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节 暗影楼
    岳秋白定眼一看,发现那跟在王伯身后的是一名女子,三十多岁的样子。

    她的长相与赵兮儿有几分相似,不过,其身上多出了一股成熟与华贵的气质。

    很快,他们二人就来到了近前。

    那女子一停下,快速的扫了岳秋白一眼,便把目光投向了赵兮儿。

    赵兮儿也正好把目光看向她。

    于是,四目相对。

    而对望了三息不到,双方的眼中就泛起了一阵晶莹之光,似乎有液体要滴下来了。

    “娘!我是兮儿,我回来了。”

    “兮儿!你真的我的兮儿,太好了,太好了……”

    是的,来的这一位贵妇一样的女子正是赵兮儿的生身之母赵秀秀。

    且说,母子之间,心血相连,哪怕分开了好多年,哪怕彼此的容貌已大变,照样也能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母子相认之后,确定了赵兮儿的真伪。

    当下,赵秀秀就让那一位王伯按动一个机关,暂时关闭了山门这边的阵法,然后放岳、赵二人走了进去。

    入得山门,母子二人深情地拥抱了一下。

    而后,赵兮儿帮岳秋白与赵秀秀相互介绍了一下。

    然后,岳秋白与赵秀秀又客套了一两句。

    忽而,赵兮儿有一些迫不及待的问:“娘!赵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外公他还好吧?”

    赵秀秀微微一笑,道:“兮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房间再说吧。”

    赵兮儿点了一下头,道:“好!”

    于是,岳秋白就跟在母子的身后,一同踩着石阶登上山去。

    不多久,石阶已走到了尽头。

    这时,一大片红墙绿瓦就映入了岳秋白的眼中。

    大约估算了一下,不下于一百来间。

    看来,赵家的人丁还挺兴旺的。

    此时,可见一些仆人在那里干一些浇花除草之类的事情,挺忙碌的。

    很快,三人就走进了一间明亮的大厅之中。

    “岳公子,请入座。”

    “好的。”

    落座于一张八仙桌之后,就有一名侍女端上了茶水与点心。

    于是,接下来,三人就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当然,话题的制造者主要就是她们母子二人,久别重逢,话儿很多,怎么说也说不完的样子。

    至于岳秋白,他很少插得上话,于是就只好在一旁当一个聆听者了。

    而足足聆听了一个时辰之后,岳秋白大概就清楚了,赵家这一次所面临的劫难是什么。

    原来,不知是什么原因,也不知赵家的人究竟得罪了什么人?

    被人用钱买凶,请动海月国最出名的杀手组织——暗影楼来对付赵家。

    提起这一个暗影楼,虽说比起闻名于整个大陆的七煞堂,名声小了一些。

    但它的整体实力却是也没差多少的。

    七煞堂有一尊七煞真王坐镇,但暗影楼也有一尊月王级别的暗影剑王把门面撑了起来。

    七煞堂的高端战斗力还有大七煞与小七煞,一共十四人。

    而暗影楼的高端战斗力也有“猎影双使”与“追影十三卫”,一共是十五人。

    嘿嘿,论数量,暗影楼还多出了一人呢。

    当然,若论质量的话,暗影楼的这十五人却就比不上七煞堂的那十四位了。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个暗影楼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那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非一般的势力所能颉颃,也非一般的人敢去招惹。

    而幸好,赵家被一门极其逆天的六龙回日大阵守护着,所以才不至于让暗影楼在短时之间就击垮。

    不然,就算赵家的家主赵武原是一尊已初步凝练成了真王法身的半王大能,那也守护不住的,估计早就被抹平了。

    不过,暗影楼的人虽然一时灭不了赵家,但据说,已倾巢出动,围住了整座白鹿山,埋伏在四周,一旦有人偷偷的溜下山,那么,必然就会遭到伏击。

    有道是,树大有枯枝,家大有逆子。

    赵家,人丁兴旺,总有那么几个叛逆的存在,他们可不信这个邪,认为暗影楼的凶名有虚,是吹嘘出来的,不值得那么敬畏。

    于是,就偷偷的溜下山去。

    可是,一旦这些人脱离了六龙回日大阵的守护,很快就成为了雪地中的一具冰冷的尸体。

    而被围困三天不到,赵家的人就被杀死十几位之多。

    面对凶如虎狼一样的暗影楼,赵家当真是无可奈何,正面交锋,必定是斗不过的,暂时只能躲在六龙回日大阵之中,熬一天是一天。

    不过,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很清楚,六龙回日大阵的消耗太厉害了,纵然凭借赵家的几代人的积累,所攒下的月石的数目虽庞大,但总也有限的不是?

    终有一天,当月石耗尽之后,当六龙回日大阵停止运转之际,那就是血染青山的时刻。

    这一场劫难,对于赵家而言,似乎无可避免。

    所以说,赵秀秀见到女儿安然归来,她一半极为高兴,另一半又极为忧心。

    她真的很担心女儿这一次会随着赵家一块被毁灭。

    而见到赵母这样的忧心忡忡,岳秋白忍不住插了一句话,拍着胸脯叫她不必担心,区区一个暗影楼,他会出力帮忙摆平的。

    不过,很显然,赵母也是一个修行者,知道一个月宗与一尊月王之间的差距是不可以道里计的。

    所以,对于他的话,她真的当他只是在吹牛皮而已,不足信。

    至于赵兮儿,她很清楚岳秋白的实力,连黑暗妖王那种凶残无比的存在都可以轻松的击杀,想必,对付区区一尊暗影剑王,难度也不是很大的吧。

    所以,赵兮儿的心情很放松,她也劝慰自己的母亲不必太过紧张。

    她认定了一点,这一次的危机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说不定,赵家经历了这么一劫,从此以后,人心变得更加的凝聚了。

    而不再像以前那样,相互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弄得很没有人情味。

    而聊到这,岳秋白总算知道了,当初,赵兮儿之所以离家出家,那就是因为,赵家的氛围不行。

    只因赵兮儿的外公,也即是现在的家主赵武原太过疼爱她,导致年轻一辈都吃她的醋,于是处处针对她、排挤她、捉弄她、孤立她,让她感觉很没意思。

    最终,她实在待不下去了,于是就只好离家出走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