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精彩小说免费!

    韦正道说:“当年的那场突围战,由于规模太小,并没有留下多少文字记载,我也是前不久才无意中听说有这么一场战斗的。近期,我将前往栖凤谷,也就是东河乡幸福村,实地走访了解当年的那场战斗,将来补写进青山县志里。至于你所提及的毕阿根,我真的不知道。”

    钱三运欣喜地说:“韦老,您什么时候去东河乡幸福村?我可以和您一起去吗?”

    韦正道笑道:“钱主任,看你说的,你是县委办主任,能够陪我一同去栖凤谷,那可是凸显了对这项工作的重视,我是求之不得呢。我明天走不开,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后天去东河乡。”

    钱三运说:“好,那我后天陪您一道去。”

    韦正道说:“好,先这么说了,如果有什么变化,到时候再临时调整。”

    刚走出县地方志办,钱三运就接到了江曼雁的电话:“三运,猜猜我在哪里?”

    作为县委办主任,每天都要看文件通知,前几天,他看过一份文件,省广电局组织的“文化进万家”为主题的播音员主持人文艺小分队下基层活动将来到青山县。根据胡若曦的批示,县委宣传部和县广电局具体承办此事。活动当天,将由县委副书记张义端和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夏巧云出席活动启动仪式。

    当时看这份文件时,钱三运也想过,从电台跳槽到电视台的江曼雁会不会来青山?不过,那只是一刹那间的想法,他很快就将这一想法给否定了,觉得不太可能。至于为什么不可能,纯粹是他的第六感觉。

    钱三运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觉,然而,当江曼雁说她就在青山时,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他的第六感觉并不准确。

    “姐,我知道有这个活动,但没想到你会来青山,真的太让我惊喜了!”

    “本来领导并没有安排我来青山,恰好有一位女主持人临时有事来不了,领导希望我能顶上,并征求我意见,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类意义不大的作秀行为,但一想到你在青山,就同意了。”

    “姐,你在哪里?我想去看看你!”

    “我们刚刚入住金色年华大酒店,刚下车,有点疲倦。听说晚上你们县里的张书记和夏部长设宴为我们接风洗尘。三运,你现在过来吗?”

    “姐,方便吗?你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就过来。”

    “方便,我等下和带队的领导说下,晚上就不参加你们县里的欢迎宴了,你是知道的,我并不喜欢这种场合。三运,晚上陪我去你们县城走走,吃点当地特色小吃吧。”

    “好的,我现在就过来。”

    “三运,我在816房间,等你哦。”

    青山县城并不大,出租车并不多,下班高峰打的困难,不过,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人力三轮车和电动三轮车。不可否认,三轮车带给人们出行方便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乱停乱放、阻塞交通、无证驾驶和宰客等。前些年,县政府也组织过专项整治活动,但收效甚微。

    钱三运拦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去了金色年华大酒店。快到酒店时,他给江曼雁发了条短信:姐,我快到了。

    江曼雁很快回复:816房间。

    钱三运上了八楼,轻轻地敲了几下门,江曼雁将门打开了。

    “三运,你来啦。”江曼雁莞尔一笑道。

    钱三运进了门,江曼雁随手将门关上了。江曼雁关门这个动作让钱三运感到意外。

    就目前两人的关系而言,江曼雁应该是开门迎客,房门一关,即使只是普通的朋友会面,若是被别人看到了,就有点跳进黄河洗不清的味道,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且门窗紧闭,本身就让人想入非非。

    钱三运绝没有想到的是,他进入江曼雁房间这一幕无意中被一个人看到了,这个人就是县委办副主任杭强。

    杭强三十多岁,能力还行,能说会道,长相也说得过去,但有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太圆滑。圆滑不是一件坏事,说好听点就是头脑灵活,但如果太圆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那就为人所不齿了。杭强见了领导点头哈腰,阿谀奉承,对下属趾高气扬,动辄训斥,因此在机关口碑并不好。

    在县政府办时,钱三运和杭强关系就不好。杭强是县委副书记张义端拐弯抹角的亲戚,张义端调任青山后,杭强攀上了张义端,得以从县政府办副主任调到县委办任副主任。

    杭强是个权力欲很强的人,他并不满足于县委办副主任这个位子,一心想上位,一方面,他巴结张义端,不仅卖力为他干事,还时不时地行贿送礼。钱三运获得的张义端的笔记本上就有杭强行贿的记录。另一方面,他处心积虑打击竞争对手。

    原县委办主任调到云川后,副主任刘传坤临时主持县委办工作。为了将刘传坤赶走,杭强费尽心机。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了刘传坤与江倩私通的秘密。趁两人在金色年华大酒店幽会时,杭强在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安蓝蓝的电话,这一幕恰好被李达帮意外发现。安蓝蓝和姐姐联手将刘传坤和江倩捉奸在床。后来,刘传坤被贬到县宗教局任副局长。

    挤走了刘传坤,没想到又来了钱三运。对于这个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杭强又气又恨,工作上阳奉阴违,私下里也处处使绊子。

    由于县委办接待任务多,需要经常和宾馆酒店打交道,杭强长的不赖,又能说会道,手中拥有一定的权力,不仅将青山宾馆的女服务员、已婚少妇刘小娟发展成为情人,还在金色年华哄了一个十七岁的服务员当情人。

    刘小娟在杭强的唆使下,利用为胡若曦打扫卫生之便,偷窃了日记本和避孕套,幸亏甘日新及时破案,要不然,胡若曦的把柄就被杭强抓住了。

    这次省广电局组织的播音员主持人文艺小分队下基层活动来到青山县,张义端和夏巧云负责对接。根据日程安排,明天上午和下午分别在一家企业和一所乡镇演出,今天晚上张义端和夏巧云代表县委县政府在金色年华大酒店设欢迎宴款待播音员主持人一行。

