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夏月婵
    ,!

    夏月婵似乎精通读心术,钱三运心里想些什么,她一清二楚,于是直言不讳地说:“开门见山地说吧,我不想你我之间掺杂那种**裸的金钱往来,那样不仅贬低了你的人格,也违背我此刻的真实意愿。当然,你今晚可以做任何事。”

    做任何事?意思显而易见,就是一个傻瓜也能听得懂,钱三运当然不是傻瓜。而且,他也不是柳下惠,他一直认为,柳下惠能够坐怀不乱,要么是同性恋,要么是性功能障碍患者。在丰乳肥臀的夏月婵面前,钱三运很难做到心如止水。可是,将自己的童贞献给一个素昧平生、经历复杂的女子,是不是吃亏了呢?钱三运又不禁纠结起来。

    “喂,你在想什么呢?”夏月婵的身子往钱三运的身边挪了挪,并用胳膊肘轻轻撞了一下他。

    “哦,没,没什么。”钱三运心乱如麻,这的确是一个两难抉择。做,还是不做,这是一个问题。

    夏月婵咯咯的笑出声来:“你真腼腆!说实在的,你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唯一的在我面前坐怀不乱的男人!如果换成别人,听到我的暗示,早就上我了!”

    钱三运的脸上火辣辣的,讪讪道:“是不是有很多男人上过你?”

    夏月婵哈哈大笑起来:“你说话很直白m你说实话,到目前为止,我也只有和四个男人上过床。四个,你说是多还是少呢?”

    “你是希望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当然是真话啦,我听过无数的谎言,而听到的真话并不多,我希望今天晚上从你嘴里所说的都是真话!”

    “好吧,希望你不要生气。你是一个美女,这是毋庸置疑的,像你这样的美女,自然很多男人喜欢你,以能占有你为荣。对于你这样的美女,这样的身份,至今只和四个男人上过床,的确少之又少。当然啦,如果一个普通的女人和四个男人上过床,那就显得有点滥了。”

    “你说的有些道理。我来说说我的故事吧。我的第一个男人是我的初恋男友,他多才多艺,高大帅气,成绩也很优异。我们是在学校举办的校园歌手比赛颁奖仪式上认识的。我是一等奖,他是二等奖。我那时成绩很不好,除了画画和唱歌,我的爱好就是贪玩。是我主动追她的。我们爱的刻骨铭心,他说他要永远爱我,永远呵护我,我永远是他手心里的宝。在一次约会中,他占有了我的贞操。他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父亲早逝,母亲含辛茹苦将他和妹妹抚养大。我母亲那时单位效益还好,她的工资可以确保我们母女俩衣食无忧。我时常用我的零花钱接济他。后来他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我则在母亲的工厂找了一份工作。大学四年,他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为了多挣钱,我经常没日没夜地加班。大学毕业后,他应聘到了一家国企工作,我发现他打给我的电话越来越少,对我也越来越冷漠了。后来才知道他爱上了一位公司副总的女儿,他说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曾经的海誓山盟已是过往云烟。我真的失去他了,这个曾经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我昏天黑地地哭了几个昼夜。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痛不欲生。那是种世界末日来临前的感觉。我几度自杀,却没有死掉。有一次我吞了许多安眠药,我的胃翻江倒海,我感到死亡正一步步向我走来。恍惚中我看到了母亲哭泣的脸。我想我不能自私地丢下她,让她一个人承担失去爱女的痛苦。我挣扎着跑到医院。”

    泪水无声的从夏月婵白皙的脸蛋上滑落,可以看出,她对初恋男友用情很深,对那段感情刻骨铭心。

    “在我失恋的时候,一个同事勇敢地向我表达了爱意。他长得并不帅,但充满阳刚之气,心地也很好。在我和初恋男友热恋时,他默默爱我,却从未在我的面前表白过,不过,我从他的言行举止可以看出,他是爱我的,但是,他不想当第三者,最重要的是,我不可能放弃初恋男人去接受他的爱。我们相爱了,可是好景不长,就出了意外。那天我们在公园游玩时,一个流氓浑水摸鱼非礼我,被他发现了,他很生气,和那个流氓理论,那个流氓便要打他,他就和那流氓搏斗。那流氓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威胁他,他并不服软,那流氓乱舞着匕首,结果就刺到了他的肩膀上。他夺下流氓的匕首,猛的刺了流氓几下,哪知道竟然刺到了流氓的大动脉,结果流氓流血过多死了。他后来主动投案,虽然涉嫌故意伤害罪,但毕竟情有可原,结果被从轻发落,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我的第三个男人是个坏人,一个无耻强奸过我的坏人,直到今天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永远记得他的长相。那次我在酒吧喝多了酒,在出酒吧门口时一头栽倒在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第二天等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赤身**地躺在宾馆的床上,旁边还有一个同样赤身**的男人。我明白了这一切,一定是这个男人昨晚将我带到了宾馆并强奸了我。我质问他为什么对我这样,他说我太美了,美得让他控制不住自己,他还说,拥有我一夜,他死而无憾。他虽然强奸了我,但我知道自己也有错,所以并不打算报案。然而,在我准备穿衣起床时,他竟然再一次不顾我的反对,强奸了我。我可以容忍他昨夜趁我喝醉酒强奸我,却不能容忍他在我清醒时不顾我的强烈反对再次强奸我。这个魔鬼,后来又折磨了我一次,才放我走了,还扬言让我报警,说他已经做好了蹲大牢的心理准备了。我考虑再三,为了顾及自己的脸面,没有选择报警,但我恨这个男人,如果有一天他栽在我的手下,我让他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