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精彩小说免费!

    开门的是一个服务员打扮的年轻女孩,看年龄也不过十七八岁,长得不算漂亮,但也绝不难看。

    钱三运不知道的是,这女孩正是杭强的小情人崔芳芳。崔芳芳家在农村,初中毕业后就到了金色年华大酒店当服务员。杭强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和酒店打交道,一来二往就和崔芳芳熟悉了。一次酒后,杭强在酒店房间将崔芳芳叫了过来,借着酒劲,他将崔芳芳搂在怀里。酒醉心明,杭强只是想揩油,并没有霸王硬上弓的想法,然而,崔芳芳并没有反抗,这让杭强产生霸占她的想法,在崔芳芳的半推半就中,他占有了她。令杭强意外的是,崔芳芳还是处女。

    杭强能说会道,并隔三差五地送些礼品购物卡什么的,将涉世未深的崔芳芳哄得团团转。今天,当他意外发现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钱三运可能与省城来的女主持人有染后,一个电话就将崔芳芳叫到了房间。

    杭强有个大胆想法:让崔芳芳打开对面房间的房门,趁钱三运和女主持人偷情之际,快速拍照,然后逃走,他负责接应。

    拍照时机选择也很重要,必须选择钱三运和女主持人办事之时。杭强悄悄地来到对面房间的门口,侧耳倾听。钱三运推拿时,江曼雁太舒服,口中不由自主地发出快乐的叫声,这让杭强产生了误判,以为两人正在偷欢。

    崔芳芳见钱三运和一个美丽的女人并不是在偷欢,非常惊讶,结结巴巴地说:“对,对不起,我开错房间了。”

    江曼雁很恼火,这个服务员怎么这么冒失,斥责道:“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呢?”

    崔芳芳小声道:“真的对不起,隔壁房间电视放不出来,我过来调试,由于太慌乱,跑错了房间。”

    江曼雁舒缓了语气,说:“本来想投诉你,但看你年轻,就算了,以后注意点吧。”

    崔芳芳连声说:“谢谢,谢谢。”

    崔芳芳转身要出门时,钱三运却将门堵住了,冷笑道:“是走错房间还是另有目的?”

    崔芳芳大惊,辩解道:“先生,我真的是走错房间了,对不起,我错了。”

    江曼雁见崔芳芳可怜兮兮的模样,有些心软,说:“三运,这个小姑娘年龄不大,像是新来的,可能真的走错房间了,让她出去吧。”

    钱三运说:“姐,我觉得她另有目的。我的理由是:第一,她没有敲门,先敲门再开门,这是服务员必须懂得的规矩。第二,她的手上拿着手机,她进来时就想偷拍。”

    钱三运突然一把夺走崔芳芳手中的手机,一看,手机正处于拍照状态。他冷笑道:“看来我的判断一点没错,果然是想偷拍我们!”

    钱三运将崔芳芳的手机状态展示给江曼雁看:“姐,这下你该相信我的话了吗?”

    江曼雁一阵阵后怕,幸亏服务员闯进来时,她正准备出门,如果在做推拿时被她拍到,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崔芳芳见事情败露,惊慌失措,趁着钱三运没有防备,从房门逃了出去。钱三运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拽了回来。这时候,他猛然发现,对面房间的房门开了一道缝,杭强正伸出脑袋向外张望,脸上流露出一种很复杂的表情。

    钱三运突然意识到,女服务员的闯入应该与杭强有着某种联系。

    做贼心虚的杭强将房门关上了,崔芳芳见自己的如意情郎违背诺言,关键时刻当起了缩头乌龟,大声叫了一声:“强哥,救我!”

    这一声叫唤,暴露了崔芳芳与杭强之间的关系。

    钱三运冷笑道:“你的强哥只会唆使你干坏事,不会救你的。”

    崔芳芳哭丧着脸说:“不会的,他说过要接应我!”

    钱三运将房门关上,用咄咄逼人的语气说:“你和杭强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闯进房间偷拍?你不老实交代,就别想走出这个房间!”

