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圈套
    ,!

    钱三运答题非常顺利,特别是最后一道题,更是高屋建瓴,考官频频点头。答题完毕后,钱三运退出了考场,在候分室等待考试结果。随着11号考生回答完毕,钱三运再次被引导员引入考场。落座后,主考官开始发话:“10号考生你好,你今天的面试成绩是84.2分。”钱三运对这个成绩比较满意,但心中还是忐忑不安,毕竟不知道竞争对手考了多少分。计分员将分数条让他签字确认,并将回执给了他。

    走出大门后,钱三运发现刘亚云和张青林还在门口等他。刘亚云面试成绩是78.5分,张青林的面试成绩是90.1分。面试时一般不太可能取得90分以上的高分,张青林能考取这么高的分数,很显然是活动关系的结果。然而,合成成绩还是钱三运领先,张青林得知钱三运的成绩后,脸色煞白,一言不发地走了。

    三天后,《云川日报》发布了公务员考试综合成绩、排名及体检通知,钱三运成为所报考职位唯一的体检人选。

    钱三运的身体倍儿棒,体检毫无悬念地通过了。接下来就是考察,如果考察顺利通过,就意味着他已经踏入机关的大门了。对于考察,钱三运信心十足,他从未干过违法乱纪的事,应该会顺利通过考察的。

    钱三运心情大好,过去的种种不如意全都抛到脑后了,王石在更是嚷嚷着让他请客。然而,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钱三运恰恰在最不可能出现问题的考察环节出了问题,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一天下午,钱三运在经过出租屋附近的一条巷子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心急如焚地拦住了他,并苦苦哀求道:“这位哥哥,我女儿现在正在发高烧,你能帮我送她去医院吗?”

    钱三运心地善良,没有多想,就跟着那女人来到她租住的民房。然而,钱三运并没有看到病重的女孩,心生疑惑,问:“你女儿呢?”

    女人坐在床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心的哥哥,我女儿的确生了重病,不过她并不在家里,而是在医院住院,需要一大笔钱,我家在农村,家里的房子都卖掉了,亲戚能借的都借了。”

    女人说完就开始脱衣服,夏天衣服本来就穿得少,还没等钱三运反应过来,女人就脱掉了上衣。

    “好心的哥哥,你就要我一次吧,多少钱你看着给,五十也行,一百也行。”女人又飞快地脱掉长裤,不可否认的是,女人身材还是不错的。

    “别,别,别这样。”女人突如其来的举动打了钱三运一个措手不及,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几张人民币,递给了她,“别这样,我理解你的难处,我这里还有几百元钱,钱可以全部给你,但我们不能做这种事!”

    女人不由分说,就将钱三运往床上拉,并解开他的裤带,钱三运正在思考如何脱身时,女人已经将他的长裤和内裤一把拽了下来,并极其夸张地发出“啊”的一声惊呼。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砰的一声被踹开了,几个男子冲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铐将钱三运给铐住了。

    “我们接到举报,是来抓嫖的!”几个男人面无表情地说。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可没有嫖娼呀!你们是警察吗?”钱三运的第一反应是自己遭遇到“仙人跳”了。

    一个警察掏出警官证递给了钱三运,严肃地说:“这是我的证件!你说你没有嫖娼,怎么光身出现在这里?这女人又是谁?”

    钱三运当然不能说出女人的名字。警察又问那女人:“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女人摇了摇头,将床上的几百元钱交给了警察,说:“这钱是他给的。”

    一个警察得意洋洋地说:“酗子,人赃俱获,你还敢狡辩?当然,你可以说这钱不是你的,但不要忘了,人可以撒谎,但钱上的指纹可不会撒谎!”

    钱三运终于意识到自己是遭了陷害,怒气冲冲地对那女人说:“你倒是说清楚,我是不是来这里嫖娼了?你说你女儿病重住院,无钱医治,我就将身上仅有的钱掏给了你,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你这种毒蝎心肠的女人,迟早会得到报应的!你的女儿活该病死!你全家都要死光光!”

    一个警察给了钱三运一耳光,大声训斥道:“老实点!别狡辩了!你说的这一套谎话我们会相信吗?你连这个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会无缘无故地给她钱?跟我去派出所一趟!”

    钱三运没有通过考察,最终这个职位被综合成绩排名第二的张青林顺理成章地递补上了。钱三运悔恨万分,恨自己太单纯,太心善,被人设了局,到手的公务员职位拱手送人了。他也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但毫无结果。

    钱三运愤怒无比,他曾在一首诗中写道:我看见我的仇恨在燃烧,其中有血也有泪,我看见某些人的厚颜无耻,即使洲际导弹,也不能打穿。

    “三运,你在哪里?今天是你二十一岁的生日,我要送给你一份神秘的生日礼物!五点之前必须回到宿舍啊。”王石在的电话将钱三运从胡思乱想中拉回到了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