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四个男人
    ,!

    “我的第四个男人是个官员,我们是在一场饭局上认识的。他事后提出要包养我,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我答应他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我缺钱,而是想报复我的初恋男友。这个官员并不只有我一个情人,但我并不计较。我和他最初相处的那段日子,他对我还是很好的,对我也言听计从。然而,在他结识了更年轻更漂亮的女人后,就对我冷淡了。再后来,他给了我一笔分手费,我们和平分手。这时候,我的妈妈生了一场大病,这笔分手费派了大用场。”

    钱三运听着这个萍水相逢的女人说她的往事,心潮澎拜。这个女人的经历很坎坷,虽然现在误入风尘,可是她的心地并不坏。对初恋男友痴情,对母亲孝顺,就这两点,就很不错了。钱三运一直认为,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好人可能会干坏事,坏人也可能干好事,好与坏其实就在一念之间。这世界上所谓好人坏人,其划分标准大概就是做好事多一些还是做坏事多一些。

    “你和我的那位朋友是在什么样的诚下认识的?”钱三运插话道。

    “我的妈妈病情有了很大的缓解,但是还需要一笔钱。我和那个官员已经做了了断,不可能再去找他的。正在这时,我认识了你的那位朋友。他的花言巧语打动了我,并给我预支了陪你一夜的钱。”

    “我就是不明白,凭你的长相,可以再傍一个大款或大官的,为什么会做出台小姐?”

    “还被你说对了!我正有这个想法,但是,你的那位朋友太厉害了,硬是说服了我,让我陪你一夜,我就像吃了**药,就跟他来你这里了!”

    “他真的是个人才!”钱三运不得不佩服,在追求女人方面,王石在的确胜他一筹。

    “你是一个帅气的、有几分腼腆的大男孩,当年我和初恋男友相爱时,他也是这个样子。哎,可人是会变的。不说他了。”

    钱三运一度纳闷,夏月婵见了他,是不是想到了自己的初恋男友,所以才归还王石在预付的过夜费?不论怎么说,今天晚上,即使自己真的和夏月婵发生了什么,也不存在金钱方面的纠葛,他不是嫖客,她也不是卖身的女子。

    “我去冲个澡啊。”夏月婵微微一笑,那笑容倾国倾城,顿时就将钱三运的心勾走了。如果换成王石在,这个时候肯定会跟着她去浴室来个鸳鸯浴,说不定就在浴室就地将她正法。

    钱三运心事重重地走进属于他的那间宿舍,将房门虚掩上了,他躺在床上,用手臂枕着头,心猿意马。浴室里的哗哗水声敲打着他的心扉,他在想象着美人沐浴的样子。

    钱三运胡思乱想之际,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夏月婵身上披了件浴巾,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她的头发湿漉漉的,面色潮红,半开着唇,用一双迷离而充满渴望的眼睛,看着他。

    所有的顾虑都消失了,所有的防线都崩溃了,钱三运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张开双臂,将这个柔软而近乎颤栗的女人紧紧拥在怀里。

    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次都会刻骨铭心的,不论是心甘情愿的奉献,还是半推半就的迎合,抑或是难以启齿的经历。其实,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很多年后,钱三运都清楚的记得那个让他无比**的夜晚。

    他抱着她,风雨过后的夏月婵就像一个柔弱娇羞的女孩,她的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红潮。她身上的肌肤像雪一样洁白,细腻滑嫩。她柔顺乌黑的长发披在香酥的肩头。钱三运恍然如梦,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痛难忍,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钱三运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睁开眼,从窗户里射进来的阳光很刺眼。他忽然不见了夏月婵,这个和她缠绵了一夜的美丽女人。

    枕头上还有淡淡的女人身体的香味,床单上还有爱的味道,可是,这个美丽的女人不见了踪影。他甚至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客厅的沙发上压着一张纸条,字迹很娟秀,毫无疑问,这是夏月婵留下来的。

    钱三运一字一句地读着,就像虔诚的基督教徒诵读圣经:我走了,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本来我是想和你道别的,可是,我见你睡得很香,不忍心打扰你。谢谢你陪我一夜,这一夜让我难忘,让我想起了曾经的过往。我说过了,你的某些方面像曾经的他,帅气中有着几分腼腆。哎,又忍不住提到他了。谢谢你拯救了我,如果昨天不是遇见你,我可能真的堕落了!一切都是天意吧。我想好了,今天就回老家,回去陪我的妈妈,也许这是陪妈妈最后一程了。如果有缘,我们还会见面的。

    夏月婵走了,这个带给他无限快乐,让他从一个男孩变成男人的美丽女人,就这样不辞而别了。

    钱三运躺在床上,脑海中就像放电影似的,一会儿养母的音容笑貌在他的眼前萦绕,一会儿又出现前女友姚晓晴冷酷的表情,一会儿又想起了昨夜和夏月婵颠鸾倒凤的激情时刻。

    钱三运又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钱三运尚在襁褓中时,就被亲生父母遗弃了。他的养父母本来有个正蹒跚学步的女儿,可是有一天离奇失踪了,养父母四处寻找,却一无所获。养母为此大病一场,住进了县医院。那天早晨,他的养父在县医院的侧门处看到了一个被棉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养父母得了钱三运后,喜不自禁,觉得他就是上天赐予他们的。养母的病情自动痊愈,两个人欢欢喜喜地将钱三运抱回了家。听养父母说,当时他的被窝里有张亲生母亲留下的小纸条,这小纸条上除写有他的出生时辰外,还写着诸如由于难言之隐不能亲自抚养孝,望好心人收养,大恩大德来世再报之类的感激话语。此外,被窝里还有块精美的玉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