    崔芳芳低着头,一言不发。

    钱三运威胁道:“你不说是吧?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江曼雁在场,钱三运不敢太放肆,否则的话,他可能使用流氓手段恐吓崔芳芳。

    崔芳芳涉世未深,经不住恐吓,低声说:“是杭强让我干的。”

    “让你干什么?”

    “他说,你们俩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正在房间里偷情,如果能偷拍到你们**时的照片,用处大着呢。”

    崔芳芳说这话时,江曼雁面红耳赤,娇羞无限。

    “什么用处?”钱三运就像警察在讯问小偷。

    “他说,如果能拍到你们的床照,就可以将你搞臭,他就可以升官。”

    “你和杭强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表哥。”

    钱三运显然不相信崔芳芳说的话,又问:“真的是你表哥吗?”

    崔芳芳低着头说:“是的。”

    江曼雁插话道:“三运,这个女孩虽然有恶意,但毕竟是受人指使,又没有拍到什么,放了她吧,我们出去走走。”

    江曼雁发话,钱三运不好不听,便说道:“好吧,不过,我得和她表哥说几句。”

    钱三运捉住崔芳芳的手腕,敲开了对面房间的房门。

    杭强装作很惊讶的神色,说:“钱主任,是你?”

    钱三运冷笑道:“杭主任,不要装模作样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权力是个好东西,但要通过正当途径取得,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卑鄙无耻的手段了!”

    杭强揣着明白装糊涂:“钱主任,你说的哪是哪?”

    钱三运正色道:“杭主任,非要让我戳穿你吗?是谁偷偷摸摸在公用电话亭给刘传坤的爱人打电话?”

    杭强哈哈大笑道:“钱主任,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我没有给刘传坤的爱人打过什么电话啊?你不会是说我和刘传坤的老婆有染吧?”

    钱三运气愤地说:“杭主任,你真的很会伪装!你和别的女人有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和青山宾馆的服务员刘小娟有不正当男女关系!”

    杭强一蹦三尺高,假装愠怒道:“钱主任,这种话可不许乱说!诽谤别人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钱三运冷笑道:“我在想啊,杭主任如果是个演员的话,一定可以角逐奥斯卡影帝奖。我那里有刘小娟签字画押的口供,要不,下次我拿给你看看?”

    打蛇打七寸,钱三运给了杭强致命一击。果然,杭强像泄了气的皮球,支支吾吾地说:“不,不会吧?还有这玩意儿?”

    钱三运继续穷追猛打:“杭主任,你和我不同,我是未婚男青年,而你是有家室的男人。我即使和其他未婚女人关系亲密,也没有什么,而你不同,已婚男人和别的女人有私情,不仅不道德,也涉嫌违纪,纪委部门如果追查起来,杭主任恐怕职位难保哦。”

    这时候,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听钱三运这么一说,崔芳芳放开嗓子大哭起来:“强哥,你就是个大骗子!你说你除了老婆,就没有别的女人,还说你和老婆没感情,将来会娶我为妻。原来,这都是假的,你背着我,还和别的女人鬼混。强哥,你太令我失望了!”

    杭强怕事情闹大,立即将房门关上了,对崔芳芳又哄又骗。

    钱三运哈哈大笑道:“杭主任,真的很羡慕你啊,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不过呢,要妥善处理好情人之间的关系,免得后院起火,引火烧身。我有个建议,杭主任可以读个mba,学学安徽省宣城市委副书记杨枫,运用管理学知识管理情妇队伍。”

    杭强讪讪笑道:“钱主任笑话我了,其实,我觉得优秀的男人有个三妻四妾也很正常,钱主任也可以有。”

    钱三运怕江曼雁着急,不想和杭强多费口舌,临走前,他丢下一句重话:“杭主任,过往的事,我既往不咎。如果你以后还想对我使绊子、暗算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杭强满脸堆着笑,一个劲地赔不是:“钱主任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钱三运和江曼雁走出酒店,来到附近的小吃一条街,选了一个摊位坐下。江曼雁点了几份特色小吃。

