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精彩小说免费!

    钱三运关切地问:“吴国庆性格偏执,你说话的语气较重,他有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叶倾城说:“我说那番话时,吴国庆面色苍白,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我知道他的心里很难过,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并不爱他。”

    钱三运说:“吴国庆对你的爱已经到了一种极度偏执的地步,我怕他一时想不开,会走极端的。倾城,以后要保持一定的戒备心理,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

    叶倾城笑道:“老公,如果说吴国庆伤心之余,可能会做出自残的举动,我相信;但是,你说他会做出伤害我的事,我感觉那是杞人忧天。”

    钱三运说:“但愿我是杞人忧天吧,不过,提防点不是坏事。”

    叶倾城两手抱紧钱三运的脖颈,在他的脸上吧嗒亲了一下,娇声道:“老公,你关心我,我好感动!我要一辈子就这么缠着你,就像藤蔓附着树干,直到地老天荒。”

    叶倾城的厨艺不算好,看来并没有学到厨艺节目中的真谛。不过,她能有这份心就很让钱三运感动了。

    送走叶倾城,钱三运将市委党史办的便函又仔细看了一遍。便函给出的线索有限,最主要的线索就是一个叫栖凤谷的地方,以及六十多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场残酷的突围战。

    钱三运翻看青山县志,没有发现这场战斗的记载,哪怕是只言片语。也许这只是一场规模很小的战斗,再说了,相距时间太久远,即使留下一些文字资料,也可能遗失了。

    钱三运决定去县档案馆碰碰运气。

    县档案馆和档案局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档案馆业务单纯,是清水衙门,也是适合养老的部门。

    县档案局(馆)是财政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共有事业编制十人,其中,局(馆)长一人,副局(馆)长两人,纪检组长一人,下设四个内设机构,分别是:办公室、业务指导股、档案管理编研利用股和档案信息化建设管理股。

    十人编制,领导占了四名,四个内设机构股长和工作人员只有六人,有的内设机构只有一个人,股长既是内设机构负责人,又是工作人员。

    钱三运在县档案局长莫家华的陪同下去了档案管理编研利用股。

    档案管理编研利用股主要负责做好馆藏档案资料的管理,包括档案的收集、整理、保管和综合利用,共有两名工作人员,一人是股长,一人是普通工作人员。

    听莫家华介绍,该股股长前段时间体检时查出肺癌,正在外地接受治疗,现在只有一名姓张的工作人员。

    “老张,县委办钱主任想查个资料,你帮他查查看。”莫家华满脸堆着笑,面前的老张仿佛不是他的下属,而是他的领导。在吃财政饭的机关事业单位,领导最怕的就是那些不思进取的下属。他们只要不犯原则性错误,领导对他们也无可奈何,反正他们不想进步。

    老张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见到钱三运,板着脸,就像钱三运睡了他老婆似的。

    这种人在机关事业单位比比皆是,年龄越来越大,职务却像得了侏儒症,停滞不前。心灰意冷之余,就对仕途失去信心,转而以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工作、对待领导。别说是钱三运只是正科级的县委办主任,就是市委书记来了,他也一样对其冷眼相待。

    “查什么资料?”老张冷冷地说。

    钱三运将市委党史办的便函拿了出来,说:“张股长,麻烦你帮我查一下,有没有六十多年前栖凤谷突围战的相关资料?”

    钱三运很客气地叫老张“张股长”,可是,没有效果。老张接过便函,瞟了几眼,有些不满地说:“你应该找县委党史办才对!找我有用吗?我们县档案馆基本上都是解放后的资料,解放前的寥寥无几。”

    莫家华赔笑道:“老张,辛苦一下,帮忙找找,这份资料很重要。”

    老张冷冷地说:“我们县档案馆有几万份档案,如果指明要哪一份档案,我或许还能找到,可现在要找的资料,不仅相隔年代太远,而且太笼统,你让我一个人怎么找?”

    老张说的也是实情,面对浩如烟海的档案资料,没有信息化的手段,没有明确的指向,且不论是否有想找的资料,就是有,也是大海捞针。

    莫家华与老张迥然不同,他想进步,想换个有权势的单位,同是正科级,县档案局长的权力和地位自然不能同乡镇长及财政局长、人事局长等强势部门局长相提并论。莫家华想巴结钱三运,对于钱三运查找资料的要求,自然不遗余力地帮忙。

    可是,对于老张这种进步不了又不想进步的老油条,莫家华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能批评,老张脾气不好,如果批评,老张怼回来的可能性是百分之百;又没有什么激励性措施,表扬嘉奖,老张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钱三运也束手无策,可是,好不容易来县档案局一趟,又不能灰溜溜地走了。虽然他可以借口县档案馆没有相关资料为由交差了事,但这显然不是他的办事风格。再说了,他很想帮助老兵刘冬卫在有生之年完成夙愿。

    钱三运试探着说:“张股长,要不我和你一起找找看?”

    老张摆手道:“你啥也不懂,别给我添乱,这样吧,你先回去,我这几天帮你找找看,如果找到了,我通知你。”

    钱三运知道,老张这是在忽悠人,按照他的工作态度,傻瓜才会相信他会查找档案。

    莫家华借坡下驴道:“钱主任,要不就让老张这几天找找看?一有消息,马上向你汇报。”

    钱三运将莫家华拉到一边,问道:“除了老张,有没有其他人可以帮忙查找资料?”

