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身世如迷
    ,!

    钱三运一天天的长大了。在他三岁的时候,养父母请当时高山镇最有名的张瞎子替他算命。张瞎子听过钱三运的生辰八字后,脸上浮现出一种神秘的表情,他频频点头,鸡爪似的手不停的捻动着垂到下颌的白色胡须,喃喃道:这孩子命中有三运,官运、财运、桃花运。将来必将大富大贵、官运亨通。

    钱三运的养父母大喜,道:张先生,我的孩子至今尚未取大名,现在先生测得他有三运,我们可以为孩子取名叫钱三运吗?

    张瞎子道:可以,只是这孩子的二十二岁是道槛,二十二岁之前,挫折和困难不断,但一旦到了二十二岁,迈过了这段槛过后,就会时来运转,即使遇到挫折和打击,也会有贵人搭救的。

    高山镇的百姓可以不知道镇长、书记是谁,但没有人不知道张瞎子是谁。在高山镇,连三岁孝都知道张瞎子的大名和“丰功伟绩”,以至于在高山镇的农村,常常有幼稚孩童模仿张瞎子诅咒欺负自己的“仇人”:三天后,你将落入枯井被摔死;或者诅咒道:你今年内必有大灾临头。但孩童毕竟不是张瞎子,他们的话语是不可能应验的,但张瞎子就不一样了,他曾经替一个健壮如牛的汉子算了一命,说你三天内必有一劫,弄不好命丧黄泉,这汉子当时就火了,当场就掀翻了张瞎子的算命摊子,要不是周围人的劝阻,差点就将张瞎子揍扁了。然而令所有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个健壮如牛的男子在第二天的晚上由于醉酒,不幸摔落到一口枯井里,死了。从此,张瞎子威名大振,四里八乡的人都慕名前来请张瞎子算命,这其中并不乏达官贵人。

    然而,算对了无数人命运的张瞎子最终没有算准自己的命运,在钱三运的父母亲为宝贝儿子算命后的当天,张瞎子突发脑溢血,不治身亡。因此,为钱三运算命成了张瞎子生命中的最后绝唱。

    钱三运的养父名叫钱大武。钱大武人如其名,身材高大魁梧,练就一身好功夫。听人说,钱三运年少时曾跟随一位高人学习武艺,后来他当兵入伍,成了一名特种兵。但他性格刚烈,在部队服役期间不知因为何事得罪了顶头上司,也就没有获得在部队升迁的机会。要不然,凭他的身手和技能,在部队混个一官半职并非难事。钱三运从小就跟在养父后面学习武艺,不但锻炼了强健的体魄,还练就一身好功夫。钱三运十五岁那年,家里就发生了重大变故。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健壮如牛的钱大武竟然意外死亡了。那个晚上,钱大武背着电捕鱼设备到河里捕鱼,不慎被电捕鱼机给电死了。噩耗传来时,养母哭得死去活来。钱三运想着养父的好,也哭了很多天。

    钱三运回想着自己的身世,百感交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细细端详挂在颈脖上的玉佩。这块玉佩直径在七八厘米左右,厚度不足一厘米,两面均为六瓣莲花,每瓣莲花都有均匀的凹陷,可见当年手工技艺的精湛。中间镂空处乃是玉佩神韵所在,两边被玻璃密封,中间有水,水中有两条翡翠金鱼,玉佩在腰间轻摆,小鱼便活灵活现在水中嬉戏游玩。

    自从有了钱三运后,养父母就一直没有生育。钱三运忽然想到了自己从未谋面、下落不明也生死未卜的姐姐,也就是养父母的女儿。从年龄上看,姐姐应该大自己一岁,养母生前无数次地念叨过女儿的小名:小凤,希望钱三运有朝一日能找到她。养母曾经说过,小凤的左侧屁股上有个棱形的胎记。

    钱三运决定,振作精神,今天就去人才市场应聘一份工作,实在不行,就干保安。钱三运忽然想,要是能找到养父母失踪二十多年的女儿该有多好啊。对了,还有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们究竟是长什么样子,现在生活得怎么样,关键一点,他们当初为什么要狠心抛弃自己?

    在遇到夏月婵以前,钱三运虽然和姚晓晴谈了几年恋爱,可实质上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处男。这年头,二十一岁还是处男,绝对不是值得炫耀的事,他以前和姚晓晴最多也只是拥抱、抚摸和接吻,从来没有突破底线。当然,这并不是他不想突破底线,而是姚晓晴不同意,姚晓晴说,除了爱爱,其他什么都可以,因为她要将美好、神圣的时刻留到新婚之夜。钱三运不愿意强迫姚晓晴,于是就傻乎乎地同意了。有好几次,在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姚晓晴就用口、手帮他解决。然而,姚晓晴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和他分了手,分手之后,钱三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将姚晓晴拿下,白白便宜了那个高富帅。

    钱三运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左顾右盼来来往往的行人,准确的说,他是在欣赏那些形形色色的女人。有的女人丰满,有的苗条;有的清纯,有的风骚;有的亭亭玉立,有的小巧玲珑;有半老徐娘,有成熟少妇,有纯真少女。钱三运觉得,这世上最省钱最惬意最没有风险的事莫过于在街头观女了。

    钱三运心猿意马之际,冷不防从身后驶过来一辆崭新的小轿车将他撞到了。“哎呦!”钱三运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腿部的疼痛超过他所忍耐的限度。幸好车速并不算快,但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他受伤了。

    汽车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中年女人。钱三运虽然疼痛难忍,但是神智依然很清楚。

    “没事吧?”中年女人急切地问道。

    “我受伤了。”钱三运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