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2节 审问
    小镇西侧。

    那里有一座挺气派的院落,红墙绿瓦,朱漆大门。

    只见,在大门的牌匾上写着“朱宅”两个烫金大字,颇具气势。

    这一夜,朱宅通火灯明,气氛极为热闹。

    因为,这一天,乃是朱员外的六十大寿,各方宾客来贺,自然得热闹一番咯。

    此时,夜虽已过半,前来贺寿的宾客也已走了七七八八,但还有那么几个留了下来,继续陪朱员外喝酒畅聊人生。

    ……

    “哼!朱猛一家虽然很可恶,不过,看在这一天乃是朱老头的寿辰的份上,暂且就饶过你们的一条狗命吧……”

    “嗯,如果把你们都杀了,也太过便宜你们了……朱猛,且让你先品尝一下失子之痛的滋味再说吧。”

    这一夜,朱宅的人,几乎都已大醉或半醉,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有一条瘦小的身影悄悄的翻过围墙,溜进了后院之中。

    而这一条瘦小的人影自然正是那一个叫冷末风的少年了。

    这时的他,身上穿着一袭夜行衣,脸上也蒙着一块黑巾。

    只见他身手很敏捷的在屋顶上飞掠如风。

    “哼!这个朱家大宅还挺大的,也不知朱猛住哪一间?”

    “呵呵,前面有一个丫头……也罢,那就向她问一下吧。”

    嗖!

    少年凌空一翻,就落在了那一名丫头的面前,并迅猛地出指一点,就定住了她。

    那一名丫头本能地一惊,就欲张口大叫,不过却让他给及时伸手捂住了。

    少年沉声道:“小丫头,识趣的话就别大声嚷嚷,否则,我一剑杀了你,知道吗?”

    这时,那一名丫头镇定了下来,猛然的点了一下头,表示配合。

    于是,少年就放开了手,并直接问话道:“小丫头,我问你呀,朱猛的儿子住哪一间房?”

    那一名丫头迟疑了一下,答:“在……在西厢房。”

    “很好!”

    少年低语了一句,尔后,他猛出一掌,击在那一名丫头的后颈处,当即就把她给击晕了。

    然后,他就不再理会她,转身就直奔西厢房而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西厢房的门前。

    想了想,他就伸手敲了一下门。

    不过,不见回应。

    于是,他就心忖,也许大人还在喝酒,只留那小娃子在里面睡觉吧。

    当下,他就直接推门而入。

    入得房中,借着微弱的月光往床上一扫,果然就见一个大胖娃子在那里呼呼大睡,很香的样子。

    “哈哈,天助我也……”

    少年得意一笑,就走到了床边。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一个胖胖的小娃子,尔后,一翻手,就亮出了那一把漆黑发亮的寻龙剑。

    “小屁孩,今天是你爷爷的寿辰,但也是你的死期……嘿嘿,瞧你长得这么可爱,本人其实也有一点不想杀你的,可是,要怪就怪你投错了胎吧……”

    少年自言自语了两句。

    而后,他把心一横,就举起了手中之剑,对准了小男娃的心脏部位就刺了下去。

    眼见,下一刻,小男娃就要血溅当场。

    可是,当那一把长剑的剑尖刚触及盖在小男娃身上的那一张被子之时,却就忽然凝住不动了。

    莫非是他忽然良心发现而收了手?

    当然不是的。

    那么,他为什么突然就停下了呢?

    因为,是岳秋白及时出手了。

    是的,是岳秋白出的手,因为,岳秋白并不忍心见一个无辜的小生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去。

    所以,他就及时出手了。

    而他当时只是轻轻的一挥手,一道无形的指劲就飞了出去,并击中了少年的一处穴位,就把后者给定住了。

    而他一出手,隐身状态就破除了,立时,他与赵兮儿的身影就显现了出来。

    “是谁?”

    少年忽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便就知道遭了别人的暗算。

    只是,他无法转身,也不能扭头,根本看不见身后的情况,所以也就无法发现岳、赵二人了。

    岳秋白却不回他的话,蓦然一挥手,就把他摄入了暗影空间之中。

    然后,岳秋白说了一句:“兮儿,我们走!”

    语毕,两人就走出了大门。

    再然后,他们就直接御空飞走了。

    便这样,一场已降临到了朱家人的头顶的灾厄就消弭于无形了。

    可以说,如不是岳、赵二人及时出现的话,那么,只怕,这一座朱宅,前半夜沉浸于欢乐之中,而后半夜的话,那就要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了。

    ……

    嗖!

    嗖!

    小镇外,一片荒寂的空地上,忽见一男一女降落在了那里。

    只见那一名男子忽然一挥手,立时就有一道黑影从他的衣袖中飞出,落在地上之后,就变成了一个身穿黑衣的瘦小少年。

    然后,只见那一名男子对准瘦小少年屈指一弹,一缕无形的指劲就击打在了后者的身上。

    再然后,就见这一名瘦小的少年可以动弹了。

    只见少年蓦然转过身,扫了眼前的两人一眼,警惕的问:“你……你们是什么人?”

    那一名男子微微一笑,道:“本人叫白秋,乃海月学院的一名高级书生。”

    好吧,其实,这一男一女正是岳、赵二人。

    岳秋白随口答了少年一句,而赵兮儿却不作声,她打算只在一旁看好戏就好了。

    少年哦了一声,问道:“你……你们把我带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岳秋白笑道:“想干什么?呵呵,当然是想阻止你杀人咯。”

    少年哦了一声,就不出声了,不过,只见他的一对眼珠子在骨碌碌的转动,似是在寻找脱身之法。

    岳秋白忽开口道:“喂!你叫什么?”

    少年随口答:“我叫冷末风。”

    岳秋白道:“冷末风么?呵呵,这是一个好名字哩。”顿了一下,又问,“嗯,冷末风,我问你几句话,你得好好的回答,知道么?”

    少年哦了一声,道:“什么话?你问吧!”

    岳秋白想了想,开口问道:“最近,在这龙门郡有不少小孩神秘地暴毙,可都是你的杰作?”

    少年摇头:“不是!”

    岳秋白又问:“那么是谁下的毒手,你可知道?”

    少年摇头道:“这个……我可不知哦。”

    岳秋白接着又问:“那你说一说吧,你为什么要对一个无辜的小孩下毒手呢?”

    少年道:“因为,那个小孩的父亲与我有仇。”

    岳秋白哦了一声,道:“这样么?可是,冤有头,债有主,他的父亲与你有仇,你不去找他的父亲,却为何要对一股无辜的小孩出手呢?”

    少年道:“因为,我不想让他的父亲那么痛快的死去。”

    岳秋白道:“好吧!这一点我能理解。”顿了一下,忽又道,“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先前,你使一招很玄妙的剑法一举灭杀了一尊月宗大能,究竟是什么人教给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