    “三运,人心难测啊,没想到那个杭强为了上位,竟然使用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幸亏我们的关系清清白白的,要不然,把柄就被他抓住了。官场上步步惊心,看来,以后你做任何事都要小心谨慎。”

    “是的,姐。”钱三运不好过多地批判杭强,因为他前不久也采取不光彩手段搞到了张义端涉嫌违法犯罪的材料。在官场上,有的官员为了干翻对手,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三运,我觉得,老实人真的不适合在官场混。首先,老实人很难取悦领导,进步空间有限;其次,老实人不会玩计谋,稍有闪失,就会被对手拉下马。虽然文件上说不要让老实人吃亏,但是,老实人永远是吃亏的。”

    钱三运笑道:“姐,你的言外之意是说我是老实人?”

    江曼雁吃吃笑道:“三运,你若是老实人,天下就没有精明人了。”

    钱三运苦笑道:“姐,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人很不老实?”

    江曼雁笑得花枝乱颤,过了一会,她突然低声道:“三运,你是老实人,怎么会和我姐那样?我姐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女人,贵妇人一般,在你的面前却像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女生!”

    钱三运脸红心跳,真的没想到江曼雁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他不知说什么是好。

    “三运,你看你,腼腆得竟然脸红了。”江曼雁咯咯笑道。

    钱三运顾左右而言他:“姐,明天你表演什么节目呢?”

    江曼雁说:“唱歌。跳舞、弹琴什么的我都会,但没有准备,唱歌不需要准备,拿起话筒就可以吼几嗓子。”

    “姐,我们认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听过你美妙的歌喉呢。”

    “明天你可以去现场为我呐喊助威啊。”

    “胡书记不知道你来了,要是知道你来了,她准会亲自去现场的。”

    江曼雁惊讶地说:“我又不认识你们的胡书记,三运,你不会告诉她了,我是何胜利的爱人?”

    “姐,不好意思,我有一次说漏了嘴,说我认识何市长的爱人。姐,你不会责怪我吧?”

    江曼雁摇头道:“不会的。别人如果这么说,我也许会生气,但是你说的,就算了。”

    钱三运心中感动,说:“姐,你真好!”

    江曼雁品尝着特色小吃,啧啧赞叹道:“三运,想不到青山这个小县城,竟然有这么好吃的风味小吃,看来我不虚此行了。”

    “姐,如果你愿意,可以在青山多待几天,我请你吃更多好吃的。”

    “说得我有些心动了。不过,多待几天不太现实,我明天晚上就要赶回江州,台里要录节目,碧菡也离不开我。”

    “姐,碧菡快要放暑假了吧,到时候,你可以带碧菡来青山县玩玩,青山县虽然贫穷,但是到处都是风景,而且是原生态的自然风光。”

    “好呀,有机会我一定来。你去过我家,看到我家的装饰风格后,就应该知道我喜欢田园风光。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农村拥有一座漂亮的庄园。庄园依山傍水,绿树成荫,鸟语花香,鸡犬相闻。醒来后,发现是一场梦。”

    “姐,今后我要帮你将这个美梦变成现实。”

    江曼雁摇头道:“不好,我不希望你这样做。建庄园需要很大一笔钱,你的钱从哪里来?会不会打什么歪主意?”

    钱三运笑道:“姐,你忘了吧,我以前在江州奇石馆和绿之坊食品公司拥有股份,后来将股份卖了,手头还有点钱。我保证,这些钱都是干净的,与职位无关。”

    “三运,还是算了吧,即使你用自己的钱建成了庄园,别人会那么轻易地相信你的钱都是干净的?还有,你将庄园送给了我,别人一定会说我们之间有利益交换,这对胜利不好,对你也不好。”

    “那好吧,我听你的。”

    这时候,钱三运收到了胡若曦的短信:三运,什么时候过来呢?

    钱三运忽然想起:胡若曦与他约好了,今晚要为她做推拿。可是,他又怎么好丢下江曼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