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钱三运说:“姐,我是男人,我要站在男人的立场上为何市长说句公道话。如果何市长真的只是贪图一时的**欢愉,我觉得可以原谅,毕竟他不在江州,作为一个身体健康的男人,有时因为工作太忙,十天半个月不回家,偶尔放纵一次也是可以理解的。”

    江曼雁说:“按你的说法,如果胜利只是逢场作戏,那我就应该选择原谅他?可是,我知道这是自欺欺人,如果魏小黎不是失足女子,他们之间不太可能没有感情的。”

    钱三运劝慰道:“姐,不管是出于什么考虑,既然你已经原谅了何市长,那就忘却这段不愉快的经历吧。”

    江曼雁说:“我口头上是原谅他了,但内心里并没有真正原谅他。也许,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算了,不去想这些烦心事了,庸人自扰。”

    推拿结束,钱三运试探着说:“姐,明天你还要演出,是不是要早点休息?”

    江曼雁说:“没有睡意,你陪我聊聊吧。”

    钱三运翻看手机,发现胡若曦又给他发了两条短信,一条是十几分钟前发的,还有一条是四十多分钟前发的。由于手机放的位置较远,电视还开着,他并没有听到短信提示音。

    这两条短信,先发的一条内容是:三运,你再不来我要睡觉了;后发的一条短信内容是:三运,你怎么啦,怎么不回我?

    钱三运有些心急,可是,江曼雁并没有让他离开的意思。一边是县委书记,一边是市长夫人,两边都不能得罪,钱三运左右为难。

    钱三运心神不安,江曼雁明察秋毫,柔声问道:“三运,是不是有什么事?”

    钱三运正要回答,胡若曦给她打来了电话:“三运,你在哪里?怎么不回我短信?”

    钱三运瞥了江曼雁一眼,说道:“胡书记,不好意思,刚才没看到短信,我等下就过去。”

    “好吧。”胡若曦似乎有些不悦,没有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江曼雁说:“三运,你有事就先走吧。”

    钱三运说:“是胡书记打过来的,找我有点事,工作上的事。”

    江曼雁蹙眉道:“这大晚上的还谈工作,胡书记可真会折腾下属。”

    “县委办工作有其特殊性,有时半夜三更的还要起床去办公室办理急件。”

    “你走吧,不能误了工作。”

    看得出来,江曼雁有些不舍。钱三运的心中忽然涌现出深深的愧疚感,说道:“姐,我走了,明天我要去现场观看你的演出,为你鼓劲加油。”

    钱三运走出金色年华大酒店,才发现自己忘了一件事,没有提前预订房间。他打通了青山宾馆前台电话,很遗憾的是,今晚客满,不仅豪华套房没了,普通房间也没了。

    他硬着头皮,躲在偏僻处给胡若曦打了个电话:“胡书记,不好意思,晚上见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导致来迟了,宾馆房间也订不到了。我可以进你的房间吗?”

    胡若曦犹豫片刻,说道:“好吧,不过要注意安全。”

    钱三运明白胡若曦话语中的意思,小心翼翼地上了楼,趁楼道里四处无人之时,悄悄地潜入胡若曦的房间。

    钱三运在关房门时,胡若曦忽然一把从身后抱住了他的腰,丰满的胸部顶住了他的后背,喃喃道:“三运,我好想你!”

    钱三运转过身,温柔地将她抱了起来,轻轻地亲吻她美丽的脸颊,柔声说:“若曦,我也想你。”

    “三运,虽然在外人看来,我很风光,其实,很多时候我感到自己很无助,这种无助不仅是在工作上,还体现在生活上。”

    钱三运知道,胡若曦所说的无助更多的是孤独和寂寞,她是县委书记,但同时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作为一个单身女人,她需要男人强大的臂膀保护她,给她呵护和温暖。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完全可以找一个男人结婚,在家庭这个温馨的港湾里抵御各种风浪,然而,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像她这种地位和年龄的女人,结婚生子都是一种奢望。夜阑人静,苦雨孤灯之时,她面对的可能是无边无际的空虚和寂寞。

    “若曦,有我呢。”钱三运没有多说,千言万语化为简简单单的一句“有我呢”。

    “三运,晚上你一直未回复给我的短信,我当时有些生气,可是,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我所有的不快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对了,你说你晚上见到一个很重要的人,这个人是谁呢?”

    “是何胜利市长的爱人。省广电局不是组织了文化进万家为主题的播音员主持人文艺小分队下基层活动吗?何市长的爱人是省台的主持人,也过来了,我晚上去看她了。”

    胡若曦知道钱三运和何胜利夫妇认识,也没有过多询问,说:“三运,何市长的爱人来了,我明天也要参加这个文化下基层活动,你明天安排一下。何市长的爱人叫什么名字?”

    “江曼雁,省电视台一档情感类节目的主持人,以前是电台主持人,她还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作家,出版过《谁可相依》、《幸福的配方》等畅销书。”

    “才女啊,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她应该也是一位美女。经常上镜的女主持人,长相绝对不会差。”

    “是的。”

    胡若曦忽然娇羞地说:“是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钱三运实话实说:“说实话,你俩都很漂亮,各有各的魅力,但是,你是我的,而她是何胜利的女人。”

    胡若曦娇嗔道:“小坏蛋,讨女人欢心都不会!你不能说我更漂亮、更有魅力?”

    钱三运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轻声说:“若曦,我更喜欢用行动讨你欢心。你说,现在是为你做推拿,还是……”

    胡若曦挥舞着拳头,轻轻地在钱三运的胸部擂了一下,娇声说:“小坏蛋,简直坏死了!”

    钱三运将怀抱中的胡若曦放在床上,轻声说:“若曦,我更喜欢你趴跪在床上。”

    胡若曦面色绯红,很乖巧地摆出让钱三运着迷的姿势,微闭着双眼,等待着那一美妙时刻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