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特长
    ,!

    钱三运连声道谢,由于第一次来公司,不知道黄主任会安排他什么工作,他显得有些局促不安。不过,黄主任看起来和蔼可亲,没有什么架子,这或多或少的减轻了钱三运的心理压力。

    “小钱,我首先简要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基本情况。我公司的前身是江州市食品厂,是一家老字号的国有企业,至今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公司占地面积四百五十多亩,有四栋厂房、一栋办公楼、一座食堂,此外还有一个职工生活区,共有正式职工四百多人。公司主要生产预包装食品及腌制食品,产品畅销全国,不过最近几年,由于行业整体陷入困境,我们公司也遭遇到一股寒流,利润增长速度有所放缓,但总的来说,公司发展趋势还是比较稳健的,没有经历过大起大落,工人工资福利都是有保障的,平均工资在江州处于同行业中等偏上水平。”

    “黄主任,我没有什么技术,能胜任公司的工作吗?”钱三运未免有些惴惴不安。

    “小钱,至于工作嘛,江经理说她要亲自安排,我来打电话和她说声。”

    黄主任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拨通了江经理的电话,“江经理,小钱来了,好的,我这就让他直接上三楼办公室。”

    黄主任挂断电话后,微笑着对钱三运说:“小钱,江经理在三楼办公室,让你直接上去找她。哦,对了,江经理的经理办公室在三楼最右边。”

    钱三运噔噔噔的上了三楼,在经理办公室门外,他就听到江经理正在训斥下属,“章科长,这个月你们怎么搞的?产品质量大幅度下滑,次品、不合格品率达10%,而且退货也增加了很多!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你们一点产品质量意识都没有!长此下去,食品公司是要倒闭的!”

    那个被称做章科长的男人一脸的委屈,低声下气地辩解道:“江经理,这也不能全怪我们生产科呀,采购科上批采购的原材料的质量就没有以前好。”

    江经理说话的声音更大了,语气中饱含着愤怒,她看了一眼手表,说:“这根本不是理由!章军华,你立刻通知采购科、人事科、销售科、检验科、储运科及办公室的负责人,下午三点半在五楼会议室开会!”

    那个叫章军华的生产科科长垂头丧气地走了,钱三运怯生生地走进了江经理的办公室,轻轻地叫了一声:“江经理好,我是小钱,是黄主任让我找您的。”

    余怒未消的江经理正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见到钱三运,紧绷的神色有所放松,用手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一张椅子,说:“随便坐吧。”

    钱三运毕恭毕敬地坐下了,大气也不敢出,光是江经理平日的衣着打扮和高贵气质就给人留下非常威严的感觉,而刚才她严厉训斥自己的下属更是让钱三运心里直发憷。

    “小钱,听唐院长说,你在医院的前期治疗和后期康复都很好,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这可是不幸中之大幸啊。”江经理说话语气温和了很多。

    “是的,真的太谢谢江经理了!”

    “小钱,你可不要本末倒置!是我驾车撞伤了你,为你医治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开车时间不长,驾驶技术又不过关,那天下午心情又不好,所以就发生了那起车祸,真的对不起呀,让你受委屈了!”

    “江经理,没事的,说来说去我还要感谢你呢。”

    “谢我什么?”江经理微微一愣。

    “谢谢我在住院期间你提供的无微不至的关怀,而且还要谢谢你在我出院后给我安排工作。”

    “哦,对了,小钱,你有什么特长呢?”江经理微微一笑,钱三运发现,她的笑很迷人,美丽熟妇的笑让人心旌荡漾。

    “特长?我来想想看。”钱三运不禁犯愁了,若是说自己没有特长,江经理会安排合适的工作吗?可是他的特长除了会武术,似乎并没有别的特长,可是能说自己会打架吗?

    “江经理,我是农业大学农学专业的毕业生,这专业在食品公司派不上用场。至于特长嘛,我除了懂些推拿按摩知识外,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特长。”钱三运上大学时,有个同学的叔叔精通推拿按摩技艺,钱三运抱着学习一技之长的心态,利用业余时间跟在他后面学了三四年,由于他天资聪颖,加上好学,自然也学到了许多推拿按摩的真谛。他大学毕业后一度也想去按摩店应聘,但又觉得这不是一件很体面的工作。

    钱三运话音刚落,江经理眼睛一亮,连忙问:“你推拿按摩手法怎样?”

    “江经理,实不相瞒,我曾经跟随一位按摩大师学了几年推拿技巧,不敢自诩手法有多高明,可毕竟得到了大师的真传,手法还算不错吧。”钱三运说的也是事实,并不是信口胡诌。

    江经理精神为之一振,说:“好,小钱,我家老爷子年纪大了,成天腰酸背痛腿抽筋,在大医院治疗都没有什么效果,但听说推拿按摩有特效,他也想尝试尝试,可有的推拿师手法不好,效果是有,但不明显,你愿意为我家老爷子做推拿按摩吗?”

    “让我当推拿师?”钱三运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根本就没有料到江经理会有这个想法。

    “是的,你不愿意?”江经理盯着他看,这眼神仿佛有一种巨大的杀伤力,看得钱三运心中直发慌。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胜任这份工作啊?”钱三运心乱如麻,他恨自己多嘴,要是自己不说出这个特长,江经理又怎会提出这个要求?他打心里不想从事按摩师这个职业,当初他在大学学习推拿按摩时,并不是想毕业后就从事这个职业,只是想抱着学习一技之长的心态,为将来的就业多一份保险。江经理四十多岁了,她的爸爸至少也有六十多岁了,若是让他成天伺候一个年老多病的老头子,这绝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