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公羊
    “伊玛目,虽然你的身份地位尊贵。我们不应该反驳您。但是您这说的是不是有点严重了?咱们怎么会触犯信条呢?”说话的是‘鬣狗’。是除了‘金甲虫’巴希尔以外年纪最小的开学阿訇。

    但是鬣狗有着不同于其年龄的成熟,及其擅长察言观色。所以也是和其他开学阿訇关系最好的一位。若是在平日里,鬣狗的话语会让伊玛目暂时冷静下来。

    向这些开学阿訇们解释自己愤怒的来源,而开学阿訇们自然也会给伊玛目一个台阶。让事情不至于发展到超出预期的境况之中。

    然而今天,伊玛目却并没有如同鬣狗所想的一般。顺着自己的话语接下来,恰恰相反的摘下了自己兜帽的伊玛目平静的注视着自己。一眼不凡。

    不知为何,鬣狗感觉那双眼睛的背后所隐藏的似乎再也不是那个平日里会听从己等意见的慈善老者,而是变成了一个随时会冲上来割断自己喉咙的捕食者。

    “我让你说话了吗?”伊玛目声音平静的问道。

    鬣狗本还想张嘴反驳一下,但看了看伊玛目的眼睛。却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沉沉的地下了头。满脸歉疚地回应道,“是我失礼了。”

    假若是在平日,其他的开学阿訇们见到鬣狗这副模样,即便关系再好也免不得幸灾乐祸上一番。然而在此刻,他们却丝毫升不起一丝地愉悦。满心之中剩下的,唯有惧怕引火烧身地胆颤。

    “你们以为,我老了吗?”见到鬣狗自觉地退回了人群,伊玛目移开了目光,继续声音清晰地向一众阿訇们质问道。

    阿訇们沉默着,一眼不发。有了刚刚鬣狗地教训,谁也不想再当这个无谓地出头草。毕竟伊玛目可以忍耐一次无礼地打断,但是谁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容忍第二次。

    “没错,我的确是老了。但是我没有瞎,没有聋,没有傻。你们反对金甲虫地改革,是因为他触犯了你们地利益,他想要改变阿萨辛第一步就是要剔除掉你们这些开学阿訇。

    他和我不同,我喜欢听你们的吵吵闹闹,喜欢接受你们无礼的请求。是因为我认为,决定不能一个人来做。

    但是金甲虫不一样,他虽然说的是要走出阴影。去到阳光之下,去接触那些俗世之中的凡人。但是他真正想做的,其实是要一个没有其他声音的阿萨辛。

    我喜欢他也是如此,因为我就是从他的那个年纪走到了现在。我也曾喜欢毫无反对的声音,喜欢整个教派在我的手掌之中。

    所以你们会反对他,会阻止他。这些我都清楚,蝮蛇,你以为你做的那些小动作我全然不知吗?阻断金甲虫的资金,暗中换掉他的卫队。

    这些我全都清楚,你很幸运,没有跨过雷池。虽然做了很多小动作,但是没有出卖金甲虫,所以。我饶恕你。”

    随着伊玛目的话语落下,站在角落中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慌张的跪在了地面上。即便是在兜帽长袍的遮掩下,都能看得出他慌张的神色。“多谢伊玛目宽恕!”

    伊玛目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将目光投向了第二位开学阿訇。“鳄鱼,你倒是很有趣,选择了和金甲虫结伴。但是金甲虫却不知道,你这个‘盟友’实际上却隐瞒了很多信息。

    甚至包括那个远东人为了会选择和我们作对,以及那个远东人真正的目的。所以金甲虫才会以为那个远东人不过是个普通人,甚至用他作接口,来逼迫我们进行改革。

    所以金甲虫的死,与你有关。”

    被叫做‘鳄鱼’的家伙浑身颤抖着,但却勉强站在原地。似乎是想要维系自己仅存的尊严,他抬起头。对着伊玛目问道,“您的裁决是什么?”

    伊玛目看着他的模样,却忽然笑了起来。“你是和金甲虫的死有关,但是你隐藏信息的原因是蠢,蠢,又自私。所以,你不是凶手。我,宽恕你。”

    鳄鱼在听见伊玛目的话语后,宛如身体中的力气瞬间被全部抽走。一下子瘫倒了下去,连句场面话都说不出口。

    周遭的阿訇们各怀心思的看着跪在地上和倒在地上的两人,盘算着自己的得失。接着,伊玛目继续向前,缓缓地走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从一众阿訇之中爆起一人。他从长袍下抽出两把弯刀,猛地向着伊玛目递身向前。忽闻惊变,一种开学阿訇们不由得大惊失色,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然而他们只看到,伊玛目地嘴角略起一丝似笑非笑地意味。下一刻,这个已近八旬的老人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在众人还未能察觉之时。

    站在原地,对着向自己扑来的刺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刺”“收”

    如此简单的两个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便完成,手持弯刀的刺客甚至都没有意识道伊玛目做了什么,还依旧保持着向前挥刀的姿势。

    然而,

    “嗤!”

    大量的鲜血如同泉水一般从刺客的两只手腕上喷了出来,他呆楞楞的看着自己已经没有了双手的手臂。一时之间竟不知道作何反应。

    但紧接着,巨大的痛楚随之席卷而来,饶是经受诸多训练的刺客也承受不了这样的痛楚,嚎叫着跌倒在地面上。

    伊玛目缓缓地走上前,蹲在了刺客地身旁,饶有兴致地用手指从地面上拈起一只手掌。对着刺客说到,“你是怎么敢对我出手的?公羊?还是用这么愚蠢的方式。

    我们教派的名字,就是刺客之名。你却像个莽汉一样,当着我的面,对我挥刀。你不光蠢,还没有耐心。”

    公羊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努力的咬牙克制住强烈的痛感,然后对着伊玛目说到,“我有什么办法?我总不能束手就擒的等待着你的的处死。”

    “谁说,我要处死你?”伊玛目忽然低下头凑到了公羊的耳旁,对他低声说道。“我其实只知道他们两个做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