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8章 第768 冒泡的湖泊
    送别了燕、白二人之后,岳秋白收拾了一下怅然的心情,尔后,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噬魂之旅。

    只见他变幻成一把神威煌煌的吞天神锋,纵横于太巫心境之中,所过之处,轻轻一刺,就带走了那一些凶魂,不留下任何一点痕迹。

    杀!

    杀!

    杀!

    岳秋白的元神所化的这一把吞天神锋简直就是死神之器,一路杀将过去,不知有多少凶魂饮恨而亡,从此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飞呀飞。

    也不知飞出了多远?

    这时,前面陡然出现了一个宁静而优美的湖泊。

    “嗯?这一个湖泊有古怪……”

    进阶至出窍期之后,岳秋白对于冥冥之中的危险的预知能力更加的灵敏了。

    他一眼就看出这一个风景优美的湖泊有一些问题。

    于是,他就没有冒然的飞越过去。

    而是,选择降落在远处的一块大青石上,然后暗中进行观察。

    认真一留意,他就发现湖泊的中心不断的有气泡冒出,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而这一些气泡升起了十几丈之高依旧不破,极为牢固的样子。

    “嗯!这一些泡泡有古怪……”

    “也不知这一些泡泡是怎么来的?”

    “莫非湖底蛰伏着一头喜欢吐泡泡的凶物不成?”

    正当岳秋白处于思虑之间,忽见一头飞鸟形态的凶魂从湖面上飞掠而过,十分迅猛,一如闪电一道,可冲破一切的样子。

    只是,当它不小心的碰上一个泡泡之时,登时就见它的形体急剧地变小,并一头扎入了气泡的内部。

    然后,那一个气泡就向下落去,并很快就沉入了湖泊之中。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岳秋白等了好久,也不见那一头飞鸟脱困出来,便就推测它必定是凶多吉少了。

    “什么情况这是?”

    “莫非这一个湖泊并不是真正的湖泊,其实却是一个异形的凶魂不成?”

    “嗯!此景太诡异了一些,我还是多观察一会再说吧。”

    于是,岳秋白就耐心地等待了起来。

    可是,这么一等,已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也不见那一个倒霉的凶魂前来送死。

    似乎,这一个湖泊在这一个奇幻空间中乃是一处凶名远播的绝地,稍微聪明一点的凶魂根本不敢靠近。

    “该不会鸣老所说的异数之心就藏在湖中?”

    “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只要我炼化了它,岂不是就可以掌握了这一个太巫心门啦?”

    “哎呀,不好,不知不觉竟逗留了这么久,我已开始感到一丝疲惫了……看来,该出去了……嗯,先出去把精神养好,并与鸣老商量一下,明天再来吧。”

    当下,岳秋白就果断的调头往回走。

    ……

    元神归位,下一刻,岳秋白就睁开了眼睛,眸子之中出现了一丝疲倦。

    四下看了看,见一切如常。

    于是,他又闭上了眼睛,然后静静的养神。

    良久,只见他再度睁开了眼睛,这时,眸子之中的疲色已淡去。

    然后,就见他起身走出大门,来到了那一个广场上。

    唤出小石猴,陪它对练了一趟拳法。

    再然后,一人一猴御空而起,沿着盆地的边缘巡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稳定的因素。

    于是,便就很放心地飞回黑暗神殿去。

    回到神殿,盘坐在王座之上,然后就运转大吞天法,催动本命神兵释放出一股能量,用来润泽身体细胞,一步一步的同化它,慢慢的把肉身转化成吞天之体,而一旦转化成功,再成功地经过天劫的洗礼,便可成就月王之境。

    不过,尤其身体的细胞太多了,这一个通化的过程实在是一个漫长无比的过程,有的人穷尽一生的时间也无法如愿。

    总之,月灵与月王之间隔着一道天堑一般的鸿沟,并不是那么好跨越的。

    修炼了一个小时之后,他接着又参悟了一下逆天第六剑。

    足足又参悟了一个小时之后,他方才停下。

    最后,估摸着天色已晚,于是就斜靠在王座上入睡了。

    一夜无梦,美美睡了一觉。

    次日醒来,精神大好。

    起身,出门,在广场上独自耍了一套剑法。

    完了之后,又回到神殿之中,坐在王座上,以意念沟通鸣老,把在太巫心境中见到那一个冒泡泡的神秘湖泊一事与他说了,并征询一下他的看法。

    但鸣老却告诉他,当初他进入太巫心境之时,虽也发现了一个湖泊,但湖面却是风平浪静的,也没有冒什么泡泡,并没有发现什么神异之处。

    如此一来,他从鸣老那里就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指导意见,一切就只能靠他自己摸索了。

    当下,结束了与鸣老的沟通之后,他当即就开启了太巫心境之旅。

    元神入得其内,变幻成一道闪电穿行空中。

    不多久,他就来到了那一个湖泊之旁。

    不过,这一次,湖面却是很安静,并不见泡泡冒出来。

    “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冒泡泡了呢?”

    “莫非湖中有一头爱吐泡泡的凶魂不成?当它醒着时就吐泡泡,而入眠时就不吐了。或是睡时吐,醒着不吐?”

    岳秋白心中疑惑不解,不过,他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躲在老地方继续耐心的观察。

    可是,他等了好久,什么动静也没有。

    不见泡泡冒出来,亦不见什么凶魂飞过。

    “话说,这样干耗着也不是一个法子哩……”

    “嗯,我该主动一点才行的。”

    如是这样想着,于是乎,岳秋白就从那一块大石跳下,然后,对着大石猛地一脚踢出。

    大石虽沉,但也禁不住岳秋白的一脚之力的。

    呼然一下,大石就飞了出去。

    而当它恰好飞至湖中央之时,势尽而落,咚的一声,就砸入了湖水中,溅起了老高的一片水花。

    闹出的动静挺大的。

    如果说,水中有什么凶魂的话,多半会被惊动的。

    可是,半晌过后,也不见一条小鱼浮头上来,真是浪费了他的表情了。

    “嗯?居然没什么反应……”

    “呵呵,看来,若不是湖中的东西太聪明,沉住了气,便就是它睡得太死而不知觉……”

    “也好!我就冒险与你斗一斗吧……”

    一念及此,岳秋白身形一动,便就飞至了湖中央,悬停于三丈来高的地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