    作为协助张义端工作的县委办副主任,杭强来到了金色年华大酒店,安排接待事宜。他以权谋私,在酒店开了一间房,准备晚宴结束后和小情人约会。

    就这样,他无意中看到钱三运神神秘秘地进入了对面的房间,开门的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而这个女人是省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当然,这时候他并不知道江曼雁就是何胜利市长的妻子。

    杭强凭直觉判断,钱三运和女主持人关系非同寻常,而且极有可能是情人关系,因为如果只是普通的朋友,是不可能关上房门的。

    杭强大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坊间传说胡若曦和钱三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然而,这只是传说,就是确有其事,也需要证据佐证,否则,就是造谣生事。杭强在官场浸淫多年,对于这一点是心知肚明的。

    上次听刘小娟说,胡若曦的日记本里记载着胡若曦和钱三运的感情纠葛,可惜,刘小娟只翻看了几页,还没将日记本转交给杭强,就被抓住了,人赃俱获。杭强后悔得要吐血,如果能将那本日记本掌握在自己手中,不仅能将钱三运赶走,还能控制住胡若曦。好色成瘾的杭强甚至想,也许还能要挟胡若曦和他发生性关系。然而,这一切都只是幻想了。明明知道钱三运和胡若曦有私情,但强有力的证据得而复失了,证据丢失与没有证据没有什么两样。

    杭强躲在江曼雁对面的房间里,思索如何抓住钱三运和女主持人私通的直接证据。思前想后,杭强决定铤而走险,他发了一条短信,将十七岁的小情人叫到了房间。

    江曼雁今天是一件碎花无袖衬衫和一条白色的牛仔短裤的穿搭。碎花无袖衬衫带有隐约的透明感,时尚中又带有几分性感,衬衫的纽扣设计在后背,而无袖的元素,让她迷人的香肩一览无遗。和衬衫搭配的是白色的牛仔短裤,裤脚采用了毛边设计,穿在身上,很好地将她的美腿给展现了出来。

    江曼雁乌黑的秀发,盘在头顶上,几条刘海梳到脸颊旁。一对晶莹剔透的耳环,显得是那么的精致。两条绣过的眉毛,笔直而高挺的鼻子,红润的樱桃小嘴,还有那白皙娇嫩的脸蛋,都表明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钱三运看着面前的江曼雁,有些心慌意乱。

    “姐,你真美!”钱三运忍不住赞美了一句。

    “三运,工作还好吧?”江曼雁看着有些意乱神迷的钱三运,暗自好笑,巧妙地将话题转移了。

    “还好。姐,确定不出席今晚的欢迎宴?”

    “确定。我和带队领导说我可能是晕车的缘故,身体不太舒服,晚上就不参加宴会了,领导虽然有些遗憾,但还是同意了。”

    电视新闻里,正在播报一条新闻:“日前,中央决定,刘建成同志任江中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不再担任江南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

    江曼雁说:“省委书记到龄转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省长接任省委书记,不出意料的话,过几天,省人大常委会将会决定任命刘建成为我省副省长、代理省长。”

    钱三运说:“谁干省长与我关系不大,反正我又不认识他。”

    江曼雁莞尔一笑道:“陈峰刚刚被任命为江南省副省长、代理省长,要是他在我们江中省,对你、对何胜利都是好事。”

    “陈峰被任命为代省长了?”

    “是的,他干副省级已经好几年了,以前在我们江中省任副省长,调到江南省任省委副书记,无论是从资历还是能力看,他升任省长都是实至名归。”

    陈峰是江曼婷的前夫,钱三运也不好多提及他,便顾左右而言他:“姐,今天累吗?要不,我帮你做个推拿?”

    江曼雁轻轻拍了拍脑袋,笑着说:“三运,你看我这脑瓜子,越来越不灵活了,竟然没想起来你是一个推拿高手,当初你可是为老爷子做了好长一段时间推拿呢。来来来,帮我做个推拿,然后,我们出去走走,顺便吃点青山特色小吃。对了,三运,青山特色小吃卫生吗?”

    钱三运说:“酒店附近就是著名的青山县小吃一条街,全国大多数地方的风味小吃都有。至于卫生嘛,我觉得还行。其实啊,对于我国的食品质量,不用太计较,想吃健康的东西,你得先去成为化学专家、环境专家、生物制药专家和食品药品安全专家,否则,很难发现健康不健康。”

    江曼雁笑着说:“也是,眼不见为净。”

    江曼雁爬上床,钱三运坐在床边,为她做推拿。对于这个美丽知性的市长夫人,钱三运不敢越雷池半步,中规中矩,不敢有丝毫出格的举动。

    钱三运手法很好,张弛有度,刚柔相济,时而按压,时而轻抚,时而叩击,时而揉捏,江曼雁浑身舒坦,柔声问道:“三运,你以前是不是经常为我姐推拿?”

    “也不是吧。不过,为曼婷姐做推拿的次数肯定比你多。”

    “做推拿真的很舒服,现在有点羡慕姐了。”

    “姐,如果你喜欢,今后我多多为你做推拿。”

    “真的吗?三运,你可不要骗我哦。”

    “姐,你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骗你啊。”

    “只可惜,你在青山,我在江州,我们见面次数太少。”

    “我以后只要去江州,就抽出时间为姐做推拿。”

    “好!三运,下次什么时候去江州呢?碧菡很想你呢。”

    “过段时间,省委党校研究生班要集中授课,我将在江州待一段时间,那时,我就有更多的时间为姐做推拿了。”

    推拿结束,江曼雁整理好衣服,穿上鞋子,准备和钱三运一道出去吃特色小吃。

    然而,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