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混乱的唐婉
    无视周围人奇怪的眼神,陈升大步的向着餐厅跑去,才一进门就看到唐婉毫无异常的坐在座位上小口的啜着手中的红酒。“唐婉,你没事吧?”

    “什么?当然没事啊?你这一头大汗的上哪去了?”唐婉看着陈升一脸紧张的模样不由得笑了起来。

    陈升环顾了一周,并没有见到什么异常,不由得暗自思忖。难不成是我想多了?那小子就是凑巧到这了?

    回过神见唐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他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我这不是怕你跑了么,从来没跟这么大美女一起吃过饭,能不紧张么?”

    唐婉放下酒杯叹了口气,“唉,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除了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就是顾左言他的。真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多秘密。”

    陈升闻言咧嘴一笑,“你还好意思说我?神秘的特工小姐?”

    “咳咳咳,什么特工。你别胡说。”似乎被戳破了秘密,唐婉被红酒呛到了一口。心虚的捂住了嘴。

    陈升笑笑不再追问,而是也拿起酒瓶给自己的杯子倒了起来。“趁我不注意偷偷开了瓶酒是不是?想把我灌醉趁虚而入?”

    “你走开,才不是我开的。谁要灌醉你?这是饭店送的。”唐婉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送的?”陈升微微皱起眉头,喝下一半的酒杯也停了下来。

    “是啊,说我是第一万名顾客什么的,是不是超级幸运?”唐婉的脸颊上泛起一阵淡淡的红晕,看起来说不出的可爱。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陈升看着这样的唐婉却没有丝毫喜悦,反而在内心呐喊起来。

    他用另一只手堵住杯口快速的摇晃起来。接着将酒杯放在眼前认真的看了起来。

    卧槽!还真是啊!

    看着酒杯里沉积物,陈升有些丧气。才在柔软的大床上睡了一晚,就忘了危险的本能么?

    “喂,你还没说,我是不是超级幸运呢?小可爱。”桌子另一侧的唐婉眼神变得迷离起来,她双手拄着脑袋一脸傻笑的看着陈升。语气中慢慢的小女生撒娇的味道。

    “超级幸运个屁!我看你是超级笨!还特工呢这种小伎俩都能中招?快跟我走。”陈升抓住唐婉的手腕,拉着她向外走去。

    唐婉任由他拉着自己,脸上满满的傻笑。

    陈升抓着唐婉走到停车场,才掏出钥匙。就听见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随着一阵强光打到他的脸上。数辆黑色的越野车将他团团围住,接着从车上走下来一群流里流气的混混。

    为首一人,正是他刚才看到的长毛。长毛一只手被石膏挂在胸前,另一只手拎着一根铁棍,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哟,大英雄你这是要去哪啊?”

    陈升不屑的看了看他,“怎么又是你,挨打没够么?”

    长毛摇了摇手,一脸的嚣张。“哈哈哈,还装呢?脑子不晕么?走的了直线么?之前你打断老子的胳膊。是时候还回来了吧?”

    陈升心里咯噔了一下,的确。从刚才开始他的药劲就已经逐渐显现出来。只是他的毅力足够强。还可以保持清醒。但是很明显,此刻的他战斗力绝对不如平时。

    虽然心里有些紧张,但陈升的脸上却依旧平静。他伸出一只手抱住神情已经开始涣散的唐婉,对着长毛说道。

    “呵呵,你那点下三滥的小伎俩也就糊弄糊弄小姑娘。你以为我真的喝了那杯酒么?”

    长毛见他脚步沉稳,面色如常心里不由得也泛起一阵嘀咕,难道说这家伙真的没中毒?

    陈升敏锐的发现了长毛的退缩,于是乘胜追击。抱着唐婉一步步的向着长毛走去。“就是想将计就计看你要做点什么,没想到啊,你这么好骗。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

    长毛见他步步紧逼不由得愈发紧张起来,眼神也变得游离。似乎是要找些退路一样。然而就在这时,陈升却有些压制不住药力。向前踉跄了一步。

    长毛见状神色大喜,对着周围的小弟高声喊道。“他是在这装呢!快给我上!快快快!弄死他!”

    陈升来不及懊悔,双目精光乍现。弯着腰,两只脚同时发力。

    “腾!”

    众人甚至没能看清陈升的身影。他便已死死的扼住长毛的喉咙。将他控住。

    “都别动!再动我就弄死他!”陈升对着周边众人厉声呵斥道。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众人只是愣了一下,便继续向他围来。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你这都是在哪受的小弟?!”陈升见状不由得对长毛说道。

    长毛感受到来自喉咙上的力度越来越强,双腿不由得软了起来,他嘚嘚瑟瑟的说,“英雄!好汉!这不是我的人!我又是被迫来的!饶我一命吧!”

    陈升闻言翻了个白眼,然后松开手从他口袋里掏出越野车钥匙,猛地将他推向围来得众人。同时抓着唐婉翻上了车。

    唐婉迷迷糊糊的全然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但脸色却愈发的红润起来。她靠在副驾驶的车座上喃喃的道“好热呀,陈升,好热。”

    陈升瞥过头,看见唐婉头发四散,衣衫凌乱,只感觉气血上涌。一时间差点压制不住药力。他连忙坐直身体把唐婉推到一边。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阿弥陀佛!

    神神叨叨的念叨了几句之后,他用力踩下油门。脚下的越野车仿佛一只野兽般嘶吼着窜了出去。

    一直躲在另一辆车中的吴林见状再也按捺不住,从车里跳了出来,对着一众混混喊道。“废物!饭桶!快他妈给我去追!追不到我弄死你们!”

    混混们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都赶忙上车追了过去。只有长毛还没从刚才的情景中缓过来,蹲在一旁双眼发呆。

    ……

    另一边,陈升咬破自己的嘴唇努力保持清醒,驾驶着汽车不停地在公路上穿行着。不知为什么他此刻无比想念周琳和她疯狂的车技。

    然而事实是周琳并不在这,他身边只有一个中了迷药的唐婉和身后一堆穷凶恶极的追兵。幸好陈升也是开过坦克的男人,他把速度飙到极致然后一次次疯狂的变道。

    终于在自己彻底迷失方向的同时,甩到了所有的追兵。“呼。”他握着方向盘轻舒了一口气。

    然而在肾上腺素的力量减弱下去之后,他压抑了许久的药力猛地释放出来。他发现自己几乎站不直身体。

    慌乱之下,他看到旁边酒店明亮的招牌。

    难不成,这是命中注定?!

    陈升看着面色潮红已然药力发作的唐婉不由得狠狠地咽了几下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