嗡——”

    再次运转真气,血阳之剑又高旋转了起来,并出一阵嗡嗡之音,有如一头愤怒的蛟龙在长吟。

    “喝!”

    飞阳老祖冷叱一声,一挥手,血阳之剑化作一头怒龙呼啸而去,带着一条长长的火焰之尾,势如流星。

    这一击,飞阳老祖已竞了全力,声势极为浩大与可怖。

    面对这一剑,岳秋白依旧神色平静如水,待飞剑临近,他陡然一闪,又成功的躲闪了过去。

    “这……”

    这一次,飞阳老祖的脸色变得好不难看,召回飞剑之后,一咬牙,他极为不甘心地给岳秋白又来了一击。

    不过,依旧没什么用。

    修得大涅槃术,练成一元真身之后,岳秋白如今的实力大有提升,连一、二劫的妖王都可对抗一二,至于月祖强者的话,不管低阶的,或是高阶的,统统都不是他的对手。

    换而言之,一切月祖强者的手段,在他的面前都不起什么作用,轻松之间可破去。

    岳秋白哈哈一笑,看向飞阳老祖,冷声道:“飞阳老祖,三招已过,你还有没有什么绝杀手段的没有?快抖出来吧!再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时间一到,本人便送你见阎王去。”

    “你……”

    这一刻,飞阳老祖已不觉得岳秋白的语气狂了,忽忽之间,他的眼底不争气地出现了一抹惧色,同时心中一颤,一股冷气就冒了起来。

    这一刻,他正想溜之大吉,不过,面子忽地一热,心中又有一个念头告诉他这样做未免太丢人了。

    最终,飞阳老祖一咬牙,怒咤一声,挥动手中的血阳之剑就朝岳秋白冲杀了过去。

    不得不说,飞阳老祖的剑法造诣相当了得,他的这一门独门剑法——血阳怒河剑法已被练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剑法施展开来,一时之间,漫天剑光便犹如一条怒河朝岳秋白席卷了过去,具有席卷天下之大势。

    同时,脚下的无尽黑沙化作无数龙蛇缠向岳秋白,一派要把他生生活埋的架势。

    不过,岳秋白却犹如一块千年不化的磐石,任凭风吹、雨打、浪击、沙拍皆岿然不动。

    飞阳老祖越打越心惊,他已把吃奶之力都使了出来了,别说砍中一剑半剑的,却是连对方的一片衣角都没碰着,不由就冒出了一身冷汗。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这时,只见岳秋白忽然一闪冲天而上。

    尔后,他便悬空而立。

    “凭虚御空?此子莫非竟然一尊月宗大能?”

    这一刻,飞阳老祖的心不知怎地,忽变得拔凉拔凉的,他仰视着岳秋白,感觉此人是那么的伟岸与不可战胜。

    一股无力之感深深的笼罩着他的一颗心,让他泄气不已。

    岳秋白俯视了飞阳老祖一眼,眸子之中冷电流转,冷俊无比。

    “飞阳老祖!你的时限已至,本人现在就送你下地狱去吧!”

    说完,岳秋白学飞阳老祖伸出了右手,心念一动,鸣月圣刀就浮现于掌心之上。

    真气一催,鸣月圣刀就呜呜疾旋了起来,快绝伦,甚至周边的虚空都已被扭曲了,让人看上去,此刀好像变成了一条小蛇,扭来扭去。

    三息之后,时机已熟。

    这时,岳秋白又冷喝一声:“飞阳老祖,拿命来吧!看招——”

    手臂向前一送,鸣月圣刀就破空而去。

    幽蓝之芒飞来,落在飞阳老祖的眼中,他看到的不是生之希望,而是死之绝望。

    这一刻,在死亡的威逼之下,什么面子都已不重要了,他只想逃,并尽快的逃离,可是,忽然之间,他的腿肚却不争气地抽筋了,根本挪动不得。

    于是,他的人生注定要以悲剧来收场了。

    鸣月圣刀一斩而下,蓬的一声,直接就把飞阳老祖居中劈成了两半。

    没有血光飞溅,因为,他的一身精神已被鸣月圣刀一抽而空。

    秒杀!

    一招就秒杀了一尊月祖。

    这便是岳秋白如今的实力,很恐怖。

    飞阳老祖被击杀之后,他的两边尸体很快就被黑沙给吞没了。

    当然,还有他的那一把血阳之剑也一并沉入了黑沙之中。

    这一把血阳之剑虽不赖,但岳秋白却看不上眼,不然,他大可出手一捞,还是来得及抓住的。

    不过,他认为这一把血阳之剑肯定沾过了不少儿童的鲜血,是一把不祥之剑,不要也罢,就让它永沉沙底吧。

    击杀了飞阳老祖之后,岳秋白于空中一动,身形一闪,登山而上。

    岳秋白这是想上山去看一看飞阳老祖的老窝,看有没有还活着的儿童,然后将之解救出来。

    这一座山峰并不怎么高耸,也就三百来米高的样子,很快,岳秋白就登上了山顶。

    山顶上,有一间石屋孤立在那里,占地挺大,颇为宏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