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钱三运给胡若曦回了条短信:胡书记,我现在有点事,等下过去,好吗?

    胡若曦很快就回复了过来:好的,三运,我等你。

    江曼雁道:“三运,是不是有事?”

    “没,没事。”钱三运有些慌乱。

    江曼雁淡然一笑道:“三运,你如果有事,就忙你的,不要管我,我在附近转转,等下回宾馆房间。”

    “真的没事。”胡若曦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迟到一会,事后向她解释,她会原谅他的。江曼雁好不容易来青山一趟,不好好陪她,不是应有的待客之道。

    “那好,三运,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转转?”

    “青山县城历史悠久,有文献记载的年代可以追溯到汉朝。县城也有不少文物古迹,不过,晚上都关门了。青山县有条护城河,现在成了臭水沟,逛的地方确实不太多。青山宾馆那边有个环碧公园,不过距离有点远。其实,青山县最值得看的地方是在乡村。”

    江曼雁莞尔一笑道:“既然没什么逛的,那我们就回酒店房间,你陪我聊聊天吧。”

    “好的,姐,我继续帮你做推拿。”

    回到宾馆房间,钱三运继续为江曼雁做推拿。

    江曼雁趴在床上,香肩半露,肌肤如同羊脂白玉般细腻娇嫩,在灯光下下闪着光泽,锁骨性感撩人,脖颈如天鹅一般娇柔百媚,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体香,香味沁人心脾。

    钱三运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何胜利出轨的视频,心中慨叹道:天下的男人啊,都是同一副德行!家中的美妻不珍惜,却在外面四处拈花惹草。江曼雁美貌与才气并存,又温柔贤惠,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妻子,然而,何胜利还是背叛了她,在外面彩旗飘飘。

    “三运,我姐的女儿梦瑶今年很可能要去澳大利亚留学了。”江曼雁微闭着双眼,正在享受钱三运的推拿,看得出来,她很舒服,有时还情不自禁地发出快乐的低哼声。

    “是的,我上次听曼婷姐说过了。”钱三运上次送县电器厂老职工孔夫子的女儿孔鹊去北京时,曾听江曼婷说过此事。

    “我姐有没有说她有可能也去澳大利亚?”

    “曼婷姐说过,不过,她说这只是一种想法,去不去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我姐去了澳大利亚,你会想她吗?”

    “想,当然想,说实话,我并不希望曼婷姐去澳大利亚,但是,这不是以我的意志为转移的。”

    江曼雁忽然低叹一口气,说道:“其实,我姐并不幸福,自从发现陈峰背叛她后,心高气傲的她就一直很不开心,后来和陈峰的感情越来越淡,最终分道扬镳。感情上不顺心,她就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培养女儿和事业上。在事业上,她是个女强人,为人强势,但是,我知道,她内心里其实并不快乐,直到后来遇见了你。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应该是她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曼婷姐对我挺关心的,就像我的亲姐姐,谢谢她。”

    “三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官场上事业有成的男人都爱找情人?”

    “姐,我觉得原因很多。第一,官员异地任职多。我曾看过一篇文章,说有一半以上的官员曾在异地任职,平均异地任职时间为5.5年。有75.6%的官员曾两地分居。部分领导干部感情生活的混乱与常年劳燕分飞的生活所带来的感情空窗期有关。而且,官员工作很忙,即使官员没有异地任职,几乎不着家的工作节奏和方式,也极易使他们脱离正常的家庭生活轨道。”

    钱三运顿了顿,接着说:“第二,李银河曾经说过,中国官员找情人,除了生理需要,其实更多的是心理需要,因为男权社会里征服女人是男人的最大快慰,有了钱尤其是有了权的男人,他们是很容易寻找满足这种心理需要,于是有了他们的嫖娼、养情人、通奸的事实。在中国,权力和性自古是一对好伙伴。一位德国记者曾称:与西方不同,养情妇在中国是地位的象征。”

    “第三,现在很多女孩认为,出人头地的唯一途径是找一个有权势的男人。情妇是中国精英的必备品,充当情妇可为自己赢得社会地位。领导干部手中都有一定的权力,很多女性为了接近领导,采取主动献身的办法,男人没有几个能做到坐怀不乱的,有女孩主动献身,他能做到心如止水?”

    江曼雁道:“三运,真有你的,这个问题也能说出一二三来。按你的说法,官员找情人是一种必然?”

    钱三运略微思索,说道:“也不是吧,并不是所有的领导干部都有情人,比如,我认为何市长就是一个非常顾家的男人。我几次去你家,都见到他了。”

    钱三运违心地说着谎话,目地就是测试江曼雁的反应。他隐隐感觉到,江曼雁应该是发现了何胜利出轨的证据。

    “三运,你认为胜利是个好男人?”

    “是的,我认为是的。”

    “理由呢?”

    “我的第六感觉。”

    “如果我说你的第六感觉不准确呢?”

    钱三运故作惊讶道:“不准确?不会吧,我的第六感觉一直挺准的。姐,我感觉你话中有话啊。”

    “三运,你是我的好弟弟,姐也不想瞒你了,我发现了何胜利出轨的证据。”

    “证据?不会吧?”

    “其实,我从去年开始,我就怀疑胜利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但是,没有直接证据。并不是说找到他出轨的证据很难,而是我不敢面对,说句不好听的,我就是掩耳盗铃。直到上个月,我因公去了一趟云川市。那天是周二,胜利周末还在江州家中休假。我下榻在云川宾馆,按照行程,第二天一早就返回江州,我白天没有联系胜利,我怕别人说我打着市长夫人的旗号。但在晚上,我突然心血来潮,想去胜利的住处看看。我没有提前和胜利说去他那,他也没想到我会去他那,当我敲开他住处的房门时,他很惊讶,责怪我为什么不提前说声。我在他的住处发现了女人的用品,性感内裤,文胸,丝袜,床上还发现了女人的长发。我质问胜利,这些女人的用品是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