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迎刃而解
    “你是说有人要动你?会不会是……”唐老爷子不由得接话问道。

    然而吴青山只听了一半就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他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一旁的众人只觉得不明所以,唐婉不由得对唐老爷子问道,“爷爷,你们说的是谁啊?”唐老爷子看了看吴青山,见他似乎没什么异样,于是解释道。

    “r城除了我们吴唐两家,还有个姓王的。他不像我和这条老狗,虽然比了一辈子,吵了一辈子。

    但还算是朋友,那个老疯子容不下任何人。所以这些年我和老狗其实一直在和他斗着。”

    唐婉听到这里,不由得迟疑的问道,“您说的是,r城市长,王一?”

    唐老爷子听见这名字微微的叹了口气,“除了他还能有谁,不过老狗说的对,那个老疯子独是独,但是不会用这种手段。他要是想对我们下手,会让我们知道的。”

    听了唐老爷子的话后,众人不由得陷入一阵沉默。毕竟连对手都不知道的战斗以及这接连不断的暗箭看起来是那么可怕。

    “我觉得,我们目前没必要想那么远。”还是陈升打断了这让人窒息的寂静,在经过好一会的休息后,他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逐渐的恢复了过来。于是支起自己的身体,慢慢站了起来。

    “敌人是谁,我们可以以后在找,但是现在。危险是迫在眉睫的,我们的船在向着大海深处全速前进,而我们并不知道在目的地等待我们的是谁,或者说是什么。

    与其费劲心血在这琢磨放出暗箭的人是谁,倒不如先全力以赴把这暗箭躲过去再说。”

    陈升的一番话说得吴唐两个老人都连连点头,吴青山顿了顿。然后对陈升说道,“活了一把岁数倒是没小友看的清楚,你说的对。

    我们现在的危机还没有解决,没有理由去操心那么久远的事情,从现在开始。这条船上的一切,都由你全权负责。

    包括我和哑巴,只要你能带我们脱离险境,那么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然而陈升却一脸拧巴,“我就是给你们鼓鼓劲,怎么还都归我管了。”

    唐婉见他这幅模样,不由得偷偷在他腰间掐了起来。陈升龇牙咧嘴的忍着痛,无奈的说道,“好好好,我管我管。不过有件事你们应该知道。”

    “哦,什么事?”众人闻言都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陈升默默地叹了口气,这条船要沉了。

    …….

    “你为什么不让那个大个子跟你下来?”王探员跟在陈升的身后,在一片漆黑的管道里吃力的爬着,言语间全是埋怨之意。

    “我倒是想,但是他不是塞不进来么?真不知道他那身肌肉有什么用,也不防弹你,还耽误事。”陈升无可奈何的解释道。

    然而王探员却丝毫没有理会他解释的想法,而是继续说道。“那还不是赖你出的这个主意,一定要从管道下去修船!”

    “我有什么办法,爆炸很明显伤害到了最底部的船体,导致最下层的舱室进水。假如这条船是可控的,我们只需要稍微减速就能正常行驶了。

    也不会影响到邮轮的运行,可是现在它失控了啊!照着这个速度下去破损迟早会扩大,想修补破损的船体只能从舱室里或者船外修补。

    船外不提了,而漏水的舱室因为自动执行了安全条例,所以已经全部封锁了。我们唯一能进去的方法,就是这些管道了。

    哦,对了。咱俩还得快点爬,如果破损舱室的水位升到通风口的高度,那么管道也会被锁死。无法通过,咱俩就死透了。”

    王探员闻言不由得停下了自己前进的步伐,一脸抓狂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下来之前不告诉我!”

    陈升撇了撇嘴。“我要告诉你你也不能下来啊?不过没关系你之前不是说了吗,你们cia特工无畏生死什么的。”

    王探员顿时语塞,不知道如何作答。

    两人小心的爬行了数分钟后,终于见到了一丝光明。陈升双手抓在通风口处的栅栏上,从腰部发力,揉身向上。身后的王探员只听见‘彭’的一声。

    那铁栅栏便被猛地轰了出去,陈升一脸轻松的拍了拍手,然后从管道里跳了出去。

    王探员跟在他的身后,犹豫了片刻然后问道。“你刚才那是功夫?”

    陈升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们cia也看武打片么?你是不是觉得我还能飞檐走壁什么的?不是功夫,一种运劲的方法罢了。”

    即便是听了陈升的解释,王探员也不由得啧啧称奇。

    陈升没有理会这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外,而是在水里不停的趟着,找寻着出水点。“别在那拍马屁了,赶紧找破损处!”

    陈升头也不回的说道,王探员虽然是长了一张华人面孔,却是实打实生在美国的第三代移民,虽然会。但也并不如母语般纯熟。

    听见了陈升的话后,他迟疑了半天。还是靠近陈升的后背,然后。狠狠的拍了陈升的屁股一下。

    “啪!”

    清脆的巴掌声回响在空荡荡的舱室,陈升缓缓的回过头。看着一脸笑意的王探员,不由得一脚踹了过去。

    王探员猝不及防之下被狠狠的踹翻在水里,他一脸委屈的问道。

    “干什么!”

    “什么干什么!好好在这执行任务你拍我屁股干什么!你取向怎么样我已经不在乎了!你和抛媚眼我也没说什么!怎么还能上手!”

    王探员被陈升一连串的话瞬间说懵了,他犹豫了半天才挤出三个字,“拍马屁….”

    “你拍的是我屁股!”

    “是啊,没有马。”

    陈升看着王探员一本正经的样子,瞬间语塞。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就在这时,舱室内的灯光瞬间暗了下去,片刻后,红色光芒开始不断闪烁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水位快到通风口了!赶紧找出水点啊!”陈升一脸抓狂的对仍在发呆的王探员喊道。

    王探员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摇了摇头。开始寻找起出水点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