    莫家华说:“档案管理编研利用股就两个人,股长病重就医,显然无法让他回来。老张这个人性格急躁、固执,工作责任心又不是太强,快五十岁的人了,仕途上进步不了,就破罐子破摔,说实话,我对他也毫无办法。不过,他也不容易,从二十多岁就到档案馆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成天与这些陈旧发黄、甚至还有些霉味的纸页打交道,又得不到提升,正常人都会变得不正常。”

    钱三运说:“是的,干部职工的提拔晋升渠道有限,影响了工作积极性,解决这种问题,上层应该做顶层设计,单靠我们县一级无法解决。职位就那么多,僧多粥少,又不能超编。莫局长,老张有什么特别爱好吗?”

    莫家华说:“老张这个人没有什么特别爱好,除了钓鱼。钱主任,你不会是想拉他一起钓鱼吧?”

    钱三运笑道:“我哪有时间钓鱼?”

    莫家华说:“钱主任,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借此与老张拉近关系,进而让他帮你查找资料吧。对了,老张和县宗教局的刘传坤是亲戚,而且两家关系很亲,要不,我给刘传坤打个电话?”

    钱三运一愣,问道:“老张和刘传坤是亲戚?”

    莫家华说:“是的。查找资料是公事,却要通过私人关系打招呼,这就是县档案局的现实。不怕钱主任笑话,我这个局长也很憋屈呢。”

    钱三运说:“像老张这种不思进取的干部,平时如果不犯错误的话,还真的拿他没办法。刘传坤我熟悉,我来打个电话给他。”

    钱三运打电话时,刘传坤正在佛教名山普陀山“考察”,听说要让县档案局的老张查找资料,他无奈地说:“钱主任,这件事我是爱莫能助啊。有件事情我没有及时和你说,我和安蓝蓝离婚了。老张是安蓝蓝的姐夫,我打电话给他,只会起反作用。”

    钱三运有些惊讶地说:“刘局长,你和安股长离婚了?安股长不是已经原谅你了吗?”

    刘传坤说:“蓝蓝确实原谅我了,但前提是我与江倩一刀两断。但是,感情这东西,抽刀断水水更流,想断就能断吗?”

    钱三运说:“那就这么离了?孩子归谁了?”

    刘传坤说:“孩子归蓝蓝了。蓝蓝是个好女人,我对不起她。江倩调到云川后,有次出差到青山,她给我发了条短信,我鬼使神差又去了她入住的宾馆,然后事情就败露了。”

    “安股长又和姐姐去宾馆抓奸?”

    “不是,事后江倩发了条暧昧短信,不巧被蓝蓝发现了,想抵赖都抵赖不了。”

    “你离婚了,江倩会不会继续与你相好?”

    “钱主任,不瞒你说,我现在就和江倩在一起。”

    “好吧,祝你们玩得开心。”

    “钱主任,县档案局老张是蓝蓝的姐夫,我建议你还是找蓝蓝。”

    挂断电话,钱三运心中思忖,是不是找安蓝蓝帮忙说情呢?为了市委党史办的一份便函,有必要动用私人关系吗?再说了,安蓝蓝还会对那晚的事耿耿于怀吗?

    思索再三,钱三运还是拨通了安蓝蓝的电话。不为别的,只为能有一个正当的理由与她交流。

    钱三运躲进一个角落,拨通了安蓝蓝的手机。

    “安股长,我是钱三运。”钱三运心神不安地说。

    “我知道。”安蓝蓝不冷不热地说。

    “安股长,有件事想麻烦你,不知能不能帮忙?”

    “什么事?”安蓝蓝虽不热情,但也没有一口拒绝。

    “县档案局档案管理编研利用股的老张是你的姐夫吧?是这么回事……”

    “这是公事,又不是私事,你直接找他就是,为什么要找我?”

    “安股长,是公事不假,但我找你就是私事了。你的那位姐夫你大概也了解,领导都惧他三分。”

    “好吧,我让他找找看,不过,我不敢保证一定就能找得到。六十多年前的资料,县档案局不一定有。”

    “谢谢安股长,什么时候可以赏个脸,我请你吃顿饭?”

    “无功不受禄,以后再说吧。”

    安蓝蓝能有这个态度,已经很不错了。当钱三运准备离开县档案馆时,他听见老张正在接听安蓝蓝的电话:“他刚才来了……说要找解放战争时期的一场突围战的资料……我等下就去找……”

    “钱主任,等下我再安排两位同志协助老张查找资料,一有消息,马上向你汇报。”莫家华很殷勤地说。

    钱三运道:“谢谢莫局长的关心。”

    钱三运正要离开时,莫家华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钱主任,县地方志办有位老专家,和我是文友,他对青山县情很熟悉,我来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查查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

    钱三运有些欣喜地说:“那太好了,莫局长,你打个电话预热下,我亲自前往拜访。”

    县地方志办和县委党史办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莫家华推荐的那位老专家名叫韦正道,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年近七十,退休后,又被单位返聘。

    韦正道精神矍铄,为人平易近人,加之又有莫家华引荐,所以态度很热情。他仔细看了一遍市委党史办的便函,说:“栖凤谷在青山和东江县的交界处,不过,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改名了,叫幸福村,属于东河乡的。”

    韦正道又说:“栖凤谷突围战是一场小规模的战斗。1948年冬,一支一百多人的部队行军至青江县时,遭遇恶劣雨雪天气,临时驻扎在一个叫栖凤谷的地方。部队有位战士,是原国民党部队起义过来的,这个人长得很帅,但是品性不太好,贪恋女色。他违背部队纪律,偷偷溜出去在村庄里转悠,三言两语就将当地一个地主的小老婆骗到手。不巧此事被地主抓了现行,一审问,这个人就叛变了。地主的儿子是县保安团团长,接到父亲通风报信后,带领一个团的保安团前来‘剿匪’,于是就有了栖凤谷突围战。”

    钱三运大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问道:“韦老师,便函中提到的毕阿根是不是牺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