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狼子
    “什么?!”吴青山闻言不由得一愣。“你从哪知道他的?不过,无论你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的。我都不相信你真正的目的会是他。

    虽然那小子的身手的确不错,就连唐老猫那家伙都说如果是搏命的话,自己也不一定有把握稳胜。

    但是现在毕竟不是曾经的冷兵器时代了,如果真有人铁了心对付他。他一个退伍的普通士兵如何招架?

    你和我说你是为了他回来的,我还真的不信。你还是把你真正的目的告诉我吧,不要在这里扯些虚无飘渺的东西。”

    吴青山看着自己的儿子,表情严肃的说道。

    然而吴恒的脸上却并没有被识破的神色,相反的脸上的好奇倒是更加重了几分。“你说唐肃那个老家伙都对他做了那种评价?有趣,越来越有趣了。

    你信不信不重要,但是我的目的的确是他。至于我来到这不过是知会你一声,我回来了。想必你还没有忘记,

    这吴氏集团的所有资产。名义上依旧是我的,你只不过是我的托管人罢了。我想了解那个家伙,必然会动用到一些资本。

    所以如果发现少了什么东西,不要大惊小怪的。知道是被我拿走了就好。”

    吴青山闻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胡乱惹祸。虽然集团资产的所有人依旧是你,但是我们可是有董事会的。

    我能接受你那些荒诞的想法,不代表他们也能。一旦被他们抓住把柄,别说集团,就连咱们的个人财产都保不住的。”

    “啧啧啧,来的时候听人家说。曾经r城鼎鼎大名的‘凶狼’老了我还不相信。看起来真的是安逸的日子过得太多了。

    把你的獠牙都磨平了,几个只会吃红利的老不死还能让你这么顾忌。他们有废话,杀了就好了。哪来的那么多问题。”

    “放屁!你别忘了,我还是你父亲!你在用什么态度和我说话!你以为z国是什么地方,是非洲或者中东那种烂摊子么,亦或是大洋对面的那个被商人支配的‘第一强国’?

    我们的上面还有很多能收拾我们的人,张嘴闭嘴就是杀人。你是在外面过傻了么?!”

    吴青山语气激动,甚至脖子上的青筋都迸了起来。

    然而在吴恒看来,这个曾经让他为之敬仰,恐惧的父亲。已经老了,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如何才能平稳安度晚年的念头。

    吴恒微微的撇了撇嘴,按捺住内心不屑的话语。而是轻轻的笑了起来,宛如一束阳光般耀眼。他拍了拍吴青山的肩膀。

    缓慢的说道,“您已经老了,接下来的事情,没必要,也不需要你来插手。你只管把所有的董事都召集起来,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至于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了。您不如带着你的孙子高高兴兴的去过退休生活就好了。”

    不知为何,吴青山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面孔却感觉对方无比陌生。他不知道吴恒在失踪的这些年里经历了什么。或者发生了什么。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儿子仿佛还是昨日那个朝气蓬勃,对一切充满希望的大男孩。可此刻他却发现。对方身上的凶煞之气竟丝毫不逊于自己。

    他凝视着吴恒的双眼,方久。近乎无可奈何的低下了头。他意识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不再是那个听话的男孩了。

    而且因为曾经的那些往事,他们之间的隔阂已然如若鸿沟。再也无法修补了。想到了这里,他不由得低下了头,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吴青山转过身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小刘么,你去通知一下。今天下午三点在会议室召开股东大会。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言罢,他重重的扣下电话。头也不回的对身后的吴恒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

    接着,转过身,头也不回的从吴恒的身边走过。甚至在路过他身边时都没有抬起头看一眼。

    面对吴青山这样的态度,吴恒倒是并不在乎。早在十七年前,当吴青山对他做了那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心里便已经没有这个父亲了。

    如果不是因为陈升,他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会重新回到这座城市。

    他伸出手,轻轻的触碰在落地窗上。手指随着缓慢的步伐,在偌大的玻璃窗上划过。看着脚下这座无比繁华的城市,他的内心平静无比。

    再好的地方,少了一些人。也闲的那么空旷。

    ……

    和周明坐在商场里的陈升并不知道此刻正有一个人为了他渡海而来。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不会太惊讶,

    毕竟算上之前在中东闹出的那些乱子,他已经三次阻碍到地下世界的秩序了。

    此刻在那片阴影中的世界里,陈升这个名字已然成了捣乱者的代名词。不过此时的陈升并没有想那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罢了。

    此时的他在纠结于另一件事情,另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不是,我说琳姐。你买东西我倒是没意见,但是你起码买点车里能装下的呀!这条帆船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让我们绑在车顶带回去么?!”

    陈升一脸痛苦的看着面前温婉的女子,嘴上叫苦不迭。

    “哇!小升你真聪明!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把这个绑在车顶上!太好了!如果是绑在车顶上的话,我还可以再买一些东西!”周琳似乎并没有领悟陈升的真正意思。

    相反,一脸兴奋的放下手中的大包小包。转身又跑进了身后的商城。一旁的周雅戴着耳机,嘴里不停的吹着泡泡糖。一脸平静的看着自己慌慌张张的母亲。

    “喂,别那么愁眉苦脸的。我妈就是这样,你习惯就好了。”周雅对着陈升一脸安慰的说道。

    陈升闻言不由得垂头丧气的道,“又是习惯就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妈还有什么怪癖。本来是琢磨着买个礼物送给唐婉。庆祝劫后余生,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血拼大会。”

    陈升没有注意到,周雅在他提到唐婉的时候,嘴角不自觉得抽搐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