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精彩小说免费!

    钱三运说:“胡书记,我最大的心愿是能够追随你,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胡若曦苦笑道:“这不太现实吧,我如果去了市档案局、统计局、宗教局这类清水衙门,让你跟着我,岂不是拖累你了?”

    钱三运说:“胡书记,其实问题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严重。徐华为虽然是市委书记,但对于你的职务调整,并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上次他在五人小组会议上提出将你调整到市统计局的提议没有能够获得通过,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据我了解,现在徐华为和何胜利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两人在市委常委会上的交锋次数越来越多。徐华为暂时占据优势,不过,何胜利和市委副书记杨啸天关系不错,两人联手,实力也不容小觑。我觉得,在目前形势下,争取何胜利和杨啸天的支持比向徐华为示好更为重要。”

    胡若曦点头道:“有道理。对了,三运,市委党史办有个便函,要我们帮忙查找一个人的下落,你抽个时间去趟县委党史办和县档案馆,看能不能查到有关资料。”

    钱三运接过便函,大致浏览了一遍,说的是江南省的一位离休老干部,名叫刘冬卫,六十多年前曾参加过解放战争,在一次行军中,由于叛徒泄密,刘冬卫所在的部队被敌人团团包围,由于敌众我寡,伤亡非常惨重,在突围时,又遭到敌军伏击,人员被打散,他当时和班长毕阿根在一起。班长毕阿根为了掩护他和战友撤退,不幸中弹受伤,生死未卜。

    刘冬卫和战友撤退后,又加入其他的部队,后来参加了多场战役。解放后,他跟随部队到了新疆,后来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文革期间,他遭受不公平待遇。平反后,一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直到离休。离休后,他随儿子定居在江南省。

    刘冬卫一直有个未了心愿,就是想寻找到毕阿根的下落,如果他还活着,刘冬卫想看看他;如果他不幸牺牲了,想去他的墓地祭拜。

    当年刘冬卫是跟随部队从外地来到江中的,对于那场战斗的具体地点并不熟悉,他甚至不能确定战斗地点是否就在青山,只依稀记得有个地名叫栖凤谷。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刘冬卫曾借出差之机,去临近的东江县寻找过毕阿根的下落,但一无所获。几年后,又写信给青山县的有关部门,但信件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回音。现在刘冬卫年事已高,愈发想念当年救他性命的战友,又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云川市有关部门写信,希望能帮忙寻找毕阿根的下落。

    钱三运想,六十多年过去了,想查找毕阿根的下落,难度可想而知,而且,刘冬卫根本就不记得当年那场战斗的准确地址。

    青山县历史悠久,县名经历过多次变迁。民国十二年,青山县和东江县合并为一个县,叫青江县,解放后,青江县一分为二,又分为青山县和东江县。

    即使刘冬卫没有记错,栖凤谷也不能确定是在东江县还是青山县,再说了,六十多年过去了,栖凤谷也许早就改名了。

    钱三运在离开胡若曦办公室之前,向她请了个假,如实说叶倾城来了,想陪陪她。

    胡若曦同意了钱三运的请假,不过,她有些遗憾地说:“三运,最近身心疲惫,本来想晚上请你帮我做个推拿,看来今晚不行了。”

    钱三运说:“倾城妈妈自从出了车祸后,一直卧病在床,最近病情又有了反复。倾城晚上一定是要赶回去的,她不在青山,我就有时间帮你做推拿。”

    胡若曦笑道:“三运,你有好久没有见倾城了吧?今天再次见面,你晚上还有力气帮我做推拿?”

    钱三运说:“胡书记,白天是白天,晚上是晚上,那就这样定了,晚上帮你做推拿。”

    胡若曦说:“如果你实在太累,就算了吧,我可不想折磨你。”

    钱三运轻声说:“胡书记,我宁愿你折磨我。”

    胡若曦俏脸一红,小声辩解道:“三运,我不是那种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精疲力尽,就不要帮我做推拿了,推拿可不是个轻松活。”

    屋外寂静无声,王春妮虽然在外间办公,但是,她不会贸然开门的,钱三运的胆子陡然大了很多,他凑近胡若曦的耳边,轻声说:“若曦,今晚你不折磨我,那我就要折磨你了!”

    “去你的!”胡若曦的脸红到耳朵根,轻声斥责道,“三运,以后在办公室要和我保持距离,否则,一旦被人撞见,我俩都得完蛋!你走吧,晚上再联系。”

    钱三运回到住处后,见叶倾城正在厨房里忙活。

    “老公,真的提前下班了?我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准备做几个拿手菜,让你能尝尝我的手艺,可现在,我的菜还没切呢。”

    钱三运有些意外,说道:“看来我回来得不是时候,要是迟点回来,就能闻到你亲手做的香喷喷的饭菜了。不过,倾城,你不是说了要将自己洗得白白净净的,等我回来?”

    叶倾城嬉笑道:“老公,要想留住男人的心,就得留住男人的胃。最近一段时间,我一有空就看一档厨艺类电视节目,为了就是能够学做几个拿手菜。老公,我对你可是用心良苦啊,以前我是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为了你,我也是拼了。”

    叶倾城温情脉脉的话语让钱三运无比感动,他轻轻从身后抱住了她,柔声说:“谢谢你,倾城。”

    “老公,你我这是相敬如宾吗?”叶倾城傻傻地问道。

    “算是吧。”钱三运的手极不老实地四处乱摸,叶倾城的身子软绵绵地依偎在他的怀里。

    “对了,老公,忘了和你说件事,我和吴国庆彻底摊牌了,我对他说:我感谢你多年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但是,我已有男友了,我会一直将你当做我的好哥哥的,希望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如果你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恐怕你连我的哥哥也做不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