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巷拥挤,晚上行人较多,电动三轮车开得很慢,钱三运一路小跑,追了上去,紧跟在后面,相距咫尺,却不能将刘雨菲拦停。由于车厢是封闭的,此时此刻,刘雨菲并不知道钱三运就在她的后面。

    钱三运心里清楚,一旦电动三轮车上了主干道,速度就会提升很多,他就是跑步,也很难跟得上。如果电动三轮车驾驶员按照刘雨菲的要求将她平安送到指定地点,那就啥事没有;但万一驾驶员居心叵测,对一个人生地不熟、操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漂亮女孩下手,对刘雨菲来说,无疑是一场噩梦。

    这时候,身后又驶过来一辆电动三轮车,为了稳妥起见,钱三运招手上了车。

    “去哪里?”司机问。

    钱三运用手指着前面那辆载着刘雨菲的电动三轮车,说:“跟在前面那辆车的后面。”

    果然,上了主干道,前面的那辆三轮车速度快了很多。三轮车穿过几条街道,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钱三运忽然觉得不太对劲。

    一般情况下,刘雨菲只是想找一家卫生条件相对较好的饮食店解决温饱问题,不太可能舍近求远的。

    青山县城并不大,穿过几条街道就到了城郊结合部。

    钱三运越想越不对劲,判断前面那辆电动三轮车的司机很可能图谋不轨。当然,也不排除其他可能。毕竟黑车司机残害女孩是小概率事件,刘雨菲的运气不会那么差吧。

    前面是一条十字路口,一辆卡车横插在钱三运所乘坐的电动三轮车的正前方,挡住了他的视线。他气得很想将卡车司机拽下车,狠狠地揍一顿。

    红灯闪烁,电动三轮车不得不停了下来。但是,令钱三运焦急万分的是,当他打开车门,伸出脑袋向前张望的时候,发现载着刘雨菲的那辆电动三轮车趁着黄灯亮的时候飞快地向前方驶去。

    不能再等红灯了!钱三运飞快地下了车,从兜里掏出一张十元的零钱扔给了司机,然后不顾危险,跟着前面三轮车驶去的方向追去。

    晚上,青山县街道的车辆并不多,即使如此,一辆正在驶过的小汽车见到闯红灯的钱三运,还是来了个急刹车。小汽车司机伸出脑袋,骂了一句:找死啊你!

    载着刘雨菲的那辆电动三轮车在前面的道路行驶了大约五百米后,拐向了一条黑咕隆咚的巷子。这里是城乡结合部,巷子的两边零零散散有几户民居。

    钱三运年纪轻,体力好,虽然跟在电动三轮车后面跑了很长一段路程,但并没有感到很吃力。而且,他速度也很惊人,始终与电动三轮车保持在一百米左右的距离。

    电动三轮车驾驶员显然要图谋不轨。钱三运还隐隐约约听到前方车厢里面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应该是刘雨菲发现情况不妙在用力拍打车厢门。这种电动三轮车车厢门外面有个门闩,防止行驶过程中车门突然打开造成意外。但是,由于门闩在外面,里面的人很难打开车门,特别是对于一个涉世未深、精神高度紧张的柔弱女孩。

    钱三运想喊停电动三轮车,可是,由于距离较远,加之这种电动三轮车噪音很大,相隔百米喊话,对方根本就听不清。

    电动三轮车绕了几个弯,逃过了钱三运的视野。钱三运使出百米冲刺的力气,向前冲去。

    电动三轮车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钱三运判断,车子应该就停在附近的某个地方。

    这片区域民房并不多,月亮躲在云层里,大地一片幽暗。

    钱三运听到前方的一处民房前想起了大铁门的咣当声,判断那里可能是司机的住处。

    循着声音的方向,钱三运隐隐约约看见一户人家的门口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

    他快步上前,摸了摸驾驶室,还有余温,很显然,这就是载着刘雨菲的那辆电动三轮车。

    这是一栋独门独户的民房,二层楼建筑,前面有个院落,院墙估计有三米高,院落的大铁门紧闭。

    这栋民房附近散落着几户人家。初步判断,这里是毗邻城区的一个村庄。但由于是晚上,加之有些民房可能没人居住,钱三运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家屋子里有灯火。

    钱三运趴在院子的大铁门口,侧耳倾听,隐隐约约听到里面有一男一女的说话声。因为钱三运一直紧跟着过来了,所以那女人只能是刘雨菲。

    钱三运不会飞檐走壁,三米高的围墙,想要爬上去,几乎不可能。他看到门口停放的电动三轮车,急中生智,使劲将电动三轮车挪到院墙附近,然后爬到车厢顶部,这样就很轻松地爬上了围墙。

    此时的刘雨菲,正在遭遇一场噩梦。她绝没有想到,正是由于一时的赌气,才导致自己陷入魔窟。

    事后才查明,电动车司机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惯犯。这司机四十多岁,年轻时就因为强奸罪获刑五年。他脾气暴躁,动辄打骂老婆,前年老婆忍受不了他的殴打而离家出走,他有一个儿子在寄宿制学校读书,只有周末才回家,平时他是一个人在家。这几年,他以开电动三轮车为业。去年,他在汽车站载客时,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他见这女孩长相不错,色心大起,将她劫持到家里,实施强暴,还拍了很多裸照。他搜到了女孩的身份证,知道了她的姓名和家庭住址。事后,他威胁女孩,如果胆敢报警,就将她的裸照散布出去,出狱后还杀掉她的全家。这个遭受凌辱的女孩并没有报警,这更加增长了他的嚣张气焰。

    自那以后,他一有合适机会,见到单身的漂亮女人就下手,不少女人惨遭蹂躏,有十七八岁的少女,有三十多岁的少妇。事后他故伎重演,拍裸照相威胁,已经得手七八次了,而且,没有一个女人报警。

    今晚,刘雨菲误打误撞上了他的车。他从刘雨菲的说话口音和坐车地点就判断出她不是本地人,而且,他还试探着问她是不是外地人,涉世未深的刘雨菲想都没想,就说自己是从江南省来青山的。于是,他就载着刘雨菲到了他家门口,然后将她控制住,劫持进家里,欲行不轨之事。

    在电动三轮车驶入城乡结合部时,刘雨菲发现不对劲,可是已经迟了,她拼命拍打车厢门,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终于下车了,上车时还很和善的司机凶神恶煞般地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威胁她,如果不听话,就用匕首将她的脸划得稀巴烂。此时的刘雨菲,已吓得魂飞魄散,哪敢反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